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资讯学科建设

认知语言学的语言神经理论新趋势

2017-03-28 09:12:38作者:王馥芳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语言和认知的神经研究一直对认知语言学研究有着重要的影响。早在1978年,美国认知心理学家Kay和McDaniel对视觉生理学如何制约颜色术语系统的研究,就对早期认知语言学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

  从20世纪70年代中期发轫至今,认知语言学已有40年的发展史,从一个饱受质疑、备受争议的非主流语言研究范式逐渐发展成为一个业已被广泛接受的主流语言和认知研究范式。现今,认知语言学家们所提出的独立理论框架不下十余种,而且被广泛应用于哲学、心理学、人类学、社会学和文化历史学等领域,甚至开始对自然科学产生影响。

  认知语义学的语言神经基础

  语言和认知的神经研究一直对认知语言学研究有着重要的影响。早在1978年,美国认知心理学家Kay和McDaniel对视觉生理学如何制约颜色术语系统的研究,就对早期认知语言学的发展产生了重大影响。由于认知是神经细胞和环境互动的结果,故认知语言学认为语法本质上是一个神经系统,语法特征是具有人文体验性的神经系统特征。有鉴于此,语法神经理论是认知语言学发展的必然趋势。

  从研究路径看,认知语义学研究的基本方法论是:意图在理智和意义这种非物质心理活动和人类生理这种物质活动之间建立起密切联系。它意图把前者的概念化过程最终主要降解为以生化反应为基础的神经系统活动。根据认知语言学创始人之一莱考夫教授的研究,认知语义学的基础是模拟语义学,其理论核心是理解是一个想象性的模拟,那么,需要解决的问题是:神经网络如何能表征各种概念的意义?

  从模拟语义学的神经学机理角度看,镜像神经元把我们和其他人联系在一起,这个机制使得我们的概念生成和构建契合了世界与其他人协调,并拥有人际之间共享的概念。也正是这个机制使得人类身体与其所处环境之间的互动成为可能。

  早期的语言神经研究

  较早的语言神经研究是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语言神经理论项目。该项目由莱考夫和 Feldman教授于1988年创建,其致力于探究:“如何把关于人脑如何工作的已知事实和可实证观测到的语言现象整合起来,以便为语言习得和使用模式的构建提供重要的限制。”

  语言神经理论项目的理论本质是把语言学习和使用看作是一个体验的神经系统,研究者试图运用大量的分析、实验和模式化理论工具来模式化神经系统的网络表征和计算特征,以便构建语言学习和使用的语言神经模式。

  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开始,更多学者开始从神经科学的角度研究语言。其中,比较成熟的研究是Bailey于1997构建的一个致力于模式化孩子学习行动语词的计算机程序。该程序致力于解决的问题是:一个行动语词的意义怎么可能是一个广泛分布的神经元网络的活动呢?为解决这个问题,Bailey提出的一个关键理论假设是:语言只能给我们所能意识到的行动特征贴标签。我们能意识到各种体验特征,但我们意识不到各种神经活动特征。行动语词的语义结构正是源于我们所能意识到的各种体验特征,而我们无法意识到的神经特征本质上是行动语词的语义结构的神经基底。Bailey提出用“参数化”模式表征那些我们所能意识到的体验特征,进而揭示出孩子学习行动语词的语言神经模式。比如,“紧握/抓(grasp)”这个词,关涉许多协调的神经发亮、肌肉收缩等,但我们意识不到这些细节。我们能意识到并且能够谈论的是与“紧握/抓”这一行动有关的一些参数——力、方向、效应器(effector)、姿势、重复等。因此,行动的参数化是孩子学习动作语词的关键。

  也是在1997年,Narayanan提出隐喻神经理论,指出隐喻义的理解具有神经基础。Narayanan 构建了一个在生物上可行的模式,以解释行动语词隐喻义的底层体验义基础。该模式假定:人们是通过潜意识地想象或者模拟被描述场景的方式来理解叙事。换句话说,所有抽象概念的理解都关涉对合适的体验经验的模拟或者展现。Narayanan认为,阅读者阐释一个对应于某个运动术语的短语时,他事实上正在其当前所处的语境中对关涉的运动事件进行心理模拟。人们能够随时对与身体没有联系的各种结构进行图式化处理,但对行动语词的图式化处理不会导致我们直接去实施语词所表征的动作,但会促发我们在想象场景中模拟相应的动作。模拟或者想象场景的能力是人类智力的一个核心成分,并且是Narayanan的语言神经模式的中心。Narayanan的隐喻神经理论对隐喻推理的方式、内容和时间进行了详细的预测。Narayanan后来的研究工作致力于通过计算机模拟来阐述人类大脑的功能构造和已知信息的处理限制如何自然而然地产生隐喻。

  语言神经理论的发展与挑战

  2005年,Gallese和莱考夫把镜像神经元理论和认知语言学结合起来,提出“认知模仿观”这一语言神经理论。2006年,Feldman出版《从分子到隐喻:语言神经理论》一书。基于人类思维是神经计算这一理论假设,他提出了一个把语言体验本质考虑在内的计算理论:语言神经理论。基于此研究,莱考夫于2008年提出隐喻神经理论。

  Feldman的语言神经理论主要致力于解释“我们理解和学习语言的时候,有多少大脑功能(包括情感和社会认知)协同工作”?在该书中,他解释了经常被用作心理语言学模式的局部神经网络如何能表征各种概念的意义。Feldman把三角节点这一概念引入神经网络,每个三角节点联系着诸多其他节点,那些节点代表一个概念、一个角色和一个核查机制。这些神经网络通过一个被称作吸收/补充学习的过程得到训练。由此,Feldman通过整合概念理论和连接主义模型的方式,从神经计算的角度解释了概念和意义的生成和表征。

  语言神经理论认为,对于动作动词而言,支持相应动作的各种复杂的神经元协同作用就是其核心语义。比如,“Grasping这一行动既有一个运动成分(在紧抓/握时你所做的动作)和各种不同的感知成分(某人紧抓/握时看起来的样子以及可紧抓/握之客体看起来的样子)。还关涉各种其他模态,比如身体感官成分(紧抓/握某物时或者自己被紧抓/握时触感如何)。一个语词的意义与其定义性行为都是语境依赖的——依客体和目的不同,你紧抓/握的方式不同”。

  2007年,认知语言学家Leonard Talmy指出当下神经科学的研究动向是:探究“任何一种被人们惯常地看成一个单一事物的连贯性行为之下的、诸多大脑成分之间的互动”。鉴于认知语言学家把语言系统推论为“大脑中一个更小的神经核心系统”,且认为不同形式如口语和手语的产生是语言这一核心神经系统与其他外部系统如大脑系统和认知系统之间互动的结果。因此,顺应当下神经科学的研究潮流,未来认知语言学的研究方向之一,势必是从神经科学的角度研究语言系统与其他外部系统之间的多维度和多向度互动。

  经过近30年的发展,语言神经研究虽然取得了不少进展,产出了诸多重要的研究成果,但是,其物理主义方法论仍然面临理论挑战。学界素来对意图把理智和意义这种概念化过程最终主要降解为以生化反应为基础的神经系统活动这一物理主义研究方法存有争议。“如何用脑过程这种低层次的现象去说明心理操作过程这种高层次的现象”?或者说如何把神经元网络感知这种“低”认知过程与语言处理和理解这种“高”认知过程联系起来?基于神经和计算科学的发展,认知语言学家期望从神经计算角度解决这个问题,即寄希望于通过语法神经理论的发展以最终解决意义如何由低层次神经元网络活动创生而来的问题。

  另外,语言神经理论的一些基本理论假设不但缺乏心理现实性,而且既不可证实,也不可证伪。决定语言神经理论发展的关键在于神经计算科学的发展,取决于脑科学、神经科学和计算科学到底能走多远。 

  (作者单位:北京外国语大学外国语言研究所)

关键字:

语言学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