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资讯学科建设

彝学:文献抢救与研究“两手抓”

2015-08-11 09:30:51作者:曾江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8月8日(农历六月廿四)是一年一度的彝族火把节。近年来我国彝学发展迅速,成果丰硕,然而当前彝学研究还存在哪些不足?对于解决这些问题,学界有什么建议?日前,记者针对这些问题采访了相关学者。

  彝族史研究有待深入

  我国彝学界近年来推出了一系列重要学术成果,如《中国彝族通史》、《中国彝族大百科全书》、《彝族毕摩经典译注》等。学者表示,同时也应看到,当前彝学领域在研究视野和研究方法等方面还存在不足,应加强运用相关领域的前沿理论与方法,进一步提升我国彝学研究水准。

  谈到当前彝学研究的不足,云南民族大学教授白兴发认为,首先,彝族史研究还要加强,以前的研究解决了一些问题,不过还需要继续发掘,更深入地运用考古材料、文献材料等,解决一些关键性问题。在文献方面,值得注意的是,有的部门对抢救和保护很重视,但对研究则重视不够,虽然整理出版了一些资料,但对资料的产生年代、成文背景、作者、价值等诸多方面还缺乏深入研究。其次,在研究中,人们认为三星堆文化、古代夜郎、古滇国等与彝族古代历史文化存在关联,但如何开展扎实的研究还要进一步深入探讨,当前有些研究还没有抓到重点、要点。此外,前些年对彝族医学研究不够,现在西南民族大学等学校做了许多工作,开设了彝药学专业,还应继续推进。

  彝语是彝学研究基础

  记者注意到,当前彝学领域有一系列重要研究都是近年立项并正在展开的,如西南民族大学教授沙马拉毅主持的“中国彝文古籍文献整理保护及其数字化建设”,西南民族大学彝学学院教授蔡富莲主持的“云贵川百部《彝族毕摩经典译注》研究”,贵州省毕节市彝文文献翻译研究中心主任王继超主持的“中国古代彝文谱牒整理翻译与研究”,云南民族大学教授张纯德主持的“从百部彝族毕摩经译注看彝族对中华文化的贡献研究”等,都是近两三年陆续展开的。

  蔡富莲正利用暑期在四川省凉山州展开田野调查,她认为,近年来彝学发展态势较好,如现在学界不断推进毕摩文化的研究,对毕摩文化核心的毕摩经典文献展开更深入的研究。这与相关研究需要彝语作为学术工具有关,研究者应该既要懂彝语,又要懂彝文,现在一批彝族学者成长起来,他们具有一定语言优势,能够直接使用第一手文献资料,而不必使用翻译材料,可以发挥其学术特长。

  构建国内外彝学研究合力

  对于如何推进彝学研究,学者表示,应整合学术力量、加强彝学文献整理研究、推进国际彝学交流对话等。

  西南民族大学彝学文献馆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的彝族文献资料中心之一,馆藏彝学文献资料丰富,其中一些已被列入珍贵古籍,海内外其他各类机构也收藏着总量非常庞大的彝学典籍。我国彝学界近年来已对彝族古籍文献的搜集情况以及国际彝学界的研究进展加大关注。

  在中央民族大学教授刘正发看来,当前学界对彝族古籍文献的翻译和释义的深度和广度还远远不够,有关彝族古籍文献学专业和彝族文学专业及其学科的建设和人才培养更是面临很大困难,数以万计的彝族古籍文献资料仍躺在世界各地的图书馆等机构里。因此,进一步加强国际交流,构建国内外专家学者之间广泛交流和探讨的平台,将进一步促进彝族文化和文学的研究更上一个新的台阶。

  白兴发等学者认为,当前彝学研究还缺乏系统的、统一的规划,云南、贵州、四川等地各自针对彝学的某一方面做零散研究,今后彝学界必须加强合作,形成合力,集中学界和社会力量,才能在天文历法、彝医药文化、文化产业、彝族历史等方面一个一个地取得新突破。据记者了解,西南民大“中国彝学研究中心”于2014年7月获批成为国家民委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正推进全国彝学研究机构协同创新,将努力整合北京、云南、四川、贵州等地彝学机构的研究力量。

  学者认为,彝学要发展,需要向其他专门学科学习,要在重点领域取得新突破,更上一层楼,展现出学科的独特魅力。“彝学研究路还很长,要做出成绩,做出影响,还需要时间和更多学者付出努力。”白兴发表示。
 

关键字:

民族学彝学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