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观点理论

社会政策重建是社会管理创新的核心任务

2011-12-07 17:03:21作者:陶希东来源:上海社会科学院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创新社会管理的实质则是社会政策的不断完善与重建,旨在构建一套与市场经济体制相适应的社会支撑体系。
  
  从本源上看社会更需要“无为而治”
  
  社会是特定时期由一定数量的人为了某种利益诉求而形成的错综复杂的社会关系或社会活动,它永远处于发展、变化之中。只要有变化、有发展,在不同时期和不同领域内就一定会产生矛盾,关键在于如何适应时代发展和不同群体的利益诉求,依靠良好的政策、程序和制度,适时地解决并处理好各种矛盾,实现让绝大多数人“各得其所、各尽其能”,这样的话,社会就会遵循本身规律持续、自动地有序运转。对一个主要依靠完善的政策、制度、法律等规则来支撑和运转的社会,并不需要自上而下、旨在强硬控制的所谓“管理”,政府即便管住了人们的手脚及行动,并不一定管得住人们的大脑、言论、思想和观念以及各种复杂多元的社会关系,实际上也是无法管理的。因此,社会更需要一种“顺其自然、无为而治”的治理理念,也就是说,政府应该从经济基础和民众生活需求出发,适时设计和完善具有时代性的社会发展政策体系,在不损伤社会活力的前提下,有序化解各种发展型矛盾即可,并不一定对面临的社会问题一刀切式地“堵死”、“压死”。当前各级政府“稳定压倒一切”、“严加防范民众上访”等强硬式做法,并不是一种明智科学的社会治理方式。
  
  需要指出的是,“无为而治”并不代表政府的缺位,政府当然要进行主动、积极的“有为”,但不能依靠行政权力而“乱作为”(暴力强制拆迁等)、“错位”或“越位”,实际上胡锦涛总书记概括的“不折腾”就是这个意思。老子所言:“治大国,若烹小鲜”也是这个道理。
  
  社会政策体系建设明显滞后
  
  之所以中央特别强调“创新社会管理”,主要是因为伴随经济全球化和市场化发展,我们在吃、穿、住、行、生、老、病、死等基本生存方面和就业、教育、医疗、保障、收入、机会等发展型方面存在的社会矛盾比以往任何时候更加突出,特别是在快速城市化进程中形成的城乡差别、城市本地人与外来人口之间的公共服务差别、社会阶层固化、发展机会不均、失地农民、动拆迁矛盾、劳资纠纷等社会问题,使得社会的包容性趋于下降,对国家稳定和谐发展形成新的挑战。实际上,这是我国“先经济、后社会”发展模式导致的必然结果,与经济改革的系统化推进模式相比,配套性的社会政策体系建设明显滞后或不足,市场发展并不会自动改善人们的社会福利。这也就不难理解,在纵向上实现了普遍富裕,面对急剧扩大的收入分配差距和诸多社会不公的时候,“不患寡而患不均”也就成为社会发展面临的核心问题。相关调查表明,2010年老百姓最为关心的十大问题是物价、房价、医疗改革、食品安全、教育改革、住房改革、社会保障、就业问题、收入分配改革以及腐败问题,也是我们所谓的社会管理重点要去解决的问题。如果我们静心观察,所有这些社会问题都是由于社会政策不完善、不配套造成的结果。我们对多元发展、错综复杂的社会利益关系,缺乏有效的干预和协调政策,也是当前社会管理面临的制度难题。
  
  从满足百姓需求出发完善社会政策
  
  社会政策主要追求三个目的:一是通过公平的资源分配方式,在抑制过大社会差距的同时,满足真正弱势群体的生存需求,实现 “让弱者有饭吃”;二是满足普通公民最基本、最紧迫的民生和发展需求,普遍提高社会福利,创造公平的发展机会,实现“让守法公民有发展、有前途”。三是通过传承和学习,始终保持最基本的传统道德底线和礼仪秩序,“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只要具备了良好、完备、有效的社会政策体系,社会就不存在管理的难题,也有助于经济的持续增长与发展。对我国而言,当前社会发展最重要的问题,一个是公共服务供给不足导致百姓的很多正常需求无法满足,“人人相互争夺”成为生活的常态;另一个是资源分配不公平、发展机会不均等、社会阶层不流动、社会心理不包容等。因此,我国社会政策的完善与重建,应该从绝大多数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紧迫的生存型问题和发展型问题出发,想方设法提升教育、医疗、住房、社会保障等公共服务的规模、能力和效率,转变社会资源配置方式,积极协调各种利益关系。
  
  从这个意义上说,强化社会管理实际上要求我们重点完善以下三类社会政策:一是完善食品安全政策、住房政策、医疗政策、社会保障政策、就业政策、公共安全政策,实现遵纪守法公民的安居乐业。二是完善收入分配政策、教育政策、社会组织培育政策、社会自治政策、社会参与政策、媒体政策、社会协商政策、社会教育政策等,促进社会阶层优化、社会持续流动、社会关系规范化。三是完善户籍政策(彻底消除新二元结构下的子女教育、医疗等排斥性问题)、救助政策、扶贫政策、养老政策、儿童保护政策、妇女保护政策等,让所谓的弱势群体能够像正常人一样获得体面而有尊严的生活。只有完备的社会政策体系,才会实现真正的包容性增长。
  作者:上海社会科学院 陶希东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