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奖励评奖快讯

章开沅、吴易风获第七届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

2018-12-12 09:28:34作者:姚晓丹来源:《光明日报》( 2018年12月12日 08版)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本报北京12月11日电(记者姚晓丹)第七届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今天揭晓,著名历史学家、教育家、中国近代史学界泰斗章开沅,著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中国人民大学首批一级教授吴易风获此殊荣。

  章开沅在中国近代史学界深耕多年,取得累累硕果,他所著的《辛亥革命史》是该领域第一部综论性大型专著。值得一提的是,他发现了《贝德士文献》,这是南京大屠杀又一铁证。

  吴易风被称为“三通经济学家”,他在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西方经济学、外国经济思想史三个重要研究领域都取得了学界瞩目的丰硕成果。他主持编写的《西方经济学》是新中国影响最大的西方经济学教材。在颁奖现场,吴易风当场宣布将所获奖金全数捐出,成立贫困生奖学金。

  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是吴玉章基金委员会为表彰人文科学、社会科学领域有卓越贡献的学者设立的专门奖项,于2012年首次颁发,每人奖金100万元,被认为是与“国家自然科学奖”“国家技术发明奖”“国家科技进步奖”齐名的中国人文社科领域最高荣誉。6年来,已有邬沧萍、冯其庸、汤一介、戴逸等16位学者获此殊荣。

  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刘伟表示,吴玉章人文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是我国人文社科领域分量最重的奖项,表彰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作出卓越贡献的中国学者,对激励人文社会科学工作者潜心治学,繁荣发展哲学社会科学具有重要意义,已经形成广泛的社会影响。 

 

  相关文章:


 章开沅:
“史学是永无止境的远航”

  他92岁,自认还“不算老”。也许正是他永远年轻的心态,助他在学术领域取得一座又一座高峰。20世纪八九十年代,年近古稀、早已在近代史学界取得相当地位的他把目标转向了“南京大屠杀研究”,这在当时是个不小的冒险,对此,他说“不怕死”。他要维护历史的尊严,还历史以本来面目。

  1991年,他来到耶鲁大学神学院,研究《贝德士文献》,那是南京沦陷后,滞留南京的传教士贝德士的所见所闻。他把其中关于“南京大屠杀”的部分专章整理出来,用事实说话,出版了《南京大屠杀的历史见证》。

  尊重历史,才能更好地面对未来。颁奖词中说章先生有“超越世俗的纯真与虔诚”,是的,对学术永怀赤子之心,才能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章开沅还有一件广为流传的逸事,就是他数次请辞“资深教授”的故事,他的希望是把“位子”让出来,给更多学者机会,学术不搞“终身制”。中国人民大学校长刘伟对此十分感慨,“他是中国打破学术头衔终身制的第一人,真正体现出教师、杰出历史学家和优秀教育家的追求与本色”。

  尽管所获荣誉早已说明章先生学术成就之高,他却几番推辞,他认为,自己不敢称“人梯”,因为“那需要高度”,他只愿称自己为“铺路石子”,“让年轻人走得更顺一些、更远一些”。

  “历史是画上句号的过去,史学是永无止境的远航。”这是章开沅的名言。当一段历史随风而逝的时候,抓牢桅杆,并按下快门,留下珍贵一刻,这就是章开沅的工作和他的毕生追求。

  (本报记者 姚晓丹) 

吴易风:
“我是人大学历最低的教师”

  吴易风被人们尊称为“三通经济学家”,这是因为他通晓中外,精通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西方经济学、外国经济思想史。

  融会贯通、学贯中西也许是很抽象的词语,但在吴易风那里,他的理解就是“扎实”。

  他读大学的时候,当时学校只教授俄语,为了更好地理解西方经济学,他就从国际音标开始自学,硬是把英语啃下来了。经济学还需要数学的底子,他就向当数学教师的妻子学习数学,攻微积分、做习题、再交给妻子批改,这样,数理经济学需要用到的“线性代数、概率论”等他都掌握了。20世纪90年代,他又开始自学电脑教程,一通百通,成了真正的“三通经济学家”。

  扎实的学术修养背后,是吴易风的“珍惜”,他珍惜每一个学习机会。在颁奖现场,他解释了深层原因。“我出生在江苏高邮农村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没有机会受到正规的中小学教育,只读了几年私塾和乡村初级师范。新中国成立之后参加工作,1955年有幸考取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为什么说有幸呢?因为当时报考的条件是高中毕业或相当程度,我凭着‘相当程度’报考,有幸考取了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系。1959年毕业,留校任教,至今已经59年。目前我是我校学历最低的教师,别的老师是博士,我什么‘士’都不是。”

  这样艰辛的求学之路让他深知贫困学生的艰难,于是,他当场把奖金全数捐出,成立贫困生奖学金,这是一位老师的拳拳之心。

  不唯书、不唯上,不媚俗,这需要扎实的功底和勇气,需要了然于胸的学术自信,还需要超然的眼光和心胸。当今天西方新自由主义风潮袭来,他稳稳站定,对此进行批判,这是学者的风骨。

  (本报记者 姚晓丹)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