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观点人文

大数据与新闻业:机遇与危机

2014-03-31 10:06:36作者:肖 珺来源:社会科学报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作者:武汉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网络传播系 肖 珺

  日新月异的数字新技术让沉睡在冰山之下的大数据迅速浮出海面,成为当前社会发展最亮眼的风景之一。信息革命使得搜索、储存、量化数据成为可能,但从其核心要义上看,大数据真正要实现的是对社会生活的测量、记录、预测和分析,而这些是少量数据或不完整数据无法实现的。现有关于大数据的研究与应用主要集中在公共卫生领域和商业领域,而从新闻业的角度看,大数据更强调全面地占有资讯,以便更完整地看清事实,实现人类认知从局部真实到整体真实的突破。

  从传统新闻业嵌入式地使用大数据,到数据新闻(Data Journalism)的创新与发展,新闻业在生存抑或消逝的历史性抉择面前,不得不选择与大数据的融合。这种融合不仅仅是数字化(dagitization)信息,即,将所有信息转化为二进位的0与1,从而让计算机能够运算和处理,还包括资料化信息,即将与某个现象或主题相关的所有数据进行量化格式地呈现,以便整理和分析。在数字化、资料化的双重保证下,以往依靠抽样研究而获得的局部真实似乎正在转向大数据研究下的全景真实,这给以揭示真相、追求真理为其专业化理念的新闻传播业带来了新的机遇。那么,巨量信息真能实现新闻传播业的蓬勃发展,将新闻传播业从社交媒体的围困中拯救出来吗?由大数据构筑的社会生活场域真能协助人类更快速、更清晰地接近真相吗?

  根据现有研究,与大数据相关的人群及公司类型分为三种:数据持有者、数据技术专家和拥有大数据思维的人。而这三类,均与新闻传播业有密切的关联,他们丰富、改变、重塑了新闻传播业的生态。

  首先,新闻数据持有者从专业工作者拓展到无限众包(crowdsourcing)模式,极大地破坏了传统媒介的生存格局。数字化生产工具的普及解放了数据生产力,从而使得大数据变成丰饶的社会资源,因此,新闻数据不再是专业新闻机构的垄断资源。社会公众、非专业人士加入到新闻生产环节中,从被动的新闻接受者成长为日益成熟的能动生产者,进而拓展为无限众包模式,新闻数据在不断的生产和更新中测量、记录和分析着整个世界,最终生成庞大的数据。正是因为数据持有者的变迁,导致当前的新闻生产模式从流程化的专业生产形态更替为碎片化的社交媒体模式,极大地破坏了传统媒介的生存格局。

  第二,数据技术专家能实现信息相关性分析,但难以满足新闻揭示因果关系的需求。数据技术专家通常是顾问公司、技术供应商和分析提供商,他们可以通过技术创新实现对海量数据的挖掘和量化分析,在把握数据与数据之间的相关性的基础上进行分析和预测。但是,新闻作为一种专门职业,它需要从量化数据中揭示真相,寻找因果联系,对大数据的解释往往需要建立在新闻工作者的调查研究而不是预测之上。比如,2014年新春,中央电视台《晚间新闻》开设《“据”说春运》栏目与百度合作,首次启用“百度地图春节人口迁徙大数据”(简称“百度迁徙”)播报了国内春节人口迁徙情况。其中新闻工作者的作用仍不可替代。

  第三,拥有大数据思维的人,是当今全媒体新闻业的稀缺人才。对于新闻生产而言,拥有大数据思维意味着两点:一是对社会生活的敏感和质疑,推动新闻从业者对大数据产生针对性的需求,从而借助量化数据揭示真相;二是面对大数据能发现什么,新闻生产者具备从文本分析、用户喜好、社群人气等巨量信息中发现新闻价值的专业能力。不过,拥有这两种思维能力的前提是既需要拥有数据技术的基本处理能力,又必须保有新闻的专业精神,这类人才的培育应该成为今后学校教育、社会孵化的重点人群。

  尽管,大数据使得不少人产生了对于新闻传播业的悲观情绪,但是,从根本目的看,大数据所能实现的对社会生活的干预能力,与新闻传播业的社会使命是相通的。如果新闻传播业能迅速调整固步自封的自大心态,从技术使用、新闻生产、理念模式等各方面探寻融合后的创新路径,那么,大数据或许能成为新闻传播业的助推器。当然,必须规避大数据自身的负面效应。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