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观点人文

于丹:从文明的起点看中西文化特质的差异

2011-11-27 22:13:46作者:陈叶军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著名文化学者、北京师范大学于丹教授做客人民网  记者 赵健 摄

  今天上午,著名文化学者、北京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艺术与传媒学院副院长于丹教授做客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谈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以及中华文化如何走出去等问题。

  文化走出去离不了文化人走出去,不同的地方对文化理解不一样,“周游列国”的于丹表示,她在与国外进行文化交流的时候,有两个强烈的感觉。首先,他们对中国文化抱有强烈的好奇心。其次,他们也抱有相当强烈的成见或者误解。

  于丹表示,为消解国外对中华文化的误解,我们自己首先肯定要有一个开放的姿态,敞开心胸,让世界了解中国。于丹从一个意大利记者的提问谈起——中国的圣人如何看待安乐死?于丹认为,生死问题,实际上是文明的起点问题。对于生死问题,中国古代的大圣人孔子的回答是:“未知生,焉知死”,告诫后人,首先要弄明白活着的事情、活着的意义,不要在活着的时候去抽象地思考死亡的问题。事实上孔子并没有很抽象地阐述生命、生死本体的意义,但是他是在使用概念上给了一种态度,就是活在当下、活在今生。这是儒家的一个态度。

  然而,在天地宇宙自然的坐标中,中国古代的道家对于死亡其实有更深刻的一种坦然,它有一种洞悉世间一切之后放得下的自在。所以庄子为什么在自己妻子辞世以后会鼓盆而歌,就是因为他觉得他妻子只不过是回到了她当初来的那个地方去,他就是相送一程,这种事情没有太大的悲伤。就像庄子说,他自己去世以后,也是不要那种棺椁厚葬,就是在天地之间,随便把他的躯体安置了就行。

  对于生死问题,我们和西方的宗教传统不同,无论是天主教旧教还是基督教新教,他们对于生命本体的思索在日常生活中是比较强烈的,他们比较看重上天对于世间的救赎作用。他们在现在遇到的一些困难,包括生命上遇到一些障碍的时候,都习惯于去寻求这样一种帮助。但是中国人更多的会是在伦理关系中,会是在现实生活中去寄托生命的意义。这是很大的不同。

  中国人对死亡的态度可以说六个字:“不怕死,不找死”。在死亡来临的时候,他不怕,有一种坦然,因为死是生的另一种形式。但是当他活在当下的时候,他会乐在今生,不会是主动地寻求这种死亡终结的方式。在我们探讨生死观的时候,中西两种文明的特质就凸显出来了。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