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构建科学合理的全球智库评价体系

2015-11-13 10:58:46作者:唐红丽 张君荣 牛冬杰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11月10日,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评价中心发布《全球智库评价报告》。在报告的全球智库百强排行榜中,共有31个国家和国际组织的智库上榜。作为由中国研究机构推出的首份全球智库报告,课题组所探索出的一套具有鲜明特色的全球智库综合评价AMI指标体系,随即引发学界热议。学者认为,中国智库数量全世界最多,一些智库的国际影响力正在显现,构建普遍公认的、公正科学合理的全球智库评价体系,中国大有作为。

  行业期待更加科学化的智库评价体系

  《全球智库评价报告》出炉背后,是课题组成员历时一年多缜密、细致、广泛的调研。两万多份问卷调查,实地调研国际国内超过100家智库,横跨9种语言的课题组人员在全球搜集数据,最终绘制出一幅清晰的“全球智库地图”。最终面世的《全球智库评价报告》,以评价指标体系注重定性与定量分析相结合、注重指标体系设计切合智库的工作流程、指标覆盖面广等优点获得行业普遍认可与好评。上海社会科学院智库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杨亚琴认为,《全球智库评价报告》是我国智库评价体系研究的一个积极探索和创新,架构系统很好,在评价方法、评价标准方面都丰富了现有评价体系,更具可操作性和实践性。

  热议背后,是学界对构建更加全面、公正、科学的智库评价体系的热切期望。环顾全球,无论是在西方发达国家,还是在发展中国家,有关智库的评价都还处于起步阶段。近些年,国内外兴起的智库评价热潮既反映智库评价需求,也时常暴露智库评价探索之路上的曲折。一些智库评价指标因存在大量不严谨甚至自相矛盾和常识性的错误而广遭诟病,比如全球智库排名影响力最大的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教授麦甘主持的“智库与公民社会研究”项目组(TTCSP)由于漏洞百出而致排名价值遭受质疑。

  学者认为,麦甘团队发布的《全球智库报告》所存在的问题包括:评价方法欠缺客观性;研究团队不专业,只有麦甘一名全职工作人员,数据收集、研究和分析依靠来自宾夕法尼亚大学和费城地区其他高校的实习生;专家遴选机制不够规范与透明;报告存在较多漏洞,难以令人信服;工作态度不够严谨;宣传内容存在不实之处等。
  复旦大学教授苏长和提出,麦甘的智库评价基本来自英语世界,发展中国家的声音没有凸显出来。同时,还存在智库营销等商业化行为,影响了其可信性。

  清华大学国际问题研究院副教授赵可金认为,麦甘的智库排名更多强调知名度。由于语言不通、宣传不力等问题,一些国家的智库做很多事却不被熟知。

  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评价中心主任荆林波提出,目前国内外的智库评价存在的问题主要体现在:对智库的界定有待进一步明确,“主观+客观”的评价方法有待完善,评价透明度有待提升,评价过程中征求的专家有待更加全面。

  杨亚琴也认为,国际上的智库评价还存在诸多不足,比如评价主体尚缺乏独立性和权威性,评价内容缺乏统一、公开、标准化的信息渠道,真实性、可获取性有待提升。智库评价项目所收集的很多客观数据需要大数据支撑,但这些客观数据如经费、人员等是否如实体现智库竞争力和影响力尚需斟酌。智库评价的着重点——思想产品竞争力如何科学量化?智库公众影响力如何设定权重?对不同类型、不同性质的各类智库,如何细化评价指标?杨亚琴说,智库在发展,智库评价也需不断探索、发展、完善,智库评价体系建设任重道远。

  评价是指挥棒

    肩负引领智库发展重任

  2015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加强中国特色新型智库建设的意见》。学者认为,智库已成为国家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提升中国智库建设水平,增强中国智库的国际影响力,中国建立全面、客观、公正的全球智库评价体系显得尤为重要。

  “回顾已有的全球智库评价,我们深知必须突破单纯依靠主观定性评价方法的瓶颈,构建全面的定性加定量的评价指标体系。”荆林波向记者介绍,全球智库综合评价指标体系更加注重定性与定量相结合,这也是与以往智库评价方法的一个显著的不同之处;关注指标体系设计切合智库的工作流程,从吸引力、管理力和影响力做出分析;指标覆盖面广,并充分发挥专家群体和第三方评估作用。
  杨亚琴认为,智库评价是指挥棒,中国构建全球智库评价体系的重要性在于,它可以树立行业标杆,有利于智库自身的长远发展;有利于推动政府对智库的建设和管理;有利于抢占全球智库评价制高点,提高中国智库影响力、竞争力,推动全球智库发展。

  “从国际来看,美国智库发展较为成熟,但其评价体系不够完善。中国智库评价体系可以在解决评价方法、评价标准客观性问题方面有更大作为。”杨亚琴认为,要建立更加系统、全面、科学的智库评价体系,一是要将智库思想产品对决策的影响力作为评价的核心要素;二是在评价方法、标准、程序上,既要有专家民意测评的主观分析方法,也要考虑客观数据指标;三是要立足中国实践,考虑中国国情,也要考虑国际通用原则;四是对主体功能不同的智库有不同的指标权重。

  “新型智库评价体系构建应坚持‘五个结合’:硬件建设评价与软件建设评价有机结合;物化投入评价与成果产出评价相结合;应用对策评价与学术思想评价相结合;应急研究评价与战略研究评价相结合;国内影响评价与国际影响评价相结合。”湖南省社会科学院学者范东君认为,建立全面、客观、公正的智库评价体系,才能充分发挥智库评价在新型智库建设中的指引和推动作用,才能充分推进智库的政府决策影响力、学术影响力、社会影响力、国际影响力。

  苏长和表示,构建全面的智库评价体系,要注重地区平衡性和影响力,要将全世界不同语言、不同地区的智库囊括进来;要注意被西方评价系统忽视的、新兴的、有潜力的智库,把不同层面的智库纳入评价范畴,提升中国智库评价的全球影响力。

  “评价智库无外乎用户评价、政府评价、第三方评价、同行评价。”赵可金提出,可以像诺贝尔奖那样设置智库创新奖,奖励在某方面为国家、人类作出较大贡献的智库。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