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资讯国际交流

提升学术期刊品质 塑造中国话语体系
借数字化之力“走出去”

2016-05-17 11:18:22作者:唐红丽 段丹洁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近年来,期刊的数字化和国际化成为学界热议的焦点话题之一,也是我国学术期刊未来发展的重要趋势。3月31日,同方知网美国子公司在2016美国亚洲研究协会(AAS)年会上首次发布了中国知网翻译出版的包括《经济研究》《东北亚论坛》《心理学报》《中国针灸》等130多个中英双语对照的学术期刊网络版,引起国际学术界的广泛关注。有学者表示,建立中国精品学术期刊双语出版数据库,对于数字时代中国学术期刊走向国际、中西方学术文化共享、争取中国学术界平等的国际竞争与合作具有重要实际意义。

  把握当前

  明确学术期刊“走出去”的重要意义

  随着中国学术界科研能力的提高和参与国际学术交流机会的增加,中国学术期刊在世界范围内的影响力呈逐年增长趋势。然而,根据《国际重要检索系统现行收录中国期刊一览表》(2014年版)数据显示,2014年国际权威数据库收录中国期刊共计2728种,其中,综合类期刊68种,自然科学类期刊2488种,社会科学类期刊172种;中文版2159种,英文版566种,德、法、葡文版3种。对比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评价中心发布的《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期刊评价报告(2014年)》发现,其所收录的733种中文人文社会科学学术期刊中,包括17种顶级期刊、40种权威期刊、430种核心期刊和246种扩展期刊,由此,“走出去”的社科类期刊数量占人文社科类学术期刊总量比重之小可见一斑。此外,根据《社会科学引文索引》(SSCI)收录中国论文情况,2014年SSCI数据库收录世界论文27.41万篇,其中,中国论文为10952篇,占收录论文总数的4.0%。按收录数排序,我国居世界第6位,前五位国家依次为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德国,其中收录美国论文10.94万篇,占收录论文总数的39.9%。以上数据表明,我国社科类学术期刊“走出去”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武汉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副主编刘金波表示,中国传统学术期刊“走出去”其实就是中国文化“走出去”,是具备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的学术话语和学术体系“走出去”。目前来看,国际主流学术话语以英文为主,我国学术期刊“走出去”并非易事。对此,中国期刊协会会长石峰认为,学术期刊是传播学术成果、报道学术活动、开展学术研究、进行学术交流的重要载体。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迅速发展和学术研究的深入开展,中国的学术期刊需要走上国际学术舞台,国际社会也越来越需要通过学术期刊的渠道了解、借鉴中国的学术成果,所以,中国学术期刊“走出去”可谓水到渠成。

  中国社会科学院工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中国经济学人》(China Economist)编辑部主任李钢在接受中国社会科学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近年来,相关政府部门不断加强对学术期刊国际化问题的关注,重点是为了加速中华民族文化的崛起。因此,学术界必须以全局的高度重视发展国际化期刊的任务,建立中国学术舆论话语体系,争夺国际话语权。“如今,中华民族文化发展进入关键阶段,国际学术话语体系严重不平衡,不利于我国进一步的发展,中国学术界渴望与国际学术界平等地竞争与合作,中国学术期刊‘走出去’最重要的任务是增强我国国际话语权为维护中华民族的利益,为民族的复兴争取更大的发展空间。”

  扫除障碍

  致力于形成中国学术话语体系

  在竞争激烈的国际学术环境中,我国学术期刊国际化面临日益严峻的考验。天津社会科学杂志社编辑部主任、编审时世平表示,与国际学术期刊相比,我国期刊影响力仍然偏低,在期刊国际合作出版中缺乏主导权。同时,由于我国学术评价机制中对SCI、SSCI等影响因子的不当使用,高水平的学术成果极易外流,致使国内学术期刊缺乏优秀稿源,国际影响力的提升举步维艰。除此之外,人文社科类学术期刊由于存在本土化形态,着眼于国内研究领域,在国际上尚未被广泛认可。因此,办好国际期刊,不仅要培养一支专业的翻译队伍,保证学术成果翻译的准确性,更要注重中文学术论文的质量,以优质的学术期刊在国际上形成中国学术的话语体系。

  “学术期刊‘走出去’的影响因素,一是国际化,二是原创力,三是数字化。国际化包括语言的国际化、编委的国际化、论文评审程序的国际化、读者的国际化和出版模式的国际化等;原创力牵涉到整体科研实力、科研评价和科研手段的创新。着力解决三大影响因素是中国学术期刊国际化过程的关键。”刘金波告诉记者,目前国内有很多杂志社、出版机构已经做了以不同方式实现“走出去”的尝试,但总体上数量偏少、质量不高。

  对于当前影响中国传统学术期刊“走出去”的障碍,石峰认为主要还是语言问题。他表示,我国人文社科学者学术著作习惯用中文发表,而目前中文期刊在国际上的影响力有限,因此,学者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道路的很多优秀成果、创新观点、先进思想没有在国际学术界产生应有的影响。

  据了解,目前国内人文社科类英文刊、多语种刊分为以下几种模式:以书代刊(学术集刊),如《华东师范大学学报》英文刊、《求是学刊》英文刊;国际刊号(ISSN)英文刊,如《文史哲》英文版(Journal of Chinese Humanities)、《社会》英文刊(Chinese Journal of Sociology);国内刊号(CN)和国际刊号(ISSN)俱全的英文刊,如《中国社会科学》英文刊(Social Sciences in China)、《中国经济学人》(China Economist)、《中国图书馆学报》(Journal of Library Science in China)等;单语种英文刊Journal of Data and Information Science(JDIS)等,多语种的有《〈孔子学院〉院刊》《印象中国》等。这些期刊在传播中国文化、提升中国学术影响力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总体上看,双语或多语期刊尚未在国际社科领域拥有主流话语权,未能发挥足够的中国学术影响力。为此,刘金波建议面向国际的学术期刊出版机构在集约化发展、多元化发展、国际化发展、集团化发展过程中,应重点着力于提升学术期刊质量,优化用户体验,增强学术期刊国际竞争力。

  “要打造高水平的学术期刊,必须清醒地认识到自身的问题和差距,充分利用国内外的有利条件,走出一条适合自己的发展道路。”南京大学特聘教授、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委员叶继元认为,自然科学期刊与人文社会科学期刊的国际化过程有共性亦存在差别,应加以利用和区别对待。在自然科学方面,我国很多研究成果的评审与发表国际化程度较高,外文论文的格式、内容表达、措辞相对固定和简约,数学语言、公式、图表、模型等较多,因此,用外文写作,被Nature、Science等国际一流学术期刊发表,或直接出版外文期刊较为可行。而人文社科类期刊国际化的道路则较为复杂:一方面,许多社科类的原理、规律、理论和人文学科的知识等具有国际共通性;另一方面,各国社会人文环境及社科学术期刊又有个别性,如何将共性与个性有机结合起来,其研究成果是否能得到共识性评价和发表较为复杂。人文社会科学论文的内容主要由概念、分析、判断等组成,主要靠文字来表达,中国学者用非母语的外文直接写作,大多数费时费力,且表达未必到位,而中国社会和人文的个别性则更需要花时间和精力深究。“人文社科类学术期刊‘走出去’不仅是‘形式’,而且更重要的是‘内容’。‘内容’要符合学术一般原理,能与国际上各学派交流、对话和共享,重点是研究、解决中国问题,中国问题研究好了,再总结、上升为一般理论或知识,以推进知识增长。全文翻译,或办外文刊,或外文投稿,这些技术问题不难解决,可多样化选择。这样的‘走出去’才具有中国学术的指导意义、传播意义和创新意义。”

  着眼未来

  实现数字化背景下的融合发展

  目前,数字化出版浪潮冲击着全球出版业,也对学术期刊的发展带来了全方位的变革。与大数据库合作,成为我国学术期刊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最常见的形态。叶继元表示,要充分利用网络传播期刊的新形式,努力提升我国学术期刊的影响力、扩散力,通过数字化的形式,实现学术共享、传播。目前,我国期刊数字传播主要通过知网、万方、维普、超星等权威数据库整合之后数字化,2013年公益性、开放存取(OA)性的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学术期刊数据库(www.nssd.org)(2016年4月,“国家社科期刊数据库”微信公众号更名为“社科智讯”)异军突起。微博、网站、微信等传播形式尚待发展。今后数字化的方向应着力于将期刊网络化发展成为学术讨论、交流的平台,提供更多的学术附加值,通过网络推广学术观点,评价其优劣,将网络平台打造成为学术交流的利器。

  然而,由于我国引领数字化传播学术的前沿专业人才相对匮乏,加之期刊集团化发展力度不够以及编辑人员队伍老化,因此,建立具备国际影响力的学术信息数据库存在一定的困难。对此,刘金波表示,数字化对期刊的影响是革命性的,应加大投入、完善机制,为学术期刊数字化提供可靠保障。他说:“伴随数字化的发展,新媒体不断涌现,学术产品更加丰富,学术产品的呈现方式也更趋多样,如学术论文较传统出版的单一印刷版来说可有印刷版、电子网络版、手机版等多载体呈现方式。而且,数字化带动了学术研究范式的重大变化,更加便捷的学术搜索引擎和其他文献管理服务产品相继出现,如Google学术搜索、百度学术、爱思唯尔公司研发的基于网络的科研绩效评估工具SciVal Spotlight、文献管理工具Cite ULike等。另外,更加注重交流与互动的博客、微博、微信、推特、网络社区也在期刊数字化过程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

  尽管困难重重,但仍有很多期刊在借助数字化实施“走出去”发展战略。时世平举例说,《浙江大学学报》《文史哲》《华中师范大学学报》等在数字化过程中尝试“借船出海”,先与国外数据库合作、对接,再通过国际数据库和出版商的影响力使自己的学术成果得到传播,进而快速成长,跨入国际学术界。目前国内学术期刊已经越来越认识到数字化对于国际化的重要意义,在数字化的利用及开发方面呈现出“百花齐放”的好局面。李钢表示,经过近十年的发展,China Economist已经加入Econlit、EBSCO等国际权威数据库,真正做到了学术期刊国际化中的“走出去”、“走进去”、“走上去”,不仅要走出国门,走向国际,更要被国际高端专业学术领域所接纳,与国际学术界顶级组织加强互动,积极寻求机会,在国际学术界发出中国声音,真正影响国际学术领域。他指出,学术期刊数字化传播最直观的作用是能够为学者提供一个学术交流平台,尤其是国际学者可以通过数据库等渠道知晓我国学术的研究成果,这将大大实现学术资源的开放与共享。

    链接

  (一)在中国高校科技期刊研究会对外联络委员会、中国科学技术期刊编辑学会国际交流工作委员会《国际重要检索系统现行收录中国期刊一览表》(2014年版)中,大部分数据检索自国际检索系统网站2014年公布的数据,数据截止时间为2014年12月31日。共列出8个国家27个数据库。其中美国11个,英国7个,荷兰3个,德国2个,俄罗斯、日本、瑞典、菲律宾各1个。总计收录中国期刊2728种,7970种次。

  (二)2014年11月22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评价中心发布《中国人文社会科学期刊评价报告(2014年)》。本次评价采用评价指标体系2014试用版,对733种中文人文社会科学学术期刊进行评价。综合评价后,共评出17种顶级期刊、40种权威期刊、430种核心期刊和246种扩展期刊。包括法学、管理学、环境科学、教育学、经济学、考古学、历史学、马克思主义等23个门类。

  (三)根据2014年《社会科学引文索引》(SSCI)显示,2014年SSCI数据库收录论文27.41万篇,其中,中国论文为10952篇,占论文总数的4.0%,比2013年增加1855篇,增长20.79%。按收录数排序,我国居第6位,与2013年相比提升了一位,居我国之前的国家为:美国、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和德国,其中收录美国论文10.94万篇,占论文总数的39.9%。在2014年SSCI收录的中国论文中,中国科研人员作为第一作者发表的论文为6731篇,占总数的64.13%,分布于我国30个地区。论文总数居前6位的地区分别为北京、上海、江苏、广东、浙江和湖北。我国在国际社会科学期刊上发表的论文涉及40个学科,发表论文居前6位的学科包括经济学、教育学、管理学、社会学、语言文字、图书情报学。2014年,我国有639个机构发表了SSCI论文,其中发表10篇及以上论文的单位共计124个。在发表SSCI论文的机构中,高校发表论文5934篇、占88.2%,研究院所发表论文530篇、占7.9%。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