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会议会议发言

傅莹:期待并相信中国智库有大发展

2013-05-31 10:35:00作者:佚名来源:中国新闻网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傅莹6日在清华大学发表题为《中国智库的时代责任》演讲,指出中国智库处于难得的发展机遇,她期待并相信中国智库能有大发展。

  傅莹认为,什么样的智库产品符合决策需要?这是中国学者经常困惑的问题。对此,她提出,在外交方面,好的智库产品应该紧跟当时国家发展需要,能服务于相应的对外政策的需要,应该是现实的和具体的,说白了就是能“解渴”。

  傅莹分析,任何时期的外交决策都需要一个比较客观的三维世界政治地图。看今天的世界,最突出的感觉就是一个“变”字,似乎一切都在动态中。她认为,世界进入了一个重要的转型阶段,而且是具有时代意义的多重转型。

  首先是国际格局的转换,国际权力不再集中于传统的西方大国。从辩证唯物主义的角度看,当今世界国际权力的转换反映的是世界经济发展的形态。冷战后出现人类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化,生产要素的流动不再受到任何政治制约,技术、资本、人才乃至市场等等,都开始在全球范围更自由、更快地流动,从传统的西方中心向外扩散。在此基础上,国际权力也在向更广泛的领域和方向扩散,推动新兴大国力量的上升,一些非传统力量也在上升。这与历史上大国更替过程中出现的权力转换完全不同,现在是权力的扩散和分散,国际事务的处理需要更多国家的广泛参与和支持。

  傅莹举例称,生活方式在转型,新技术,尤其是网络,带来人的交往方式以及资讯传播方式的改变。再比如,在绿色理念和新技术的推动下,生产和制造方式和消费方式也在转型,等等。但是同时,世界仍然处于和平发展的时代,这个判断不应该动摇。和平发展是人类文明发展的重要阶段,这个大方向必须坚持。所以,可以说当今世界时代主题没有变,只是在这个主题下,世界正在发生快速的变化和转型,而中国,则处在变化的中心。

  她认为,中国智库对政府决策和社会思潮的引领上已经在发挥很大的作用,国际评估难免受到语言和渠道的限制。但是在中国智库的国际化上,确实有提高的空间。应该说,现在是中国智库成长的难得机会。我国正处在快速发展的过程中,政策需求大,需要研究的课题丰富。同时我们是在一个成熟的国际环境中成长,可以学习和汲取的知识和经验丰富。

  对于加强智库与决策的关系,傅莹提出三点意见:

  一是,智库要与决策机构建立起良性的互动关系,研究国际课题需要贴近外交现实和需求。

  中国智库建设还在成熟的过程中,如何能更好地为决策提供智力支撑和培养优秀人才,这都需要不断摸索和提高。例如外交部就与许多智库保持着比较密切的沟通关系。党的18大报告再次强调要发挥思想库的作用,中国智库的发展对于实现科学决策、民主决策和依法决策的目标都至关重要。

  智库需要有政策服务意识。智库的独立思考要具有建设性,包括批评,目的是为了使决策更加准确,智库要看到问题才能提出改进的建议。但是目的性很重要,因此智库要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要有更多的冷静思考和平衡观点。

  二是,智库要聚焦中国在国际问题上面临的重大课题。对中国这样一个初登世界舞台的国家来说,需要解决的理论和操作问题非常多。中国的智库需要提出国内外都能接受的观点,至少要推动在国内形成社会共识,在此基础上构建相应的大国战略和大国外交理论。

  三是智库要坚持自己的公共属性和社会责任,增强向中国社会乃至国际社会提供公共产品的意识和能力。外界一方面对中国有信息饥渴,期待听到更多中国的声音,另外一方面关于中国的偏见和误导性资讯很多。这当然有意识形态分歧的因素,也有中国如何更多更好提供国际信息的问题,需要增强自身形象塑造的能力,中国智库在这方面可以多做多说,多向外界介绍中国的行为模式和原则,增进国际了解有利于中国更好地发挥国际责任,这也有利于中国智库树立自己独特的国际地位和形象。

  傅莹认为,目前中国智库在世界上的声音还是比较稚嫩的,实力和人才队伍都在成长的过程中。社会对智库要多几分宽容,对智库的思想产品要给予尊重和价值上的认可。当然智库不可能走商业化的道路,智库里面有好书万册,却不可能有银山万座。

  傅莹强调,做智库是寂寞的,若无心静如水,恐怕很难深做学问。中华文化博大精深,如何以中国自身历史文化和政治思想为基础,在国际关系研究中独树一帜,形成有中国特色的国际关系学,建立中国的大国外交理论,需要相当的耐心、耐性和耐力。“我真心期待,也相信,中国的智库能有大发展。现在中国不仅已经跻身于世界之林,而且长成了林中的大树,这里必然有中国智库的一片新天地。”(完)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