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继承弘扬新文化运动及郭沫若留下的精神遗产
“民族复兴视野中的郭沫若”学术研讨会在成都召开

2015-06-19 08:35:29作者:曾江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6月13—14日,“民族复兴视野中的郭沫若”学术研讨会在成都大学举行。中国社会科学院秘书长、党组成员,中国郭沫若研究会会长高翔研究员在开幕式上向学界呼吁,一百年前的新文化运动,虽然已经离我们远去,但新文化运动所开辟的道路、新文化运动的思想启蒙价值,仍然有着重大的现实价值。我们有责任将新文化运动和郭沫若研究好,继承和弘扬新文化运动以及包括郭沫若留给我们的丰厚精神遗产,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

  郭沫若走向马克思主义

  代表新文化运动发展方向

  今年是新文化运动100周年。在那一代先进知识分子对道路的选择中,郭沫若的学术探索道路和新文化探求之路具有代表性。高翔指出,新文化运动是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重要文化节点,郭沫若走向马克思主义,代表了新文化运动的前进方向。

  高翔认为,站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视角审视新文化运动,有两点要引起我们的重视。一是新文化运动从根本上来说,主要是资本主义现代文明反对封建主义旧文明的运动;二是新文化运动的发展方向,是走向马克思主义,代表了二十世纪中国先进文化的前进方向。历史实践证明,新文化运动呼唤的科学,在中国只能是马克思主义;新文化运动精英们所崇尚的民主和理想社会,只有中国共产党才能将其实现。正是基于这两点认识,我们有理由认为,新文化运动是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重要文化节点。

  高翔指出,郭沫若作为新文化运动的主将,他的最终走向马克思主义,代表了那个时代先进知识分子的人生和道路选择,代表了新文化运动的前进方向。马克思主义在各种思潮混战中,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归根结底在于其科学性、真理性。马克思主义给郭沫若的学术研究插上了腾飞的翅膀。自从接触马克思主义、选择马克思主义,郭沫若就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在史学研究中进行了创造性运用,为马克思主义史学的发展,树立了光辉的典范。从鲁迅到郭沫若,再到侯外庐、杜国庠、范文澜、翦伯赞等,他们选择的惊人一致,充分表明新文化运动以来,知识分子走向马克思主义,是一大批先进中国人的集体选择,是一股不可阻挡的时代潮流。
  正确认识历史 克服两种倾向

  对于如何评价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与会学者展开了研讨。关于如何站在民族复兴的立场评价新文化运动和郭沫若,高翔认为,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中,我们必须正确认识中国的历史,尤其是近代以来的包括新文化运动和郭沫若在内的重大事件和历史人物。当前,对新文化运动和郭沫若的研究和宣传,我们要注意克服两种倾向。第一,全盘否定新文化运动和郭沫若的历史虚无主义倾向。第二,借批评新文化运动宣传政治儒学的倾向。

  高翔强调,无论是研究中国传统文化,还是研究近代以来的中国历史,都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马克思主义是当代中国学术的旗帜和灵魂。我们提倡、扶持中国传统文化研究,绝不是要否定“五四”以来中国马克思主义学术、文化发展的历史和道路,决不是要改弦易帜、放弃马克思主义对中国学术的指导,回到乾嘉去,搞民族文化保守主义。20世纪以来的中国历史反复证明,在中国,搞全盘西化没有出路;搞文化复古主义、开历史的倒车,也没有出路。中国学术如果放弃了马克思主义的指导,要么成为西方资产阶级意识形态的附庸,要么只能笨拙地重拾古人的牙慧。这两种看似对立的选择,结果都一样,那就是放弃我们的优秀学术传统,放弃我们的学术尊严与原则。这样的学术,没有资格与其他国家、其他民族的学术开展平等的对话,更谈不上走向未来。

  与会学者对民族文化保守主义和文化复古主义展开了批评。北京师范大学教授李怡认为,郭沫若的“民族复兴”思想不能望文生义地解读为对中国文化传统的无原则肯定和推崇,其中包含着他独特的对历史和现实的深刻思考。“复兴”的根本目的不是一般意义的“复古”或者弘扬传统文化,而是指向一个“文化创造”的宏阔目标。他说,郭沫若的民族文化意识,是以现代文化追求为根本,以反叛、创造为特征的清醒的时代意识,在这一点,就十分鲜明地与那些复古主义者、排外主义者乃至今天流传甚广的“国学复兴”论者根本区别开来。今天我们对郭沫若的传统文化思想的梳理,完全不必追慕“国学热”的潮流,郭沫若自有独特的传统文化观,其价值远远超过今天功利主义的“国学”,如果一定说那也是一种国学,我们也应该称之为现代中国的“新国学”。

  高翔说,我们党对中华文化从来都采取的是继承和发展的态度。这种继承是批判的继承,绝不是全盘照搬;这种发展是创新型发展,而不是机械延续。中国文化的未来,只能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在历史新时期,我们要以高度的民族文化自觉,坚持从中国的实际出发,全面、深刻地总结祖国的传统文化,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坚持与时俱进,不断赋予其新的时代内涵。
  继承郭沫若文化抗战的丰厚遗产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抗日战争爆发后,郭沫若毅然回国,肩负起领导全国文化抗战的重任。郭沫若在抗战中撰写的《复兴民族的真谛》中指出,复兴民族的真谛就是要复兴中华民族的精神。与会学者一致认为,应加强研究和传承郭沫若文化抗战的遗产。四川省郭沫若研究会会长、乐山师范学院党委书记杨胜宽认为,郭沫若八年文化抗战,为我们留下了丰富的精神遗产、文学遗产和学术遗产,郭沫若在抗战时期取得的成功,是他将自己一贯的坚定革命信念与特殊形势下开展好文化抗战工作二者有机结合的结果。杨胜宽表示,当前应弘扬郭沫若的爱国主义和现实主义革命精神,紧扣时代主题和核心价值的创作精神,以及勇于探索创新和人民本位的学术精神。

  研讨会延续了重视史料发掘的传统,多位学者都介绍了对新史料的发掘。中国社会科学院郭沫若纪念馆研究员、中国郭沫若研究会执行会长蔡震介绍了他对郭沫若主持文化抗战期间与孩子剧团相关史料的爬梳整理。他认为,郭沫若与孩子剧团结缘,侧面反映了戏剧对于抗战文化的重要作用。在蔡震看来,抗战文化的一个突出特点或时代特征,是对文学艺术宣教作用的强烈需求,也将这一作用发挥到极致,抗战文化直接面对的是最广泛的社会民众,戏剧在这样的社会责任担当中有力地激励着士兵和平民大众坚持抗战的信念与意志。蔡震认为,如果没有遭逢抗战,郭沫若未必会选择戏剧作为文学创作新的发力点,抗战文化让他选择了戏剧,并玉成了其创作的辉煌成就,而另一方面,抗战宣传工作和戏剧工作的经历也一直影响到郭沫若此后直至新中国成立后在整个文学创作方面的发展。

  与会学者围绕会议主题,还研讨了抗战时期郭沫若演讲、郭沫若与抗战时期“学术中国化”运动、郭沫若训诂实践、郭沫若诗歌用韵等一系列问题。此次会议由成都大学、中国郭沫若研究会、乐山师范学院和四川省郭沫若研究会主办,四川省中华文化与城市传承科普基地和乐山师范学院四川郭沫若研究中心承办。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