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资讯社科动态

标准与法规兼重 应对数字出版新变化

2013-11-25 09:52:12作者:郝日虹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随着数字技术的发展,数字出版已成为新闻出版业极具潜力的重点发展领域。11月23—24日,由武汉大学、美国佩斯大学及高等教育出版社联合主办的“第四届数字时代出版产业发展与人才培养国际学术研讨会”在武汉举行。会上,我国数字出版法制建设情况引起与会学者讨论。

  有学者认为,数字出版活动中产生了新的经济关系和社会关系,需要制定数字出版法律法规来对其进行调整和规范。从世界范围来看,各国都在陆续修订相关法律条文以适应出版业的新变化。

  我国数字出版标准体系建设取得重大进展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教授黄先蓉告诉记者,当前,我国数字出版法规体系还没有建立起来。不过,在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高度重视和引导下,我国数字出版标准体系建设取得重大进展。

  “之所以在推进数字出版法规体系构建的同时,强调数字出版标准体系的建设,主要是随着科技进步,新闻出版法规更多地涉及技术问题。”黄先蓉说,对技术发展带来的数字出版行业的新情况、新问题进行调控,标准具灵活性,能够适时反映技术发展和市场最新需求。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教授来小鹏告诉记者,当前,我国数字出版各行业标准正在陆续研制和起草中。据他了解,目前数字出版标准的研制主要集中在标识、元数据、手机出版标准、电子书标准、数字有声出版物(MPR出版物)标准、数字版权保护标准、发行信息流通标准等方面。

  多策略发挥数字出版法规效用

  在数字出版法制定过程中,应采取哪些策略,方能使之最大限度地发挥效用?

  来小鹏认为,我国正处于从单纯的版权保护到知识产权经济过渡的时期,应以“疏堵互用”的思想制定数字出版法。

  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教授王清提出,在此过程中,应始终同时注重版权保护与版权许可两个方面。不仅要将能够防止未经许可而复制、修改作品内容的技术措施确定为行业标准,还要考虑提高版权许可的便利与效率,防止出现过于注重权利保护而忽视权利许可效率的局面。

  黄先蓉则建议采取“先标准,后法规”的策略。因为制定法规必须通过一定的立法程序,过程严格而复杂;而标准的制定相对灵活,在协商一致的基础上达成共识即可。

  “此外,现阶段我国数字出版标准及法规的制定,应把握好引进与自力更生相结合的原则。数字出版标准的研制和实施不能只停留在满足国内市场需求的层面上,还要以世界市场的需求为导向和参考。”黄先蓉强调,国外的标准未必能完全满足我国数字出版产业的发展和技术需求,如中文电子书的信息符号、编排格式、读者的阅读习惯等都跟国外有较大区别。因此,应立足我国国情,积极制定并采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和标准,构建产业“安全墙”,对国内数字出版产业以及数字文化形成有效的保护。

  提升数字出版法规研究关注度

  王清认为,在标准及法规制定过程中,既不能因为准入门槛过高导致行业垄断,也不能由于降低标准造成数字出版产品质量下降。黄先蓉认为,我国数字出版政策法规的研究基础较为薄弱,学界也是近几年才开始对这一问题有所关注。我国目前专门研究数字出版法规的成果较少,且较为分散,对一些基本概念及数字出版法规条文内容的理解也存在歧义。在研究方法上,多采用传统的描述性、经验性方法,实证性研究较少,尚未形成综合运用系统学、管理科学、统计分析工具等严谨的方法论体系。

  另外,黄先蓉还强调,需要在我国数字出版法规的信息反馈渠道建设方面下功夫。毕竟数字出版是新技术催生出的产业形态,数字技术的飞速发展使得政策法规在执行过程中可能出现一些新情况和新问题。倘若忽略反馈意见的收集,将影响数字出版政策法规的科学性和可行性,导致其执行达不到预期的目标和效果。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