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观点人文

于丹说文解字 看中国人的思维方式

2011-11-27 22:09:53作者:陈叶军来源:人民网-理论频道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著名文化学者、北京师范大学于丹教授做客人民网  记者 赵健 摄

  人民网北京11月25日电 (记者 陈叶军)今天上午,著名文化学者、北京师范大学博士生导师、艺术与传媒学院副院长于丹教授做客人民网·中国共产党新闻网,谈文化大发展大繁荣,以及中华文化如何走出去等问题。

  于丹说,十七届六中全会的《决定》第一次这么清晰地提出文化自觉这个概念,这是以前没有过的。因为此前我们对于繁荣发展,虽然没有提到大发展、大繁荣的高度,但是也还是有认知的。这次其实提出了三个不同的概念,就是文化自觉、文化自信和文化自强。这三者之间,文化自觉是自信的前提,文化自信是自强的前提,一切是从自觉开始。有了这样一个觉悟,有了一种内在的凝聚和文化认同感,才有信心。因为信心是需要来自于资本的。而有了信心以后,我们就表现的能心平气和,不再剑拔弩张,也不再固步自封,这样一种信心让我们呈现出一种活跃的状态,我们才能够去做到文化的自强。所以,这是一个一步一步去完成的过程,而文化自觉是最重要的。

  于丹说,随着孔子学院现在越办越多,随着我们汉语教育越来越好,到世界各地,现在好多人都会说“你好”、“谢谢”,但是他们对于方块字还是有困惑。怎么样能用一种很鲜活的方式去让他们理解我们的一种思维方法呢?比如,我们的字,查字典的时候都是会用部首的,从什么部,一定里面都包含着某种导向,比如中国人的“心”字部首,与竖心旁相关的字很多,都和人的精神世界、心灵活动是相关的。西方人是崇尚逻辑的,崇尚条分理细的结构,而东方人是结构式的,更少地注重头脑,更多的注重心灵。比如西方人认为思想是头脑中的活动,而我们写出来就是“心田”唯有所思,而“心向”唯想。比如中国人说“懒惰”这两个字,居然是竖心旁,人肢体懒了,不是身上的事,是心里懒。所以人是心里懒了,就不爱动了。所以懒惰也要归于心上。我们说一件事情怎么样就忘了呢?就是心上有个亡,这个事就没了,就忘了。其实“心”与“亡”的组合还有一个方式,就是竖心旁加上一个亡,你只要过于忙碌,就没有那么多闲暇去顾及你的内心了。很多东西,心上的东西也会流失的,这也是亡心的一种方式,就是太忙。

  所以,我们的“心”字部首,如果浩浩荡荡地解释下去,你会发现,这背后是一种中国人的观念,这么解字其实挺有意思的。而且你再进而去想,这种观念就是关系到我们这种模糊的,但是总体的直觉把握式的思维方式。按西方人说五脏六腑,肺是呼吸的,肠子是消化的,肝是造血的,都会很清楚。但是中国人不一样,他会认为这一切都是用来表达情感的,中国人会跟你说,我对你说的是肺腑之言,肺这个呼吸器官在这里表达诚意,会说我伤心的肝肠寸断,这一点可能西方人就会说,你们的肠子,一个消化器官,会有这样的伤痛吗?你看老百姓的话会讲,说我肠子都悔青了,这是多么生动的词啊,热心肠。然后你的肚子说,恭维你叫一肚子学问,咱们自己要说一个事还会说打腹稿,就是在肚子里面打稿。

  中国人从一颗心灵,到他的五脏六腑,对于诚意的表达,他是非逻辑的,不科学的,但是,它充满了这种东方式的智慧与诚意,他的这种模糊判断,实际上和中国话里面的远山近水,不讲透视,但是泼墨写意,山水之神,呼之欲出,这是如出一辙的。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