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资讯国际交流

以文化自觉推动中国文学“走出去”
——“首届外国文学与文学翻译研究新思路青年学者峰会”举行

2017-08-02 10:38:11作者:李玉 查建国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中国社会科学网讯(记者吴楠 李玉 查建国 通讯员李星星)7月22日至25日,“首届外国文学与文学翻译研究新思路青年学者峰会”在上海师范大学召开。此次会议由上海师范大学国家重点学科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学科点主办,上海市外国文学学会文学翻译研究委员会、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上海师范大学学报》编辑部联合承办。

  开幕式上,外国文学研究专家郑克鲁教授、上海师范大学社科处处长马英娟分别致辞,上海师范大学比较文学与世界文学国家重点学科带头人朱振武主持开幕式并阐述峰会动机及主旨。

  《中国比较文学》主编、《东方翻译》执行主编、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谢天振、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虞建华、浙江工商大学教授蒋承勇、东北师范大学教授刘建军、浙江大学教授许钧、华东师范大学教授陈建华、华中师范大学教授苏晖、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查明建、山东师范大学教授江智芹、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戴维娜、解放军外国语大学教授韩子满、四川外国语大学教授胡安江等学者出席会议。来自北京大学、南京大学、浙江大学、四川大学、复旦大学、同济大学、华东师范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上海师范大学等全国70余所高校的160多名青年才俊共襄盛会,探讨外国文学与文学翻译研究的新思路和新方法,研究中国文学走出去的正确路径。

  跳出当下西方文艺理论的窠臼

  此次会议的主要议题是外国文学与文学翻译研究的关系和互动。跳出当下西方文艺理论束缚文学翻译研究的窠臼、立足翻译实践、强化自主意识、批评自觉、谋求学术创新的研究实践是专家们探讨的焦点。

  会议伊始,郑克鲁就深入剖析了当前翻译研究的不足,即,我国翻译理论研究虽然有长足进步,但优秀的翻译实践很少;理论文章很多,但真正的翻译技巧研究很少;外译中很多,中译外很少。朱振武指出文学翻译研究中存在着大量“洋垃圾”“洋八股”,他就此提出三点“新思路”,一是“洋快餐、洋垃圾可以停了”,二是“见人矮三分、唯人马首瞻可以改变了”,“树立文化自信和翻译自觉可以有了”。

  就文化理论滥用现象,查明建表示,突破翻译研究的瓶颈需要增强翻译研究的语境意识与问题意识,实现从方法论到翻译研学术性、思想性追求的转变。

  韩子满另辟视角,认为翻译研究世界广阔,不断拓展更多未开发的处女地才能取得更显著的成果。韩子满认为,非文学翻译研究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在翻译理论方面的贡献已经不输于文学翻译研究,唯文学思维与翻译研究的现实也是脱节的。研究者的学科背景与学术兴趣应该是唯文学思维的主要成因。超越自身背景的束缚,放眼广阔的翻译世界,跳出这种思维也是可能的。而且一旦跳出这种思维,研究者更有可能发现众多翻译研究的处女地,取得更显著的研究成果,同时也更有力地扩大翻译以及翻译研究应有的影响力。

  推动中国文学“走出去”

  中国文学如何有效“走出去”也是与会专家探讨的关键。胡安江介绍了中国文学“走出去”的外部生态、内部困扰与未来愿景。他表示,客观而论,尽管中国文学从未停止过海外传播的种种尝试,中国文学、尤其是中国现当代文学在世界文学多元系统中却一直居于边缘和弱势的尴尬地位。他探讨了制约与影响中国文学“走出去”的外部生态与内部困扰等诸多因素,并立足于翻译学视角,讨论中国文学“走出去”的未来愿景与现实途径。

  与会学者表示,研究中国文学走出去、文化外译远非止于狭隘的文字转化问题,更要关注翻译的传播与接受。

  谢天振从理论构建角度剖析了我国外译实践的不足。他就西方传教士文化传播的成功先例得出启示:我们今天文化外译不能以自我为中心。他指出,国内译界对文化外译还存在四大认识误区,即译入与译出差异不明;文化外译过于强调话语权;文化“走出去”的平等尊重问题;追求“大而全”。就此,他为文化外译提出了一条“新思路”:重释“信达雅”,走出求“信”的弯路,贯彻翻译“达”之本质。

  无独有偶,胡安江也指出,关注目标读者“可接受性”,缩短对象国受众与翻译文本心理距离的“本土化”的归化翻译策略乃文学传播与接受环节之首选。中国文学走出去外部生态及其复杂,在语言的表象之下,掩藏的各类赞助人体系与各种利益之间的互动与博弈很大程度上操纵着西方读者对中国文学的解读。在西方世界,翻译文学变成翻译中国,中国文学的文学质性被忽视。如何让文学回归文学的正途或许也是我们在为文学走出去进程中需要思考的重大理论问题。

  据了解,此次会议另设“文学走出去的学理反思”与“域外汉学家的译介研究”两大主题四大分会场来讨论中国文学走出去的有效途径。

  翻译可以给学术研究打通道路

  长期以来,外国文学研究与翻译基本上是两个截然分开的领域,在教学科研机构里,翻译不算科研成果,长期没有受到重视,而翻译人员也无暇去做文学研究。与会专家就如何实现“两批人”的合力提出了自己的“新思路”。许钧从他翻译勒克莱奥的作品出发指出,翻译可以给学术研究打通许多道路,翻译可以导向翻译研究、而文本也可以导向文学的研究。

  姜智芹指出,西方国家刊登中国当代小说及其评论的重量级文学期刊是推动当代文学海外传播的重要媒介。美国的《今日世界文学》被称为编辑得最好、信息量最大的文学期刊之一,自创刊后就将关注的目光投向中国文学,不断推出当代文学研究专刊、专辑、专栏,发表了大量的中国当代小说及研究著作书评,并创立《今日世界文学》中国版《今日中国文学》,成为国外传播中国当代小说的意见领袖。它以专业的权威性,引导着英语世界里中国文学接受者的文学阅读和文学趣味,推动着西方人对中国当代小说的接受。

  刘建军则在会上介绍了外国文学研究的观念与方法论更新的问题。虞建华则以“‘非常’历史事件与文学的意识形态批判”为题作了主旨演讲。蒋承勇则介绍了“浪漫派:精神自由与宗教情怀”, “自由”之于浪漫主义文学思潮的核心地位,不仅使浪漫主义丰富光大了西方文化之精髓的自由主义传统,而且使其成了西方文学史上最光辉的篇章。作为文学思潮,浪漫主义因其内在的“自由”理念,而成了近现代西方文学史上最伟大的一 场文学革命。浪漫派的最高存在是个体人的精神自由,因此,具有超验性和精神内省特征的宗教文化,也就成了浪漫派艺术灵感的重要来源……

  会议还设置了复调合声与边缘逆写、本土视角与批评自觉分会场,召集青年学者围绕议题谈出自己的观点。

  与会专家认为,“首届外国文学与文学翻译研究新思路青年学者峰会”的成功举办为我国文学翻译研究的现实困境提供了具体的解决方案,促使翻译研究者重拾文化自觉,推动了中国文学走出去的进程,使文学翻译研究在探索新思路的征程上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关键字:

文学中国文学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