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观点理论

房宁:生态社会主义的现实与未来

2012-02-11 19:59:58作者:房宁来源:《科学对社会的影响》2006年04期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目前的环保主义或者叫生态主义终于能够为社会主流所接受、为政府所接受, 上升为我们国家的指导思想, 变为亿万人民自觉的行动, 这是中央提出科学发展观、社会主义和谐社会重要指导思想上的重大进步。胡锦涛总书记说过, 和谐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 这是我们政府领导中国人民实现中国文化伟大复兴在思想上的重要飞跃。把社会主义看作一种和谐, 把和谐看作社会主义的本质, 这是一次重要的思想发展。

  今天我们确实感到我们的一些理念、环境人士对绿色的诉求终于上升为主流的思想, 这让我感到即将到来的美好年代。中国环境事业发展的基本历程, 可以称为“由绿变红”的过程。环境保护是西方工业文明发展到很发达的程度时, 人们对于社会的一种感知, 它有很渊源的思想根源。它的发端是因为发达资本主义工业国家出现了很严重的环境危机, 经济上去了, 环境却下来了。刚开始环境保护是技术性的问题, 多数是一些作家、文艺家和一些科学家来研究问题。但是当人们知道这种技术问题如果仅仅是在生产领域或一个文化层面上存在时, 它是不能成为社会主流的一个象征性举动的。我们知道绿色和平组织是一些有崇高使命感和献身精神的志愿者们组成的一个组织, 它有一个象征--“彩虹勇士号”。它的旗舰就是被某国政府的间谍在公海上炸毁的。“彩虹勇士号”的沉没是一个象征性的转折, 告诉所有的环境保护人士, 环境并不是一个技术问题, 也不是一个文化的问题, 要真正解决环境问题, 就要改变思想、改变社会的政治文明, 最终落实到制度上。这才是环境事业的正途, 才是我们环保的思想扎扎实实地植根于大地上的转换。

  在西方, 整个绿色运动所谓的逐渐诉诸民众、诉诸社会、诉诸政治, 这个过程又被称为“由绿变红”的过程, 这是环境事业的一个进程。回到中国的语境中,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 我们的指导思想是马克思主义, 我们现在致力于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我们最初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解就是小平思想: 发展就是硬道理。在这样的指导思想下, 我们走到了今天。这期间, 我们的思想是有所转变的, 在实践中有所认识、有所发现、有所提高。1978 年是改革开放新时期的开始, 到了1998 年又面临一个重大的转变。这一年有好几个重大的事件, 首先是“告别短缺”, 我们国家出现了相对的过剩。这一年我们的人均GDP 达到一千美元,一千美元的GDP 就出现了相对过剩, 这是社会的转折。一方面经济发展, 另一方面很多社会矛盾也出来了。这一年又是一个所谓的从工业化进入城市化的转折之年。这一年社会矛盾也在增加, 特别是官民矛盾, 也就是所谓的民告官。这一年实际上预示着我们的经济发展到了一定的程度, 社会问题、社会生态社会主义的现实与未来矛盾也进入了一个新的层面。从这以后中央提出以德治国与以法治国相统一, 后来又提出科学的发展观, 现在提出和谐社会。这像一条优美的弧线, 表示出中国这艘大船的方向, 也标志着今天环境事业春天的到来。

  在中国讲环境不能离开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 否则环境事业永远是边缘化的, 永远不能成为中国社会真正的主流。环保事业的发展在中国也有一个过程, 刚开始是少数环保人士上下求索,但是人数寥寥。后来慢慢的扩大了, 在知识分子当中形成了不小的语境, 但是还没有进入整个社会的主流。进入社会的主流是科学发展观与和谐社会的过程, 这个过程应该叫“由红变绿”。1997年我提出一个思想, 生态文明或者人与自然的和谐是21 世纪社会主义最主要的问题。这个观点在当时似乎有点离经叛道, 但是今天已是千百万人的共识了。马克思主义的早期思想不是一个生态社会主义的思想, 他们思想的主流还是一个征服的哲学。马克思首先一个经济学家, 他的思想来源就是英国的古典社会主义经济学。当时的思想家、经济学家们认为人类的经济发展是有极限的, 发展的极限并不是罗马俱乐部最先提出来的。早在17、18 世纪的那些思想家, 包括马克思本人都认为人类的经济增长是有极限的, 最终人类的经济增长会缓慢下来的, 这是一种悲观主义思想。马克思在19 世纪工业革命时代里的经济学思想是乐观主义的, 他提出了一个共产主义的理想, 并且认为共产主义是建立在物质极大丰富的基础之上的。后来人们意识到如果严格论证的话, 这里有一定的问题, 马克思主义也是在实践中发展的。他是希望通过消灭资本主义制度, 通过计划经济实现经济更大的发展。

  生态社会主义看到社会的进步不可能是建立在生产无限发展的基础上, 即使生产力可以无限地发展, 也仍然无法到达社会主义的彼岸。因此, 社会主义要改变自己。中国提出建立和谐社会, “和谐”的概念非常重要。中国经济发展证明, 保持矛盾双方的平衡, 也就是一种和谐的状态, 才能促进社会的发展, 这是我们经过五十年的奋斗、二十年的发展所得出的结论。所以我们提出社会主义是一种和谐。

  社会主义对矛盾的认识有了新的发展, 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生态文明。当把它引入到社会主义主流话语时, 这就成为政府的一个指导思想。环境主义者、绿色主义者, 由“绿变红”, 而社会主义则由“红变绿”, 红绿结合达到了生态社会主义的新境界, 在这里人与人、人与自然和谐相处, 我们的内心也平静、和谐。

  我认为, 在不改变人类价值观、人性的情况下, 物质极大丰富是个假命题, 也是不可能的。像当初的精卫填海, 好比追逐自己的影子, 那是不可能的。不改变人们对物质无限的追求, 就不可能满足人们无限的欲望, 这个叫欲壑难填。

  在马克思主义哲学下, 毛泽东带领我们翻天覆地改变中国, 有人把它概括为“斗争哲学”。就是在矛盾中一方灭另一方, 克服矛盾, 实现发展。我们提出要消灭私有制、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 它的前提就是生产的无限扩张、物质的极大的丰富: 河里流的是牛奶, 树上挂的是火腿肠。有玩笑说, 社会主义的雷锋是你没有东西了, 我把我的300 块钱给你; 共产主义的雷锋就是你们家吃的、用的堆不下了,放我们家里去。今天我们终于认识到事实上在社会主义时期有一些深刻的矛盾, 这些矛盾不是通过一方消灭另一方就可以解决的, 而是要保持矛盾双方的平衡, 也就是一种和谐的状态。显然, 今天我们对社会主义的认识有了新的发展, 这就是我们看到的生态文明。

  古代社会实际上是通过今天的社会主义和谐方法达到的和谐,而未来的共产主义也并不是消除了矛盾、消除了差别的理想社会,而是存在着矛盾的一个社会, 也就是一种平衡、和谐状态。
(房宁)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