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资讯学科建设

创新研究范式 推动教育学学科建设

2019-02-21 09:58:46作者:潘涌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探讨教育学学科建设及其发展范式转型,必须打通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之间的隔膜,推动学术理念及其下位问题的反思、话语创新和研究方法多元化。贯穿其中的根本主旨就是尊重学科的特殊个性,弘扬学术主体的创造精神。
 

  任何一门学科建设的目标都是为了自觉形成学科创新性建设和长远独特发展这样的崭新境界,而不是对学科已有格局的简单承继或对现有规模的单一量化扩张。作为兼具人文科学、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三大门类学术特征又深具自身“人本”特色的教育学学科,其建设目标更是如此。将教育学学科建设单纯局限在传统视域或学术范畴内展开并由此而界定相关的学术话语、研究方法,难免是对教育学建设的狭隘认识。

  回到教育学研究的逻辑起点

  教育学是基于教育实践的一种理论思维。教育直接面对宇宙之中最富有诸多生命元素的智慧动物——“人”,直接面对“个体人”复杂多样的全部物质结构和精神世界。因此,建立在教育实践之上的教育理论,必须面向具体生动、丰富多彩的人。与无限浩瀚而深远的“外宇宙”比较,“个体人”生命内部是无限精致微妙的“内宇宙”——囊括了肉眼不能看清的深奥至极的生理世界和绝不雷同的精神世界。教育对当代社会成员身心成长与发展的渗透性和覆盖度远远高于教育学本身的理性结构,教育与丰富多样的“具体人”之间的互动及其影响与反影响,更超越作为实践上位的抽象、概括和本质化的教育学。如果教育为特定的语境所规定而被赋予具体性、生动性和多样性,那么相对应的教育学则超越特定语境而生发出高度的概括性、本质性和发展性。如果教育者在面对动态变化、与时俱进的个体人时,只是抱守传统教育学那种“普遍性”和“统一性”的残缺,就难免减弱甚至对冲教育语境中的适切性效应——不适切于特定教育语境和具体教育对象。

  因此,重建教育学的逻辑起点就是回到具体的教育语境,从特定时代及其教育语境中的研究对象再出发,处理好深入语境与超越语境的辩证关系。一方面,深入语境需要尊重具体生命及其别材别趣,合情合理地引导其特色化的发展。另一方面,超越语境就是自觉过滤教育表象、提炼教育精华并升华到理性层面,使之获得更本质的借鉴价值乃至思想导向。因此,有必要建立“教育实践学”与“教育理论学”两个新范畴,前者是提供操作的“教育手册”,后者是辅助逻辑演绎的“教育思辨”。对教育学建设而言,教育本身输送“建筑材料”——话语、典例、数据等,它们不是现成的“理论大厦”,而是有待思想者精心设计的“理论大厦”。尤其当历史传统与当下背景出现明显落差、教育现实与教育理论之间的“思想内核”严重相悖时,教育理论对教育现实的指导往往是失效的。

  自觉意识到传统教育理论与现实教育状况之间的“时代落差”,对于教育学的学科建设具有实质性的反思价值,也是构成教育学学科建设的更真实、更本质的逻辑起点。这种理论与实践的“错位”或“部分错位”,亟待教育学术界深度创建“真理论”:从独特“个体”的教育语境出发,到一般的教育理性思维,再落实为新质教育的实践形态,最后升华为体系化的教育理论境界。这是教育理论回旋上升的独特生产链。

  教育学学科建设的技术路线

  以上从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互动和循环来谈健康教育学的生长,旨在避免对泛化、错位的一般教育学的简单化“套用”——这是教育学的内涵论。这里再从教育学学术生产的技术路线来考量其跨学科的新生长点。当前,教育学已与哲学、心理学、社会学、经济学、人类学、统计学、文化学、生态学等学科融合而生成了诸多新学科,极大地拓展了教育学可能的思维空间。

  第一,更深刻地推进教育价值问题的反思。这里的“问题”是指教育学最核心、最深层的价值问题,在中国语境中聚焦为教育的“社会发展本位”还是“个人发展本位”这一根本问题。当代中国教育实践的困扰与教育研究的徘徊,都源自这个价值问题。它直接决定教育的培养目标、课程与教学改革向何处去、教师教育的创新方向等重要问题域;涉及一系列下位问题,如课堂教学方法、教材编撰目标等,对教育学体系重构与教育实践走向“牵一发而动全身”。学术界聚讼纷纭的争议性问题,如“钱学森之问”等就是其委婉的具体表达。而且,这里也隐含着教育学发展的方法论——如何从重大问题出发而摆脱庸俗社会学的长期束缚。凡是真正重大的“问题”,一定蕴含着时代丰富的思想内涵,具有学术研究的战略高度并撬动研究范式的转型。基于中国教育现实的重大“问题研究”,才是真实、深刻、有价值的“思想型研究”,而不是仅仅“为稻粱谋”的“职业型研究”,才可能提炼出真正具有新时代特色的“中国教育思想”或“中国教育理论”,并深刻推进教育学新时代背景下的创新建设。

  第二,更有深度地打造教育学学术话语体系。真正的学术话语是研究主体新思维新观念演绎的重要平台,也是研究者学术建设与学术创新的根本标志和象征符号。凡是卓越的思想者,无不通过个性化的鲜活话语来凝聚自己新颖的学术思想精华——话语创新催生教育新思维。因此,习近平同志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反复强调了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学科体系、话语体系之关键作用。如果没有自己独特的学术话语,就没有自己特色的学科研究;如果没有自己特色的学科研究,就没有自己独特的学术贡献。当代中国教育学受苏联凯洛夫教育学的片面影响较大,难免有话语过于老旧、内涵失之单一、增值空间有限之嫌,不能适应全面深化改革时期中国教育改革的现实需要。而“学术话语”的语用组织形态,包括独特的概念、范畴、判断和命题,当然更有语用单位的最大者“学术篇章”。因此,我们倡导每位研究主体创作出凝聚自己生命精华的“学术代表作”、打造自己的学术思想“名片”,从而催生教育学学科建设的“学术春天”。教育新话语的产生,能够承载教育新思维;教育新思维的产生,又可以促进教育新理论的构建与升华。甚至不妨说,教育学及其下属二级学科的建设要义和实质内容,就是精心打磨富有内涵、深具活力、持续增值的“新话语”及其承载的学术思想体系。

  第三,更加注重教育研究与实践方法的多元化。我们鼓励教育实证研究、教育叙事研究、教育案例研究、教育统计研究等,但是教育学的学术研究不能简单依靠止于“事相”或“物象”的所谓“叙事”“案例”“数据”“统计”来作出深刻的新诠释、新判断和新建构。在教育学学科建设中,比事实更重要的是知识,比知识更重要的是思想——教育研究要到思想为止而不是到事实为止。目前,教育学术界一部分人正在积极倡导“实证研究”,这具有历史的“反拨”作用。但是,仅仅强调技术性、浅层次的“实证研究”,可能会陷入新一轮的历史偏颇。任何一个学术繁荣的时代,必然是大量产出特色化思想观念的“新时代”。唯有积极语用,才能促进积极思辨,最终促进学术创造力的充分解放。新思维、新话语才是“学术中国”的核心与精华。

  综上,探讨教育学学科建设及其发展范式转型,必须打通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之间的隔膜,推动学术理念及其下位问题的反思、话语创新和研究方法多元化。贯穿其中的根本主旨就是尊重学科的特殊个性,弘扬学术主体的创造精神。

 

  (作者单位:浙江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学院)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