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资讯社科动态

“集部儒学文献萃编”工程启动——大规模梳理集部儒学文献

2012-05-24 18:04:56作者:周广璜来源:社会科学报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集部文献逐渐受到重视

  中国古籍传统按经、史、子、集四部分类,其中,集部收录文献最为宏富,蕴藏着丰富的包括经学单篇文及其他儒学单篇文献。由于“集部”通常被认为是由《汉书·艺文志》“诗赋略”为基础发展而来,故长期以来集部文献多被视为文学文献,早在南北朝时期,颜之推撰《颜氏家训》,就以《王粲集》中所载对郑玄《尚书》学的论难为例,批评当时诸儒认为文集中“只有诗赋铭诔,岂当论经书事乎”的偏见。然而颜之推的见解在漫长的古代社会鲜有知音,直到清代《四库》馆臣还依然仅从“文人词翰”的角度撰写《集部总叙》。
  
  20世纪以来,现代学科分类体系的创建改变了传统学术研究格局,上述的传统偏见也随之被打破,集部文献不仅在古代文学研究领域受到重视,哲学、史学等领域的学者也纷纷注意从古代总集与别集中寻找研究材料。像著名的文学家兼思想家的韩愈、柳宗元、朱熹、陆九渊等自不必说,他们的文集中的一些重要文章,早已成为唐宋哲学史、思想史研究的重要文献。其他像纯文学家的唐代王勃《八卦卜大演论》,宋代秦观《君子终日乾乾论》,杨万里《易论》,明代何景明《函谷子太极图论引》,归有光《尚书别解序》、《易图论》(上下),清代汪琬《象说》、《八卦在五行之先》,李光地《象数拾遗》、《乾坤诚明之学论》,方苞《先天后天图说》等,无不是重要的儒学论文,具有重要的思想价值和文献价值。  
  
  充分利用集部儒学文献十分困难
  
  近年来,随着儒学研究的广泛深入,集部儒学文献逐渐受到重视,但要充分利用起来却十分困难。这是因为,集部典籍数量庞大,如《四库全书总目》著录别集类文献计2528种,总集类文献计563种,而《清人别集总目》著录有近40000种,涉及作者20000余人。一些有价值的单篇文献大多零散分布于浩如烟海的文集中,而总集编撰时选目标准往往与今天学术研究需求相去甚远,别集往往由私人编撰刻印,其所录文献体例不一,良莠混杂,再加上古代著述文体与今天论文不同,很多篇章仅从题目无法推知是否具有儒学内容,种种因素造成了具体专题研究时对集部文献的难于利用。因此随着学术的发展,对集部所存儒学文献的大规模整理,已是势所必然。
  
  迄今为止,集部文献整理的成果,主要体现在大型总集的编纂上。早在清代,董诰奉敕整理《全唐文》,严可均则以个人之力编辑《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即是对集部文献的整理。现代学术昌明,《两汉全书》、《全宋文》、《全辽金文》、《全元文》、《明文海》、《全明文》、《清代诗文集汇编》、《清文海》等分别对历代集部文献进行了大规模整理,为集部文献的使用提供了便利。但这些整理往往按人编目,并非针对专题研究,更未突出儒学专题。同时卷帙浩繁,如《全宋文》有360册,近1亿字,篇幅较小的《全唐文》也有980万字,在进行专题研究时,除非事先已知篇目按图索骥,否则很难寻获新的资料。  
  
  相关专题索引编制仍有不便
  
  相关专题索引的编制,为查找集部文献提供了另一便利途径。20世纪30年代,王重民曾编撰《清人文集篇目分类索引》,依文章性质厘分为学术文、传记文、杂文三大类,便于检寻,有发凡起例之功。其后陆峻岭仿其体例,同时结合现代学科分类,编《元人文集篇目分类索引》。此后台湾中华文化复兴运动推行委员会与四库全书索引编纂小组编《四库全书文集篇目分类索引》,亦仿王氏体例。这三种索引都可为相关专题研究提供资料线索。但王重民所编索引,只包括清人文集428种,陆峻岭所撰只包括元人别集151种与总集3种,对于集部文献的覆盖面太小,台湾文复会所编虽针对《四库全书》而篇帙较大,但由于时间匆迫,从类目设置到篇目录入都较粗疏,重要文献遗漏甚多。况且,上述索引亦非专门针对儒学研究,因此对于儒学研究来说,其所录资料的范围、数量及精确度都还远远不够,而且索引所提供的只有篇名,并非全文,这也为查找资料带来了极大的不便。
  
  因此,目前在进行相关专题研究时,自集部中寻找相关单篇文献,还是存在这样的情况:除去前人用过,被认为对儒学史产生过重大影响的单篇文献等,可以按图索骥之外,在浩瀚的集部典籍中寻找新的研究材料,如大海捞针,十分困难。因此,集部儒学单篇文献的整理与研究,已成为目前儒学以及相关学术研究的重要突破口,而其成果亦将大大丰富和推动儒学及相关学术研究。  
  
  为儒学研究提供新资源
  
   “集部儒学文献萃编”拟在前人集部整理编纂成果的基础上,对集部所存儒学文献进行全面普查,列出专门的单篇目录,选编历代别集与总集中的有关儒学的单篇文献,精选对儒学、经学及相关研究有重要影响的单篇论文或片段,进行点校,按类编排,汇编成册,以期对于儒学及其相关研究提供新的文献资源和便利的查找途径。
  
  在文献搜辑、选定入编书目方面,由《中国丛书综录》、全国各大图书馆《善本书目》等所著录书籍中,参考《四库总目提要》、张南皮《书目答问》、张舜徽《清人文集别录》以及刘琳、沈治宏《现存宋人著述总录》、柯愈春《清人诗文集总目提要》,李灵年、杨忠《清人别集总目》、《清代诗文集汇编》目录(4058种)等已有目录学与文献学成果进行筛选,并参考各类学案与学术史、思想史、哲学史、儒学史著作,以确保不遗漏在思想学术方面产生过重大影响的学者文集。淘汰与儒学无关、对今天的儒学及相关研究关系不大的书目,初步确定各时代需重点整理的文集目录。将《永乐大典》、《古今图书集成》、《四库全书》、《续修四库全书》、《四库全书存目丛书》(含《补编》)、《四库禁毁书丛刊》(含《补编》)等大型丛书中集部文献逐书粗检,并充分利用《全唐文》、《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以及《两汉全书》、《全宋文》、《全辽金文》、《全元文》、《明文海》、《清代诗文集汇编》等文献整理成果,以防遗漏有价值的文献。有的别集中虽仅有数篇儒学相关论文,其中只要有一篇对学术研究有参考价值,也将编入选目。如明末清初的孙枝蔚,以诗闻而学不显,然其《论语孟子广议序》教子读《论语》、《孟子》,谓程朱之义不必尽是,故不应拘泥朱注,宜参考汉唐诸家之说以自广。此论于今治儒学史亦有裨益,故其《溉堂文集》依然列入选目,以便辑录其文。
  
  “集部儒学文献萃编”拟按时代分为先秦-五代卷、宋辽金元卷、明代卷、清代卷,以学者为纲,按生卒年排序。项目预计2018年12月完成,最终成稿500多万字。
  
   “集部儒学文献萃编”对集部所存儒学文献(不包括诗、词、曲及诗话、词话、戏曲话等)进行全面普查,广泛吸收前人集部整理编纂成果,精选现存历代别集与总集中的对儒学、经学及相关研究有重要影响的儒学单篇文献,点校整理,分类裒辑,汇编成册,将有力解决相关学术研究集部文献不便利用之困难,除了能为儒学及相关研究提供资料上的便利,还将为相关人文学术研究探测新资源,拓展新空间,将极大地推动相关研究的进展。
  作者:山东大学 周广璜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