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资讯学科建设

在文学史料研究中成长的中国现代文学学科与人才队伍

2017-07-18 09:56:00作者:张清俐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史料构成了人文学科的基础,在日渐成熟的现代文学学科体系中,文学史料工作薪火相传,不少青年学人扎根文学史料研究,成为现代文学学科建设的主力军。这一现象的学术价值正在凸显,甚至被学界认为是中国现代文学学科建设一轮新的发动。

  史料是中国现代文学学科的“源头活水”

  作为学科的中国现代文学已经不年轻了,曾见证这一学科成长的已故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大家樊骏先生生前就非常重视中国现代文学的史料工作。河南大学文学院教授刘涛,这位70后学人依然记得樊先生于1995年发表题为《我们的学科:已经不再年轻,正在走向成熟》的文章:“正如樊先生所说,中国现代文学学科成熟的标志很重要的就是史料意识,对历史客观性的尊重,对史料的敬畏。”

  20世纪末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界对方法与理论的一味偏爱,樊先生这一论断发人深省。“新世纪以来,随着现代文学研究和现代文学史写作的进一步拓展,越来越多的学者发现,史料问题成为制约现代文学学科发展的瓶颈,于是加强现代文学史料研究被提上重要议程。”广州大学人文学院教授付祥喜表示,有没有确立史料意识以及实践的程度如何,不仅直接关系到研究的客观公允与否,而且是中国现代文学学术创新的基础,也是源泉。

  现代文学领域曾长期盛行的“以论代史”、“以论带史”的研究理路,重理论阐释而轻史料的倾向得以改变。在山东师范大学教授朱德发看来,尽管新时期以来中国现代文学研究及其为文学史书写取得了骄人的成绩,然而当下如何深化并拓展学科建设与学术发展面临新的困境,理论思维或文学观念的突破诚然重要,而文学史料的突破解困则更应是先导与基础工作。

  伴随中国现代文学学科成熟而来的危机和困境引发学界深思。刘涛提出,史料发现是现代文学保持丰富性、鲜活性的源头活水。同时,史料研究同样也是现代文学学科走出研究空间日益逼仄化困境与危机的重要途径。通过史料发掘与研究,来开拓现代文学研究的空间。

  现代文学史料研究成果迭出

  樊先生将中国现代文学史料工作看作是一项系统工程。新世纪以来,现代文学史料工作正在逐渐形成全面覆盖的系统工程面貌。较之于古代文学史料,现代文学史料的来源更加丰富多样。据付祥喜统计,按照史料属性不同,可以分作文献和实物两大来源。文献史料以文字形态存在,主要有文学报刊、文学书籍、文学档案和作家手稿、书信、日记、传记等;实物史料指的是不以文字形态存在的音像、作家遗物、作家遗迹等。

  诸如《新文学史料》《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现代中文学刊》等刊物一直坚持着手稿、日记、书信、传记、回忆录的整理与搜集。现代文学期刊和报纸作为现代文学史料的主要来源,先后出版吴俊、李今、刘晓丽、王彬彬等先生编的《中国现代文学期刊目录新编》(三卷)和刘增人、刘泉、王今晖先生编著的《1872-1949文学期刊信息总汇》(四卷),两套大部头文学史料汇编。

  以往现代文学史和现代文学研究范畴的史料,主要是文献,而对实物的利用和重视很不够。据付祥喜观察,近年来学术界开始针对这种局限进行查漏补缺,其中一个引人瞩目的新现象就是,近年来国家社科基金和国家出版基金等项目对不同形式的文学史料的发掘、整理、研究增加资助力度。如先后列入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有河南大学的“期刊史料与20世纪中国文学史”、重庆师范大学的“抗战大后方文学史料数据库建设研究”、上海师范大学的“中国现代文学图像文献整理与研究”等。

  文学史料工作大大拓展了文学史与现代文学研究空间。尤为青岛大学教授刘增人所称道的成就就是文学史书写与史料的发掘整理出现了互补双赢的代表性著作,如丁帆对现代文学研究成果的数据分析,刘福春的《中国新诗编年史》,钱理群、袁进、刘勇、陈子善、吴福辉以广告为中心的分期文学编年史,都是首开风气之作。此外,群体研究的成果越来越引人注目。如通俗文学期刊研究、伪满洲国文学期刊研究、天津文学期刊研究、七月派文学期刊研究、沦陷区文学期刊研究等,理念的科学性与史料的系统性相得益彰。

  在文学史料研究中成长的学科与人才

  在文学史料工作队伍中,既有刘增人先生这样年过七旬仍伏案不辍的老一辈学人,也有如刘涛、付祥喜等一批中青年学者薪火相传。对于付祥喜来说,加强现代文学史料研究,有意识地培育“坐冷板凳”精神,对于纠正目前浮躁、急功近利的学风也大有裨益。

  现代文学研究领域,不少如刘涛、付祥喜等年轻学者正是在扎根文学史料研究中成长起来。刘涛先是在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期刊史料与20世纪中国文学史”中承担子课题,此后,独立主持2015年度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民国报纸副刊与现代作家佚文发掘整理研究”对现代作家佚文的发掘、整理与阐释,推进现代文学辑佚由“期刊辑佚”转向“报纸辑佚”。80后的付祥喜自2010年以来,先后主持有关现代文学史料研究的3项国家社科基金项目、1项教育部人文社科研究项目,在《中国社会科学》《文艺研究》等刊物上以鲜明的问题意识对中国当代文学史料及其研究存在的问题展开学理阐析,针对现代文学史料学理论贫乏问题,提出初步的理论框架。

  受访学者也指出,当前史料研究所面临的问题和挑战还是不少。如有学者提出批评,当前文学史料工作有重新史料轻传统史料,重整理轻研究的倾向,不少研究淹没于大量文学史料之中,却未能体现其研究性和思想性。刘涛表示,史料研究应避免陷入琐碎化、去问题化、为史料而史料的窠臼。因为史料发现的空间也在日益缩小,依赖于新史料发现来解决重大问题的可能性正逐渐丧失。史料工作者必须意识到这些问题,必须加强自身研究的思想性,把史料作为工作的开端而不是结束,以问题意识带入增强自己研究的理论性与原创性。

  刘增人提出,从服务中国现代文学学科建设之一旨归来看,当务之急群策群力推进文学史料学学科的建立,使之摆脱其他学科的附庸地位,逐步建设自己的理论体系、话语模式、评价标准……,成为与古代文学、现代文学、当代文学等并肩携手的独立学科。

  在付祥喜看来,文学史料工作面临的问题归根结底都是现代文学史料工作中的理论研究滞后所致,以至“建立中国现代文学史料学仍然任重道远”。因此,加强现代文学史料学的理论研究,需要从基础理论上而不是限于方法论上建构学科框架。从它们西方文献学、中国古代文学史料学那里吸纳长期以来形成的、行之有效的学术规范和治学之道,可以成为拓宽和提升现代文学史料研究整体水平层次的一个重要途径,但不拘泥于以此为标准。同时,在现代文学史料研究中也要注意吸纳史学、文献学、目录学、版本学等学科的前沿理论和新的研究方法,比如现代文学史料的数据挖掘,有可能引发现代文学(史)研究的一场“革命”。

 

关键字:

文学史料文学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