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资讯学科建设

中国新闻学要有世界贡献

2017-06-15 09:08:43作者:刘洁 高坤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中国新闻学谋求对世界学术的理论贡献,是中国作为世界大国的文化责任,也是中国新闻学完成现代化的重要步骤。中国新闻学不仅仅镶嵌于世界新闻学体系,还需要有自己的话语体系。中国新闻学者应该有对世界文明作贡献的雄心和眼光,超越地理尺度,为中国新闻学理论开出历史性的新场地。

  谋求世界贡献是发展的内在需求

  中国新闻传播文化底蕴深厚,也是世界上重要的传媒大国,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新闻传播的中国经验,世界和中国都需要中国经验的理论化。目前我国新闻学理论贡献与国家及其新闻传播的实际地位不匹配,出现了“理论凹地”。

  从20世纪初创立到今天,中国新闻学取得了众多成果,同时存在理论创新不足、对新闻实践解释和引导乏力等问题。

  从传教士办报开始,西方新闻思想通过各种途径传入,构建了中国新闻学的基本框架,先天注入了西方的传播文化特点,西方新闻思想在中国新闻学科结构性内化,少部分人囫囵吞枣,倚洋自媚,倚洋自傲。中国新闻学被西方“输入”多,向世界“输出”少,呈现出新闻学巨大学术“逆差”。

  中国当下的新闻学具有“内视”的特点。中国新闻学者更关注如何建设“中国”的新闻学,多强调“以我为主”,对中国社会(包括新闻传播活动)发生的巨大变迁,习惯“用他者的眼光内视”和“用自我眼光内视”,较少思考理论输出的问题,对世界性普遍规律的探究不够,把中国当下的小时间段局域地理范围的做法当作具有普遍性,自我限定了中国新闻学的发展。

  中国新闻学发展需要什么样的场地?新闻学研究的地理预期大多数时候是“中国的”,强调中国特色,区别于西方,区别于资本主义,突出中国新闻学研究场域的本地化。本地化虽有利于中国新闻学理论体系的建设,同时预埋了中国地理版图内的圈限,在全球化背景下弱化了掌控国际学术界话语权和制定规则的能力。新闻学理论本地化与新闻传播实践快速卷入全球化风潮形成撕裂,理论不能有力地为实践提供指导和内驱动力。

  中国新闻学研究应该以更大的气魄和胸怀,直接面向世界本身,突破民族主义的和西方主义的二元对立,秉持和展现真正的文化自信和文化自觉,为中国新闻学的确立和世界贡献创造可能性。学科和学术本身是超越国界和民族的,规律的存在不以国家区分而异,中国新闻学必须清理出自己发展的场地,扩展学术空间。

  中国新闻学贡献的四个层面

  在社会分工格局中,学术的任务是发现规律、探索奥秘、激发人的精神力量、传承文化等,学术是对神秘、矇昧状态的突破。新闻学的学术贡献主要表现在通过新闻学研究改善人类新闻信息沟通条件、提升人类信息沟通相关的理念和境界,从而推动文明进步;树立新闻学研究的新目标,创新新闻信息交流的思想方法,提出新闻学新的研究方式和框架,创造新闻学特有的研究方法;提出新的观点、概念,发现新闻学研究新材料;通过学术研究培养新闻传播和社会其他类型人才,为经济社会发展特别是新闻信息传播提供现实解决方案等。

  中国新闻学对世界有贡献的标准主要包括对人类文明的贡献、学科贡献和社会发展贡献三个层面。人类文明贡献是最高层次的、覆盖面最广的;学科贡献指为新闻学和其他相关学科提供新思想、新视角、新方法、新范式等;社会发展贡献指对社会现实思想、社会管理、经济发展等产生推动作用。

  在此三种贡献基础上,还不能忽视对学术市场的贡献。中国新闻学要参与国际学术市场的活动,包括提供高水平的研究成果、学术活动,完善和创新新闻学界的学术规则,组织和参与新闻学学术市场活动、加大新闻学学科市场收益和影响等。

  完成中国新闻学的现代化

  中国新闻学对世界作贡献,需要从学术消费者变成生产者,生产创新型学术成果,推动中国学术成果的世界推广和应用。新闻学者需要有成为新闻学学术生产者的自觉,清醒地认识到中国目前是西方新闻传播学巨大的学术消费市场的现状,以及单向输入可能带来的危险,包括西方意识形态的导入、成为西方霸权的学术殖民地、学科萎缩等。

  中国新闻学者要成为世界新闻学学术生产者,不是低水平的重复,不是简单计算论文和专著的数量,而需要把中国新闻学作为一个整体,放到世界新闻学术界背景下进行定位,推动大批创新性的、开拓性的成果问世。

  中国新闻学要为世界作贡献,需要大力推动新闻学术创新的资源汇聚和机制革新。在造福人类的高度,重视和保障思想自由和学术自由,发挥中国经济大国优势,多渠道整合国家、社会包括国际资金投入新闻学研究,培养和引进一批学贯中西的通才、具有创新性批评性思维的学者、某一方面的尖端专家,建立鼓励创新和世界贡献的新闻学评价体系,设计并实施“中国新闻学术世界贡献奖”。

  此外,我们特别要注重提高中国新闻学国际推广的效率和效果,把中国新闻学界最优秀的成果推向世界。党和国家高度重视哲学社会科学“走出去”,但新闻学界还缺乏足够的动力、信心和行动。中国新闻学界对国际学术市场关注和重视不够,更多的情况是无意识地被国际学术市场牵引着,甚至把国际学术市场上的一些标准不加辨析地作为单纯的学术规则放大使用。我们需要利用、引导和创造国际学术市场,扩大我国新闻学的影响、增强我国新闻学的世界贡献度。

  一是扩大中国新闻学的国际学术市场占有率。采用数量—质量原则,即在数量基础上追求质量。鼓励中国新闻学者成果的国际发表,在初期应该有一定“量”的要求,从整个新闻学界来说,没有一定的量就没有“质”提升的基础。采用扩大国际交流、学科评估和学术评价杠杆调节、创办有影响的新闻传播学国际期刊、原创新闻学论著外译等方式,把中国新闻学者及其作品推到国际学术市场。

  二是占据国际学术市场重要节点位置。通过独立或联合举办高水平国际学术会议、学术周、工作坊等活动,开创新闻学国际学术市场,有计划地在未来5—10年内,创设中国新闻学界主导的真正有影响力、号召力的学术活动。此外,要鼓励中国新闻学者在重要的相关学术组织和学科平台如刊物等担任主席、主编和审稿人等。

  三是着力推出一批有重要国际影响的新闻学者。我国学者不能只满足于在国内有影响,还要整合国内力量,打破门户之见,培养和推出国际大师级新闻学者。

  四是参与制定、创新国际学术规则。欧美西方国家主导的国际学术市场规则,我们要了解、研究、利用这些规则,同时,创造新的规则,谋求主动性。

  中国新闻学对世界作重大贡献的时间表当然是越短越好,但依据学科发展规律、现有条件和资源来看,中国新闻学产生重大世界贡献是一个长时间的渐进过程。我们要尊重学科和学术发展规律,不能搞学术大跃进,不妨把时间放宽点,把眼光放长点。同时,新闻学对世界作贡献,不能等,不可能纯自然生成,需要努力推动、顶层设计、聚集资源、切实落实。最好的办法是作为一个远期目标,将其纳入到我国新闻学学术发展的愿景中,具体融入党和政府、高等院校和科研机构、新闻媒介单位和产业、相关社会组织等的工作规划、行动方案、资源配置中,把为世界文明作贡献作为中国新闻学学者、教学科研机构、学术共同体的基本共识,使之具有长期指导性和有效性。

  中国新闻学对世界作贡献,既是百年大计,又刻不容缓。中国新闻学要在为世界作贡献的过程中完成自身的现代化,即中国新闻学既承担起对世界文明进步的义务和责任,又具有充沛的学术自觉、富有中国文化特色,是中国新闻实践的理论总结。

 

  (本文系教育部高校基本科研业务费华中科技大学自主创新基金项目“空间转向与新闻传播学理论重构”研究成果之一)

  (作者单位:华中科技大学新闻与信息传播学院;河南师范大学文学院)

关键字:

新闻学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