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观点政治

增强国家政治行动能力

2011-12-28 19:06:54作者:杨光斌来源:社会科学院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国有企业容易导致垄断,暴利产业离不开权力。而中国的弱势群体是与强势群体的存在相关的。
  
  群体性事件是中国当前一个非常突出的现象。理论界比较多地认为,群体性事件涉及的是经济利益问题、个体利益问题,然而当我们具体分析郭美美与红十字事件、动车7·23相撞事件、邓玉娇案等等时,所有这些问题显然不是经济性、个体化、地方性的群体性事件所能解释的,这就引发对社会冲突的政治性判断。在这一点上,社会学家走在了我们前面,他们对群体性事件进行阶级分析。近五年来社会学界开始强调有阶级但是没有阶级政治,原因就是地方政府把群体性事件地方化,进而经济化,同时有选择性化解,使得这样的个体化事件不能成为一个阶级的政治。然而这样的判断无法解释郭美美案、动车相撞案、邓玉娇案,因此我认为中国社会学界的判断需要向前推进,那就是中国不但有阶级,而且有阶级政治。
  
  谈到阶级政治,大家不一定认同,但讲到利益集团的时候,大家都认为这是有的,更多人认为中国有集团政治而无阶级政治。但是利益集团和阶级是什么样的关系呢?利益集团是阶级政治的表现形式。如果简单化划分今天中国的阶级,我将之分为强势利益集团和弱势利益集团,而导致这种分化的根源我认为与权力垄断有关。
  
  权力垄断可能导致阶层的分化,再加上市场的机会,这种趋势我称之为中国社会结构的利益集团化。强势的团体与阶级,比如某些国有企业的上层,每天过度消费。另外一个是暴利产业,比如说房地产,它们离开权力的支撑是没法运转的。国有企业容易导致垄断,暴利产业离不开权力。而中国的弱势群体是与强势群体的存在相关的,比如说我们大学生为什么不能很好就业?社团为什么不能开放?为什么美国打电话要比中国便宜十倍?这些都是由于垄断造成的。因此我说中国的弱势团体是由强势集团催生的。
  
  没有市场就没有财富,但是市场在带来发展的同时也制造危机。市场制度本身不能矫正危机,这时候就需要国家来调控。而另一方面,由于国家权力扩张,又需要限制。有的时候我在想中国人是否太不知足,一方面我们享受国家强大带来的好处,但是又不希望由此使得国家权力扩张。任何问题都有好坏两方面,我们太习惯于国家强大带来的好处,由于太习惯,以至于认为理所当然,其实世界上的事没有那么多理所当然。国家太强大,固然需要限制,但是市场导致危机,还是需要国家去矫正,这涉及到国家自主性问题。所谓国家自主性毫无疑问是指超越所有的阶级之上的政治行动能力,以及把自己的政治意志变成现实的政策实施过程。在这里,国家自主性是抽象的,但是中国的制度是明确的,即所谓的民主集中制。这个制度运用得好,很多问题是可以解决的,否则就可能出现经济学家所说的权贵资本主义,或者坏的市场。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