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专栏社科论坛

如何在社会科学研究中提问

2020-05-27 09:52:29作者: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来源:张建伟 王成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核心提示】历史学家黄仁宇曾经说,学术研究的意义不在于批评荒谬,而在于寻找和解释荒谬背后的逻辑。经验世界中违反常识的现象往往是令人不可思议的、违反直觉思维的。这种方法或思维的秘诀在于,要对现实世界充满好奇心,发现一个违反常识的现象时,先不要忙于批判。如果保持足够的好奇心,就可能发现一个好问题;否则,就可能错失一个非常好的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指出:“理论思维的起点决定着理论创新的结果。理论创新只能从问题开始。从某种意义上说,理论创新的过程就是发现问题、筛选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的过程。”良好的问题意识是科学研究的前提,也是创新性学习的起点。提问能力的欠缺,一方面反映了学术想象力的匮乏,另一方面也制约了中国社会科学的整体水平。因此,学会如何提问就显得极为重要。

  求同与求异——通过比较来提问

  比较是科学的核心方法,也是社会科学提出问题的核心方法。在科学研究中,比较方法与实验方法具有相同的逻辑,都是基于控制的比较逻辑。由于社会科学诸多议题的不可实验化,比较方法在社会科学中作用更大。比较研究中,两种常用的方法是求同法和求异法。

  求同法的核心逻辑是异中求同,在差异性的多案例中寻找关键相似性。如美国著名政治学家斯考切波在《国家与社会革命:对法国、俄国和中国的比较分析》一书中提出的核心问题是:为什么西欧的法国、东欧的俄国、东亚的中国三个差异巨大的国家都爆发了社会革命?

  求异法的核心是同中求异,是在相似性的多案例中寻找关键差异性。比如,英国政治学者玛雅·都铎(Maya Tudor)的著作《权力的希望:印度民主和巴基斯坦专制的起源》的核心问题:为什么具有相似政治背景的印度和巴基斯坦,在1947年分治以后,印度建立了民主政治,而巴基斯坦却建立了威权政治?

  理论与现实——通过张力来提问

  社会科学提出问题的第二种方法是,以经典理论为靶子,去寻找那些经典理论无法解释的现实案例。为什么要以经典理论为靶子呢?主要原因是理论与现实的两重张力。

  一是理论的静态性与现实的变动性之间存在张力。理论是对社会现实的概括与总结,现实是不断变化的,而理论又是静态的,任何理论都是有局限性的。所以需要以理论为靶子,用现实不断去射击理论,在射击理论时发现理论的局限性,从而发现问题。发现理论与现实的不符之处,就有可能发展出解释力更强的替代性理论。以政治学中著名的迪韦尔热定律为例,该定律的内容是:比例代表制的选举制度倾向于形成多党制,简单多数制的选举制度倾向于形成两党制。但是研究者发现,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和乌克兰都采取简单多数制的选举制度,但是俄罗斯和乌克兰并没有形成两党制。原因在于,迪韦尔热定律是对西欧民主国家的选举制度与政党制度关系的总结,在解释非西欧国家时会存在解释力不强的问题。因此,以理论为靶子,用现实去射击就能发现问题,发现现有理论的局限,从而发展出解释力更强的理论。

  二是理论的普遍性与现实的特殊性之间存在张力。经典理论之所以经典就在于其解释力的强大、解释类型的多样,这就是经典理论的普遍性。正如美国经济学家奥尔森所言,一种理论的解释力不取决于它能够解释多少件事实,而在于它能解释差别较大的不同类型的事实。但是,现实的复杂性使任何一种经典理论都不可避免地存在特殊性的问题,即经典理论也有解释不了的特殊现象。以经典理论为靶子,以新的现实为箭,通过射击经典理论发现问题,从而补充完善经典理论。

  以黄琪轩的《巴西“经济奇迹”为何中断》为例。二战结束以后,巴西经济表现非常抢眼,尤其是在20世纪60—70年代创造了举世瞩目的“经济奇迹”。在此期间巴西的GDP以年均11.5% 的速度增长,但是巴西的经济发展没有持续下去,在80年代遭遇危机。在回答巴西的经济奇迹为何没有持续这个问题时,经济学界的经典产权理论并不能解释这个案例,因为巴西的产权结构没有发生明显变化。黄琪轩研究后发现,经典的产权理论只关注了产权制度的积极效应,却忽略了产权制度发挥作用的基础社会条件。通过与经典理论的对话,他发现了经典理论的局限,完善和补充了经典理论。

  常识与反常——通过悖论来提问

  社会科学提出问题的第三种方法或思维是发现经验世界中违反常识的现象。历史学家黄仁宇曾经说,学术研究的意义不在于批评荒谬,而在于寻找和解释荒谬背后的逻辑。经验世界中违反常识的现象往往是令人不可思议的、违反直觉思维的。这种方法或思维的秘诀在于,要对现实世界充满好奇心,发现一个违反常识的现象时,先不要忙于批判。如果保持足够的好奇心,就可能发现一个好问题;否则,就可能错失一个非常好的问题。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在研究社会科学时,我们通常都知道问题的重要性,但是仅仅意识到或强调问题的重要性是远远不够的。现有的社会科学学者在面对如何发现问题时,通常把提问题的能力归因于学习者的悟性或者认为发现问题是一门艺术,无规律或方法可掌握。本文对上述三种方法的归纳,试图告诉社会科学的初学者,发现问题的方法也“有法可依”。只有掌握了发现问题、提出问题的方法,才能在研究中有所成就。

 

  (作者单位:中南民族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山东大学政治学与公共管理学院)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