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专栏社科论坛

郁龙余:全面深入推进中国印度学的学术史研究

2019-05-05 10:12:26作者:曾江 武勇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受访学者简介:郁龙余,教授,现任深圳大学印度研究中心主任。2016年12月1日获印度总统慕克吉颁授的“杰出印度学家”奖。研究方向为:印度文学、中印文学比较、中印文化关系、中国印度学、印度汉学(中国学)。出版《梵典与华章:印度作家与中国文化》(教育部第四届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二等奖)、《中国印度诗学比较》(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二等奖)、《中外文学交流史·中国—印度卷》、《季羡林评传》、《中国外国文学研究的学术历程·印度文学研究的学术历程》等专著及编著近30部,在《外国文学研究》、《北京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复旦学报》、《文史哲》、《中国比较文学》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论文百余篇,翻译印地语文学等著作35万字,承担国家级及省部级项目7项。曾承担《中西文化交流史》、《东方文学》、《中西文化比较研究》、《中印诗学比较》、《中印文学比较》等课程。
  

  深圳大学印度研究中心经过长期学术积累和持续发展已成为中国印度学研究重镇,中心成员一直致力于印度文化研究、中印文化交流和学术合作、梵文教学与研究等,在各方面取得丰硕成果,当前正积极推进中国印度学的学术史研究。近日,本网记者专访深圳大学印度研究中心主任郁龙余教授,请他分享深圳大学印度研究中心的学术事业以及他近年的治学和思考。

  中国社会科学网:深圳大学印度研究中心已成为有名的学术重镇,为中印文化交流做出了很多学术贡献。请您介绍下中心近年的发展和成就以及深大印度研究学术团队。

  郁龙余:1984年我告别季羡林等北大老师来到深圳大学,就开始了印度学研究。我虽然进的是中文系,但系主任乐黛云教授、国学研究所所长汤一介教授一直要我坚持印度学研究,做一个中西印三通的学者。经过20年的研究积累,2005年7月正式成立深圳大学印度研究中心。这是全国第一个有五个正式编制的印度研究中心,足见当时的深大领导特别是章必功校长慧眼独具,目光远大。

  深大的印度学研究力量主要集中在印度研究中心,但其他学院还有十多人的“兼职研究人员”。我们先后开设了《中印文学比较》、《印度文化史》、《中印诗学比较》、《印度电影欣赏》、《印度视觉艺术》、《印度文化遗产赏析》、《〈摩奴法论〉与印度社会》、《印度文化概要》(慕课)等十多门印度文化课。这些课程,深受学生欢迎,有的学生由此走上印度文化研究的深造之路。

  一批科研成果获得省部级优秀成果一、二等奖。《梵典与华章》(2004)获第四届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二等奖。《中国印度诗学比较》(2006)获广东省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二等奖。我和刘朝华合著的《中外文学交流史·中国—印度卷》(2015)属于山东教育出版社的丛书《中外文学交流史(17卷)》。该丛书获第六届中华优秀出版物图书奖以及第四届中国出版政府奖图书奖。《中外文学交流史·中国—印度卷》在丛书获奖之前于2016年1月新德里国际书展上,和印度著名的普拉卡山出版社签订了出版英文、印地文版的版权转让协议,并入选我国“丝路书香”工程资助名单。英文、印地文译本今年将面世。我和黄蓉合著的《中国外国文学研究的学术历程·印度文学研究的学术历程》(2016)属于丛书《中国外国文学研究的学术历程》,该丛书获上海市第十四届哲学社会科学优秀成果奖著作类一等奖。我和朱璇合著的《季羡林评传》(2016)的英文、印地文版已问世,泰米尔文版今年也将出版。即将出版的《“一带一路”开创人类文明新纪元》入选2018年深圳学派建设丛书,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

  深大的印度学研究队伍是一支高素质的、精干的科研队伍,每人都在主持一、二个省部级或国家级的科研项目,校外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也都热情邀约我们老师加盟。深大印度学研究队伍在印度高校口碑甚佳,尼赫鲁大学等希望能派学生来读博,或者协助指导博士论文。我们把它当作分内事,总是热情接待。如高丽婷(Bihu Ghosh)为了高质量地完成博士论文《中国的印度学研究:个人研究与学院建设(1950—2010)》,到中国来访学。我给她写了1万多字的《尼赫鲁大学博士生高丽婷问卷调查笔答》,还亲笔给北京的老师刘安武、殷洪元、金鼎汉、黄宝生、薛克翘、刘建等名家写信,方便她登门拜访,取得第一手资料。

  2016年12月1日,印度总统慕克吉举行隆重仪式,为我颁授“杰出印度学家”奖。我感到非常光荣,因为第一次由一位大国总统将我的名字和我的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联系在一起。有人说,这块奖牌是我成功的标志。我要说的是这是一块富含深义的奖牌,值得我珍惜。但我还要告诉大家,我还有一块富有生命的奖牌——深圳大学印度学研究团队。

  中国社会科学网:请问深圳大学印度研究中心当前在进行哪些学术研究项目?

  郁龙余:当前我们对中国的印度文化包括梵文研究进行系统性的学术史梳理,继续深化梵、巴、汉佛典对勘研究,拓展印度宗教、印度文学、印度艺术的研究维度和深度,深化中印文化关系研究。我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中国印度学研究》主要有两大组成部分:一是对中国的印度学研究学术史进行全面、深入的盘点、整理和研判;二是对自古至今中国僧人、旅行家、商人、学者,对印度的描述、记录、研究,进行全面、深入的盘点、整理和研判。这二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相互有着密切的关联。

  蔡枫主持的文化部项目《犍陀罗叙事性雕刻艺术研究》(批准号13DF32)以犍陀罗叙事性雕刻为研究视点,注重叙事性雕刻的文学和文化内涵,突破国际学界在考古学领域和宗教造像学领域粗线条研究犍陀罗叙事性雕刻艺术的局限,将犍陀罗叙事性雕刻视为文学和文化研究的有效文本,借用叙事性雕刻图像深化印度文化研究,探讨犍陀罗叙事性雕刻的“中国化”历程。蔡枫的另一个项目是教育部青年基金项目《犍陀罗佛教故事雕刻研究》(批准号15YJC760002),该项目以犍陀罗佛教故事雕刻为研究对象,以汉文、梵文和巴利文佛传文献为重要参照,充分挖掘犍陀罗佛教故事雕刻所蕴含的宗教、神话、民俗、民间文学和历史信息,重新确立犍陀罗佛教故事雕刻的文化功能和文化地位,重构犍陀罗佛教故事雕刻艺术之于古印度宗教文化传播和中印艺术交流的重要意义。

  黄蓉主持的教育部青年基金项目《谭云山与中印文化交流》(批准号14YJCZH059)以谭云山著作和文献资料为研究对象,从文学、历史学和传播学的角度,探讨谭云山传播中国学术的路径和在中印文化交流上的历史贡献。

  朱璇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南亚苏非经典〈神秘的启示〉翻译与研究》(批准号15CZJ015)通过对南亚苏非主义传世之作的翻译与研究,理解苏非思潮泛滥时期的苏非大家之间的多重互动,全面评价“南亚苏非之父”胡吉伟利在阿拉伯-波斯文化圈和印度文化圈的的理论建树、历史贡献和深远影响。

  吴蔚琳主持的国家社科基金青年项目《汉译巴利语律藏注释书〈善见律毗婆沙〉整理与研究》(批准号17CZJ011)以汉译佛教律典《善见律毗婆沙》为切入点,结合梵语、巴利语、汉语佛教戒律文本进行比较研究,探索佛教戒律学术语的发展演变历程。课题创新之处在于结合日本古写本和《高丽藏》初雕本对《善见律毗婆沙》进行文本整理,重新确立《善见律毗婆沙》与汉传佛教律宗南山律学的关系,重新看待巴利律学传统与汉传佛教律学传统的对话与融合。

  中国社会科学网:我们对您提到的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中国印度学研究》很感兴趣,请您展开介绍下这个项目的主要内容和学术意义。

  郁龙余:《中国印度学研究》是我和全国的相关学者正在努力研究的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进展健康、顺利。做此项目,我们有一个目标,争取把它做到最好。为此,我们定了一个规矩——选最合适的人做最合适的题。这样,避免了闭门造车,避免了小圈子作派,每个章节都有质量保证。我们的研究队伍,除了深圳大学之外,还来自北京、上海、天津、广州、山东、安徽、江西、福建等地。从已经完成的稿子看,我对高标准完成课题充满信心。

  本项目由三个子课题组成:《中国印度学学术史总述》、《中国印度学家述评》和《中国印度学研究大事年表》。其主要内容如下:

  子课题一《中国印度学学术史总述》,由《绪论》和上、中、下三篇组成,共13章。从已发表的绪论《佛学、梵学到印度学:中国印度学脉络总述》(《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8年第6期)的学界反映看,达到了预期目标。上篇三章主要论述中国印度学的两大源头、诞生的摇篮和早期旅印学者;中篇七章分别论述印度的文学、史学、梵学、宗教、因明、艺术、诗学在中国的研究;下篇三章从方法论、与世界印度学关系以及回顾与前瞻等方面总结性地论述中国印度学。

  子课题二《中国印度学家述评》,着重叙述季羡林、徐梵澄、金克木、谭云山父子、刘安武、黄宝生等十多位著名印度学家的事功,并给予准确到位的评价。每人一章,为将来给每一位印度学家撰写学术评传做好准备。

  子课题三《中国印度学研究大事年表》收录中国的印度学研究成果,归类编目,已有相当基础,将纳入“深圳大学印度研究大数据库”建设,并加强和国外科研院校与智库合作,发展前景可期。

  《中国印度学研究》具有重大学术价值、现实意义和国际影响,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1)中国古代法显、玄奘、义净等求法僧人的著述已经成为世界印度学研究的重要依据,对中国典藏的大量汉译或藏译佛典(原本已散佚)的深入研究,正是中国现代印度学的有利起点;(2)对中国现代印度学成就,进行全面盘点、清理,搞清楚中国现代印度学的规模及存量。向国人和世界宣告,在非常困难的条件下,以季羡林为代表的中国印度学家,取得了数量惊人的学术成就。我们通过全面而深入的研究,进而向国人和世界宣告,中国现代印度学的学术成就,不但数量惊人,而且质量上乘;(3)对中国古代印度学(佛学)及相关文献,在重建印度中古史和西方印度学中所做贡献,给予必要的揭示。并结合具体案例给予客观研判。这样,既可以在交流互鉴中学习西方学者治学的长处,克服我们有些人的盲目自大;又可指出西方学者的误读、误解、失注等不足,克服我们有些人的妄自菲薄。由此,对世界印度学乃至整个世界学术水平的提升产生巨大的促进作用;(4)为“一带一路”建设增添精神文化内涵。“一带一路”是丝路和海上丝路的现代版,离不开精神与文化。中国印度学研究课题可以一边研究一边出成果,它的思路和模式可以促进中国欧洲学研究、中国俄罗斯学研究、中国美洲学研究、中国非洲学研究、中国澳洲学研究、中国东南亚学研究、中国日本学研究、中国朝韩学研究等等课题。这必将为“一带一路”建设带来精神的关怀和文化的暖意,促使“一带一路”建设朝着更人文、更久远的方向发展,为讲好世界文化交流的中国故事提供示范,为“一带一路”建设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提供史实与理论的有效借鉴和支持。

  中国社会科学网:梵文研究对学界和公众都是一门特殊学科,听说你们正在开展相关的慕课建设,请您介绍下中心在梵文教学方面的工作。

  郁龙余:关于慕课《梵语入门》《梵语文化导论》的建设,目前我们正在紧张的筹备之中,这将是中国大学MOOC平台上首次出现梵语课,面向全国高等院校师生及社会上的梵语爱好者。《梵语入门》授课内容是梵语语音、字体和梵语基础语法,是北京大学印度语言文学博士、深圳大学印度研究中心成员吴蔚琳与印度德里大学梵文系前系主任、深圳大学印度研究中心客座教授狄菩提(Dipti Tripathi)的合作慕课。狄菩提教授于2019年被印度总统授予总统荣誉证书,是印度梵语研究领域的最高奖项。《梵语文化导论》的主要内容包括梵语研究在欧美的兴起、印度的梵文传统、中国的梵语研究概述、汉语中的梵语音译词、梵曲赏析、梵剧赏析等等。该门慕课将聘请德国埃尔福特大学的胡海燕教授(Haiyan Hu-von Hinüber)、北京大学印度研究中心主任王邦维教授、北京大学南亚学系系主任陈明教授为课程顾问,由狄菩提教授和吴蔚琳共同担任主讲教师,课程特色在于融合中国、欧美、印度的梵文研究传统之所长,多方面展示梵语文化的博大精深。两门慕课相得益彰,由中方、印方、西方学者共同合作建设,具有国际化特色,既涵盖了梵语语言基本知识,又展现了丰富的梵语文化内涵和学术传统。

  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印两国现代梵汉典籍的互译是一项意义重大、影响深远的文化事业,您也一直致力于推动此项工作。请您介绍下深大印度研究中心近年在这方面的项目。

  郁龙余:我们承担的中印两国现代梵汉典籍的互译目前有以下项目:

  第一,译丰子恺的《护生画集》全本为梵文与英文。被周恩来总理赞誉为“印度的玄奘”的著名梵文学家拉固·维拉(Raghu Vira)于1954年翻译出版了《护生画集》第一册,并把汉、英、梵三语集于一书,命名为《中国诗画中的不害思想》,1955年于印度文化国际研究院再版。此书的贡献在于将中国化了的护生(即不害、非暴力)思想,译成梵文和英文,介绍给印度和世界各国,出版后在印度影响甚大。薪火相传是对前辈最好的纪念。目前在我主持下,深圳大学印度研究中心黄蓉和吴蔚琳共同担任《护生画集》(2—6册)的英译者和梵译者,印方译者是狄菩提教授和印度文化国际研究院的尼尔玛拉·夏尔玛教授(Nirmala Sharma)。《护生画集》全本的梵译与英译旨在搭起“不害”的友谊之桥,宣传中印两国人民“和平仁爱、戒杀护生”的伟大思想,这对于解决人类与自然的关系、应对各种文明冲突,具有重要的启示意义。黄蓉的《护生与不害:〈护生画集〉在印度》(《湖南科技学院学报》2015年第1期) 发表之后反响很好。丰子恺先生后人闻讯后十分高兴,表示愿大力支持。

  第二,印度梵文学家瑟德优·沃尔特·夏斯特利教授(Satya Vrat Shastri)的梵文自传的汉译,由深圳大学印度研究中心朱璇博士和吴蔚琳博士担任译者。夏斯特利教授被誉为“印度的国宝季羡林”,在梵学研究领域拥有非凡的学术地位,荣获印度国家最高学术荣誉奖莲花奖。他的梵文自传是世界上第一部梵文自传,出版后在印度梵文学界获得高度评价。该自传中独创的梵文复合词体现了作者对古老梵文的活学活用,使“绝学”焕发出新的生机。把该自传译成汉语,对了解梵语在当今印度学界的运用与研究状况具有重要借鉴意义。

  (感谢深圳大学吴蔚琳博士对本次学术专访的学术支持!)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