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中国社会科学论坛—苏联解体2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发言摘要

2011-05-20 20:29:28作者:佚名来源:《光明日报》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论坛概况

  ■主办单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

  ■承办单位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马克思主义研究院、俄罗斯东欧中亚研究所、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世界历史研究所、政治学研究所、文献信息研究中心和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北京大学中国与世界研究中心、中国人民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当代世界》杂志社、红旗文稿杂志社

  ■与会学者、嘉宾

  中国社会科学院常务副院长王伟光、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李慎明、中共中央联络部副部长于洪君、中共中央组织部原部长张全景、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科扬、中共党史研究会副会长陈小津、中央纪委驻中国社会科学院纪检组组长李秋芳、中国社会科学院秘书长黄浩涛、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院长程恩富、北京大学原副校长梁柱、中国软实力研究中心主任张国祚;越共中央对外部副部长阮孟雄,俄共中央主席团成员、中央书记德·格·诺维科夫,原民主德国统一社会党总书记埃贡·克伦茨,美国马萨诸塞大学经济系教授大卫·科茨,莫斯科大学社会学系主任弗·伊·多博林科夫,俄罗斯科学院院士、俄罗斯国立社会大学校长瓦·伊·茹科夫,墨西哥城市自治大学教授海因茨·迪特里奇,加拿大西蒙·弗雷泽大学经济系教授迈克尔·莱博维茨,日本京都大学经济学教授大西广,罗莎·卢森堡基金会批判性社会分析研究所所长、洪堡大学社会哲学教授米夏埃尔·布里,德国《共产主义工人报》记者理查德·克勒尔,保加利亚科学院院士、保加利亚社会党战略研究中心主任亚历山大·利洛夫,保裔澳大利亚学者科伊乔·佩德罗夫;俄罗斯、越南、古巴、吉尔吉斯斯坦、阿塞拜疆、蒙古共和国、克罗地亚等7个国家驻华使节等260余人

  ■参与媒体

  新华社、人民日报、光明日报、环球时报、中国青年报、中国社会科学报、中国日报、北京日报、前线杂志社、央视俄语频道、中新社、人民网、中国社会科学网

\

  ■编者按

  今年是苏共亡党、苏联解体20周年。继李慎明主编的《居安思危——苏共亡党二十年的思考》专著新闻发布座谈会之后,2011年4月23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主办的“中国社会科学论坛——苏联解体20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举行。来自俄罗斯、越南、日本、澳大利亚、美国、加拿大、墨西哥、德国、保加利亚等国的18位外国学者和来自全国各地50多个科研单位、高等院校共260多位学者莅会。与会者围绕“苏联解体原因”、“苏联解体后果”和“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前景展望”三个议题展开热烈讨论,对我们深刻了解苏联解体的原因后果,准确把握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发展趋势,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信心,具有重大启发意义。本刊今天特摘发部分中外学者发言的主要观点。

  大会致辞

  中国社会科学院常务副院长、教授 王伟光

  20年前,苏联解体曾使资本主义国家的政治学术“精英”们弹冠相庆。美国学者福山自信地宣称:20世纪社会主义制度实践的失败,标志着西方自由民主制度是人类最后一种政治形式和人类意识形态发展的终点,自由民主制度和自由市场经济在全世界取得了决定性胜利,这就是历史的终结。20年过去了,我们看到了什么呢?在这短短20年的历史中,我们眼见了西方国家所制造的局部战争连绵不断、贫富鸿沟日益增大、各类危机频繁爆发等一系列人类社会危机问题。

  苏联的解体并没有终结也没有改变世界历史发展的趋势,我们今天生存的世界仍然是一个由资本扩张主导的,人类利益被迫服从于资本意志的世界,这不仅没有超越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视野,而且可以说,当今世界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描述和科学预期的世界。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根据资本积累的实质推断出的全球化、全球范围的两极分化、金融资本的恶性膨胀等现象必然出现,资本主义不可克服的内在矛盾的激化,以及由此而引发的制度性危机越发显现。

  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导致的制度危机,西方“自由民主”所标榜的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等理念、制度无法给予有效解答。要解决这些问题,人类必须从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价值观中寻求解决思路,必须要认识到资本主义、个人主义、物质主义、拜金主义、自由主义这些世界观和价值观体系已经造成了人类灵魂的深刻异化和人类社会的深重灾难。我们亟需的是马克思主义的智慧。

  苏联解体后的历史进程再次向我们证明马克思主义并没有过时,科学社会主义仍然是解决资本主义现存问题的切实可行的方案。没有社会主义,就没有人类的未来,而对未来的开拓是建立在对历史正确解读的基础之上的。苏联解体、苏东剧变是社会主义事业和人类解放事业遭遇的重大挫折,而深刻认识苏联解体的原因和它对世界产生的影响,是发展社会主义事业的前提。

  经济学“西化”:苏联解体的一个重要原因

  南京财经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何干强

  “500天纲领”是名为《向市场过渡 构想与纲领》这部书的浓缩版。这部书由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共同决定组织撰写。所谓“500天纲领”,就是要在从 1990年10月1日起始的500天之内,通过各种“非常”政策措施,彻底改变苏联国民经济的基础和结构,转向所谓市场经济,实质是转向资本主义经济。

  贯穿“500天纲领”始终的两个关键词,就是“经济非国有化”和“私有化”。“500天纲领”渗透着现代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性质特征,对社会主义根本制度必然造成严重的危害。主要表现在:把“非国有化”和“私有化”作为改革的首要方针,把构建资本主义经济制度作为改革的目的;混淆经济形态的一般与特殊,用转向市场经济掩盖转向资本主义经济;借口突出“企业家”的经济地位,实质是要培育资本家阶级,等等。

  与此同时,在其他一些层面也存在相应的错误倾向,加速了苏联解体的进程,主要表现在:

  一是苏共高层领导推行资产阶级虚伪的“普世价值”观。在“普世价值”观指导下,他们启用经济学界的“西化精英”为改革出谋划策;让西化“改革派”进入苏共领导核心,打击、压制马克思主义力量。

  二是经济学界存在背离历史唯物主义的严重倾向。苏联探讨经济改革的学术文献中不乏一些主张公有制经济与商品货币关系相结合的科学观点;但是,占主流地位的,先是把社会主义经济与商品货币关系对立起来,后来则转向另一个极端,用市场经济否定公有制经济。

  三是高校淡化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教学和学科建设。这就使经济学“西化”在苏联迅速蔓延,滋生出大量反社会主义的自由化“精英”。

  四是放弃对广大群众的社会主义思想政治教育。这造成了经济学“西化”的社会思想条件。

  苏联政治改革与民主化的教训

  中国社会科学院文献信息中心副主任、研究员 张树华

  历史表明,苏联解体是苏共后期蜕化变质的结果。戈尔巴乔夫盲目的政治改组和匆忙的民主化正是这一过程的加速器和导火索。

  一、政治道路:改革而不应改向。1983年,美国前总统尼克松在考察几个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后得出这样的结论:苏东国家共产党人已经失去信仰。这些国家正在崛起的一代领导人,不是思想家而是务实派。戈尔巴乔夫自己承认,他早就不相信科学社会主义的生命力,因此在上任后便企图用“西欧式的社会民主思想”来改造苏共。

  改革是社会主义的自我完善的手段,改革不能变成“信仰放弃、方向背弃、主义抛弃”,改革不是改向。打着“民主、人道”旗号的民主社会主义政治思潮不仅使得苏联改革误入歧途,而且葬送了74年的苏联社会主义事业,埋葬了国际共运中最具影响力的、有着90年历史的苏联共产党。

  二、苏共领导:坚持不应放弃。苏共是苏维埃政权和政治体系的根本和核心,是整个苏联大厦的支柱和栋梁。然而,戈尔巴乔夫视苏共为“绊脚石和阻碍机制”,采取“非党化、去苏共化”的政策。失去了苏共也就没有了苏联。广大党员对党的前途失去了信心,引发了大批苏共党员退党。大批党员退党或脱党实际上是对戈尔巴乔夫搞垮苏共的不满和抗议。

  三、宪政制度:完善而非拆毁。苏共领导地位、苏维埃社会主义政权、联盟国家是苏联政治制度的三大根基。戈尔巴乔夫通过激进的政治改组拆毁了苏联国家和宪法的根基。1990年前后,戈尔巴乔夫积极推动修改苏联宪法,取消了苏共领导地位;宣布政治多元化,实行多党制;设立独揽大权的总统职位。戈尔巴乔夫开启的民主化运动落入陷阱,政治改革也随之走向了绝路。

  苏联解体与世界格局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 李慎明

  苏联解体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和人类历史的大逆转。一是给俄罗斯人民带来极大的灾难。卫国战争期间,苏联GDP下降22%,而苏联解体10年间,GDP下降52%。二是给世界社会主义运动造成极大的灾难。苏东剧变使原有的15个社会主义国家中的10个国家改变性质或不复存在,经济严重下滑,且给古巴、朝鲜等社会主义国家也都带来经济上的极大困难。三是给广大发展中国家和发达国家的人民造成巨大灾难。苏东剧变后,新自由主义在全球盛行,全球范围内极少数富人愈来愈富,绝大多数穷人其中包括中等收入阶层愈来愈穷,几乎所有国家,其中包括发达国家,愈来愈穷。现在,比尔·盖茨、巴菲特、保罗·艾伦三人总资产比世界上最不发达的43个国家GDP的总量还多。

  近年来,世界左翼和社会主义思潮在全球范围内开始有所复兴。冷战结束,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强国利用金融霸权,张着大嘴“巧吃”、“白吃”世界。美国生活必需品的价格长期低廉,其所谓“民主制度”才能够得到民众的认可并得到维系,在国际上才得到追捧。贫富差距的拉大和国际金融危机的深化,进一步引发广大发达和发展中国家民众对资本主义普遍不满,街头抗议增多,马克思主义的学说在全球重新得到重视。

  展望世界社会主义前景,我们有如下认识:目前世界各主要大国的主权债务都在急遽增加。新兴国家和广大发展中国家在今后几年内也都有可能面临着国际垄断资本新一轮的洗劫。世界各大战略力量在加强合作,同时也有激烈的竞争和博弈直至较量。必要之时,所谓的“国际社会”可能会寻求战争之道去力图摆脱。如果各主要大国应对正确,美国霸权从此有可能逐步跌落。当然也绝不排除中国等社会主义国家和广大第三世界国家的发展遇到新的更大的困难。 21世纪前二三十年,乃至半个世纪的世界格局,都可能处于一种激烈动荡甚至跳跃的状态,这是世界各类重大矛盾特别是生产社会化、生产全球化与生产资料私人占有这一根本矛盾长期累积冲突的必然结果。笔者坚信,在2050年前后,必将是世界社会主义的又一个艳阳天。

  苏联与东德祸福一体

  前任德国统一社会党中央委员会总书记 埃贡·克伦茨

  我认为有两个观点非常重要:第一,苏联解体是一场世界政治悲剧,给全球带来了严重后果。帝国主义的力量得到了增强。苏联在二战中取得的胜利成果被葬送了。北约组织一直东扩到俄国边境。从1945年到1990年,欧洲度过了现代历史上最长的和平时期。现在,战争的踪迹重新出现,比如南斯拉夫、伊拉克和阿富汗的战争。

  第二,苏联与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祸福系于一体。民主德国的终结与苏联的解体有着直接的因果关系。早在20世纪70年代已经出现某些征兆。1981年10月21日,苏联共产党总书记勃列日涅夫向埃里希·昂纳克派遣了一名私人特派员。他带来的消息是:苏联再没有能力承担民主德国的原材料需求,尤其是石油。这触动了民主德国的生命线。

  1949年,苏维埃政权曾称民主德国的建立是“欧洲历史的一个转折点”。同样,民主德国的消失也是欧洲历史的转折点。社会主义模式在那里被毁灭了,这种模式曾经从苏联的远东一直延伸到欧洲的易北河和韦拉河。苏联解体不是人民革命的结果。它被国家领导从上面破坏掉,由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中的亲西方派系破坏掉。

  戈尔巴乔夫在他政治生涯的一开始就说已经决定“去除共产主义”。我开始还不相信,但戈尔巴乔夫事后也完全承认是这样,结果更是如此。党和国家脱离了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的领导,是因为苏共放弃了纲领和原则。

  对苏联解体有很多种解释。遗憾的是,目前还很少看到从马克思主义角度进行的全面分析。请不同国家、不同学科的专家和这段历史的见证人聚集一堂,共同研究苏联解体的原因是此次会议的一大功绩。1989年、1990年和1991年发生的事件并不是社会主义的毁灭,只是那种在欧洲占统治地位的后来变了味的苏维埃模式的失败。任何真正为社会主义理想奋斗的人,今天都不会忽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其他一些国家的经验。我们寄希望于中国,相信她能走出一条成功的社会主义道路。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