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网络挑战意识形态领导权

 
项目信息
对应的项目名称: 纪念建党九十周年专项任务项目:网络挑战意识形态领导权
学科: 马克思主义
项目类别: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一般项目
项目负责人:杨文华
项目依托高校:燕山大学
成果信息
成果名称: 网络挑战意识形态领导权
作者(含主要成员):杨文华

  最终成果摘要报告

  意识形态领导权是一种文化权力,它通过对主流文化“核心”的坚守而为某一政党、组织或社会集团所持有。对于执政的中国共产党而言,意识形态领导权是其执政能力的重要内容。它主要不是理论问题,而是实践问题。在实践层面上,意识形态领导权其实是一个权力问题。传统时期,党的意识形态领导权是借助于政权的物质力量,通过强制性灌输的方式实现的。网络时代,它正在遭受一种“分子入侵”式的破坏。具体而言,网络信息、网络技术、网络意识等网络分子依靠自身的特质和力量,以无知无觉的方式渗透到主流意识形态之中,以分子渗透的方式进行着文化入侵的过程。一、网络信息泛滥对意识形态领导权的消解能够表征事物的属性和运动状态,是信息的固有本质和普遍价值之所在。通过网络传播信息,是为了实现信息传递者的意图,达到预期的传播效果。因此,对于信息传递者来说,他们所传递的信息都是有价值的;网络信息传播的过程,就是信息表征的过程,也是实现信息价值的过程。网络信息的泛滥从多重角度消解着意识形态领导权。首先,信息壁垒的弱化。信息化建设是21世纪全球竞争的焦点之一。这种竞争既是科学技术的竞争,也是文化和意识形态的竞争。阿尔温·托夫勒指出,“世界已经离开了暴力和金钱控制的时代,而未来世界政治的魔方将控制在拥有信息强权人的手里,他们会使用手中掌握的网络控制权、信息发布权,利用英语这种强大的文化语言优势,达到暴力金钱无法征服的目的。”在信息时代,谁先掌握了技术和信息资源库,谁就掌握了先机。对一个主权国家而言,失去了信息控制权,其政治、经济、文化命脉就会在无形之中受人牵制;保障有益信息的有序传播,防御有害信息的攻击破坏,其意义等同于把住国门。然而,网络信息是可以跨越国界自由流动的,普通人可以轻易参与到媒介生产的过程中。只要建立个人网站或拥有个人主页,任何人都可突破民族、国家、疆界、背景等外在因素,与全球网民进行信息和影像的自由交流。对于自由流转的巨大信息流,任何垄断和封锁措施几乎都难以奏效。由此,网络空间成为超越传统地域界限的“超国家领域”。其次,信息中心的消解。传统媒体时代,党和政府只需运用简单的行政手段,就能确立信息中心。新媒体时代,无中心的数字技术却从两个方面颠覆了人们对信息中心的信任。一是思维的外化导致中心观念的解体。数字化网络,尤其是“万维网”(www)诞生以后的互联网,表现出典型的技术特征,即一方面它的结构是平面性的。普遍使用万维网使人的思维趋向平面化。平面化思维带给人类的是深度的丧失和随之而来的理性危机,理性的信仰被思维的“外化”所动摇。另一方面它的运作是非线性的。网络交流是超文本的,它将文本体系里的语词、陈述、判断等,在万维网网络体系中自足地获得注解和印证,人的大脑被万维网外化为网络思维的一部分,使人的思维多维化。结果,简单元素的复杂链接造成中心观念的解体。

  网络挑战意识形态领导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