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观点政治

王长江:中国的政党和政治

2011-04-17 22:55:56作者:王长江来源:华大讲堂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今天讲的题目是关于中国政党和政治的问题,政党政治这一概念本身就是一个很值得引起讨论和思考的东西。因为一说到政党和政治,我们往往给它一个西方的概念。大家不信可以去查一些资料,一说什么叫政党,定义里很可能就是西方的政治制度,要么就说它是资本主义国家里的政治制度,和我们中国似乎没有什么关系。难道真的没有关系吗?不是的。当你是夺取政权的党的时候,可能有很多方面不像西方的政党;但当你执政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有很多共同的规律必须遵循。如果你忽视了这些规律,不去遵循它们,最后的结果是你自己吃亏。比如说这种政党政治,我们一说政治就好像政党之间的相互竞争,那好,中国也有政党,共产党是这个国家唯一的执政党,还有八个民主党派,你都是政党在那执政,在那参政,你这个政治叫什么政治?你不叫政党政治叫什么政治?所以这里实际上有很多问题值得我们来进行研究,因此我想围绕这个问题展开,谈点自己的想法。

  一、政党政治与党的建设

  1.政党政治的定义

  我们今天研究政党自身就是研究政党政治,恰恰是对这个问题过去认识不足,总觉得党的建设就是我们中国共产党自己的建设,所以总结来总结去,总还是停留在总结的水平上,总还是停留在经验的水平上。所以我们过去研究党的建设有一个经典的表述:什么叫党的建设啊?党的建设就是党的历史经验的科学总结。你看,我们把科学做为自己的落脚点,讲它如何如何科学,如何用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来研究这个问题。但是,就这个概念我们回过头去想想,还是有缺陷的。你总结得再科学,它也还就是总结嘛,它始终提升不到规律的层次,提升不到普遍性的层次。而政治运行的普遍性逻辑,政党活动所遵循的共同的规律,恰恰是我们今天着力需要思考的。所以我给政党政治下了个定义,什么叫“政党政治”呢?政党在政治运动中起着不可或缺的作用,成为政治的有机组成部分,这就是政党政治。所以从这个角度说,我们同样也是政党政治,你把自己纳入到政党政治的范畴,然后再去研究政党政治,你就可能能够从规律的角度去把握你这个执政党到底应该怎样建设,所以这是一个大思路的问题。从这个角度说政党政治就是一种普遍存在的客观现象。

  因此我们要弄清楚中国的政党政治就必须弄清楚政党政治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过去研究党的建设,往往把它当作一项工作来研究。一说党的建设,那我们的经验多的是,对吧?我们一说就是思想建设,组织建设、作风建设,后来邓小平又说,再加上一个制度建设,到了十七大又加上一个党风廉政建设。于是在我们头脑当中,所谓党的建设就是四大建设、五大建设、七大建设、八大建设。没错,作为一个工作性的研究,它是这几大建设,但是你要弄清楚政党为什么这样建设,你还得研究政党政治到底是干什么的,有什么样的客观规律性。

  2.政党是民主政治的产物

  从这样一个角度说,我要给大家一个定义,所谓政党,那就是民主政治的产物。政党到底是干什么的?政党就是搞政治的党。它是搞什么政治的呢?它是搞民主政治。所以政党是民主政治的产物。搞政治的党当然可以解读成民主政治,也可以解读成为别的政治。别的政治产不产生政党啊?别的政治我们说不产生政党,只有民主政治才能产生政党。为什么呢?道理很简单。政治,说穿了就是社会中的个人与公共权利的关系。什么叫政治啊?我们过去转意的东西太多,延伸的东西太多,一说到政治反倒不知其所以然了。在座的这么多同志,可能又是干部,又是老师,又是专家的,政治我能不懂吗?没错,中国政治确实弄得很滥很多,但恰恰是因为弄得很滥很多,转意太多,反倒迷失了我们对政治本意的理解。你看邓小平说“什么叫政治啊?四个现代化就是最大的政治。”难道这个就是政治的定义吗?你可千万别把它当作政治的定义,要是把它当作政治的定义,你就吃亏了。你考公务员时出道题“什么叫政治”,答“四个现代化是最大的政治”。你呀,零分吧。为什么?这只是邓小平高超政治智慧的一种体现。当时全国人民都受左的思想的影响,政治挂帅,政治第一,政治和其他东西相比较,不能不摆在首位。那邓小平能这么说吗?“政治不能挂帅,政治不能第一,得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你看,这肯定又要再次被打倒。他有政治智慧,他才不会这样干呢。你们不是觉得政治挂帅,政治第一吗?没错,我也觉得政治挂帅,但是什么叫政治啊,我告诉你吧,四个现代化就是最大的政治。你看看,顺理成章,四两拔千斤,把人的思想从搞空头政治转向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但是,它对我们理解“政治”这个概念没什么太大帮助,它是转意方式,尤其有意思的是,我们转意的太多了,你看这是一个例子吧。

  我再举一个转意的例子,它和这个概念一点关系都没有,但也叫政治。比如说,我这里跟大家讲课,讲着讲着,念了一个错别字,大家想:还那么多头衔呢,都念白字了还教授呢。有的同学就憋不住了,说:“王教授,我给你提个意见,你那字念错啦。”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说我念白字,我能承认吗?我才不承认呢,我怎么着也得跟你狡辩一下吧。你说的这字它是多音字,你那是一种念法,我这又是一种念法,反正我至少跟你打个平局吧。我的面子不能丢,你提的意见我也没接受,我建议了你也不改,谁的目的也没有达到,双输嘛,所以一般不这样做。怎么做?下课了之后你找我说“唉,王教授,你讲的我还真是深有体会,促进思考,你的书我看了很多,以后一定好好学习”,然后一通高帽子。然后再说句“王教授,你那词那样念,我怎么听着别人另一种念法,是不是他的弄错了,瞧,给你下台阶呢!你回去查查字典看对不对。我是个有心人,回去一查真是我错了,下次改正,这叫什么,这说明人家为人处世比较老道,比较会来事,还有的评价往往会有这么一句话叫“这位同志政治上成熟”。你说这跟四个现代化有什么关系啊?一点关系也没有,但是政治上成熟它就成了好话。为什么?全是转意,所以你看,我们对政治的本意反倒失去把握。

  实际上,政治的本意也很好理解,政党要搞的政治就是本意上的政治。它本意上是什么?人嘛,就是社会中的人,人要组成社会,他才能生存下去,那这个社会呢,它需要管理,管理就需要一个公共的权利。你看看政治不就出来了吗?所以政治说白了,就是社会中的个人,也就是民众与公共权利的关系,这就是政治。政党要搞的就是这样的政治。当然,它不是你随便怎么解读都可以的。当你解读成神权政治的时候就不行。神权政治就是我的权利是上帝给的,我受上帝的指示来管理你,你老老实实服从,我想怎么管你就怎么管,跟你没关系,你无权过问,这时候你想怎么管怎么管,你打他挨,这肯定不行。

  3.民主政治是使民众与公共权力之间互动

  那什么时候才有民主政治呢?“民主政治”就是在两者之间解释成一种互动的关系。说天赋人权,人生而就有不可剥夺的权利;既然“生而有人权”,那他怎么就形成了一个公共权利呢?这就是一个公共权利,这个公共权利所有权都属于民众,使用权属于公共权利的掌握者,这两者就分离开了。那既然老百姓是主人,他对公共权利有什么利益诉求啊,你看,两者又互动起来。公共权利施之于民又来自于民,这两者都不就互动起来了吗?民主政治说穿了就是这两者之间的互动。当然我们说政党是民主政治的产物,那是不是只要有民主政治那政党肯定就产生了呢?也不是的。一开始人们涉及的民主当中没有政党的地位。

  什么叫民主啊?民主就是大家是主人,大家来做主,对不对?比如说我们在座的共有五百多位,我们这五百多位可以直接决定问题。比如说,咱们这个讲座几点开始啊?五百中有四百位说今天有紧急情况,咱们9:30再开,那就9:30开始,对吧?五百多人有四百多说提前到8:30吧,那咱们就8:30开呗!这种直接来决策的就叫“直接民主”,直接民主不需要任何的中间环节。但是直接民主有相当难的操作性,一个社会哪里只是五百人啊?一个社会动不动就成千上万的人,一个村子几千人,一个镇几万人,一个县城几十到上百万,一个国家动不动就几千万上亿人,中国有十三亿人,超大型社会,你怎么把他组织起来?你怎么让他直接决定问题呀?你说那还不办说吗?中国的事情,你把十三亿人招一块,大家商量商量不就完了吗?怎么商量,到哪商量去,对不对?你满地球找都没个能集中十三亿人的地方。

  所以你看,许多西方大学者都描述了这个直接民主的难以操作性。那怎么办?我们就只能减少人数。比如说两万人的城市,我们怎么让它运行起来,怎么让它来实行直接民主,我们可以切几刀,第一刀切下去,先把儿童切掉。因为儿童他没有自理能力。光切儿童还不够啊,人还是太多,那怎么办?就切第二刀,第二刀切的谁呢?对不起,切的是我们的妇女同志,为什么要切妇女同志呢?因为按过去的理解,妇女她哪能算人啊?妇女顶多就算家庭财产的一部分,就连女同志也得切掉。还得切第三切,第三刀切的是没钱的人,为什么?没钱的人是多数,诸位谁袋里面揣着一万块钱坐着听讲座的?没钱的人总是多数,多数人一表决,把有钱的人钱分掉那不就麻烦了吗?对不对?所以没钱的人也得去掉。结果三去两去,两万人就剩下了两百人,两万人剩下两百人就已经够少了吧。但是,运行起来也还比较困难,你想想,两百人,每个人都要发表自己的意见,一个人说十分钟,不算长吧。两百人就两千分钟,两千分钟就意味着三十多个小时,那就是不吃不喝不睡你都干不完这件事,那还行啊?只能降低它的质量,一个人只能发言一分钟。大家想想,一分钟能说些什么呀?但就这一分钟也已经非常困难了,每个人一分钟,两百人就意味着两百分钟,两百分钟就意味着三个多小时这件事还落实不下来。大家想,一天里面这么多的事情,你三个多小时就谈论一件事,可持续发展吗?所以民主在这种情形下就很麻烦。等到城市扩大,不是两万人是五六万人了,愿意去参加的人也多了,难以运行。你别看西方学者老这样去描述,难道它是一种简单的推理吗? 它指的实际上是一个事实,那就是古代希腊的城邦式民主之所以消亡的原因。我们说最早的民主,那是古代希腊的城邦式民主,那时的民主说起来还挺好,亚里士多德时代的,那它怎么就没有了呢?不是你不想,而是它很自然地就消失了,因为不可以操作?当然民主毕竟是个好东西。它把人放在第一位,它把人摆在中心,人生而有天赋人权;主权在民,人生而就有不可剥夺的权利。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