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观点政治

牌坊中的中国古代政治制度

2011-04-07 22:19:35作者:冯帅章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牌坊,作为一种文化性很强的特有建筑形式,被誉为中华文化的典型象征。事实上,作为文化象征的牌坊,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中国古代政治制度的载体,透过其中不难窥见等级制度、科举制度、奖励制度等中国古代政治的制度设置。  

  牌坊与等级制度

  等级划分是我国古代社会中最基本的特点之一,在官阶的品评上显得尤为突出。牌坊的建造和规制有着严格的等级划分,与中国古代的等级制度紧密相关。

  从牌坊的建制级别来看,由低到高依次为敕建、圣旨、恩荣以及御制。其中敕建的级别最低,皇帝口批恩准即为敕建。假如皇帝书面圣旨批准则为圣旨,若皇帝对有功臣民或显著事迹主动提出建立牌坊嘉奖则为恩荣。上述情形费用都为自筹,只有最高级别的御制为公费建造,可见其重要程度。

  立牌坊不仅审批程序繁复严格,对于建造的规格也有着等第的严格区分。“牌坊的级别论柱而异,柱脚越多,级别越高。”而且“只有帝王神庙、陵寝才可用‘六柱五间十一楼’,一般臣民最多只能建‘四柱三间七楼’”。这些具体数字是等级制度的符号,是封建统治者在维护统治过程中的又一有力工具。

  牌坊与科举制度

  家族牌坊的建造意图多为“标志科举成就”,为光宗耀祖之用。科举制度发轫于荐举制度,打破了传统的士族贵族大家垄断仕途的局面,迎合了统治者选贤任能和读书人追求鸿鹄之志的双重心理。

  历经千锤百炼终达皇榜的读书人,内心的满足感和家族荣誉感都在金榜题名这一刻积聚。而统治者似乎也能够理解寒窗苦读的艰辛,允许其建造牌坊就成为鼓励奖赏的重要形式。“福建长泰县城中山路,立有明万历四年为褒奖本县士子考中举人,进士而建造的‘秋水鱼龙’坊。明正德初宰相王鏊的故里江苏吴县市东山,存有当年王鏊的解元牌坊,会员牌坊,探花牌坊石柱……”正所谓“拔身泥滓里,飘迹云霄上”,通过立牌坊完成由“白衣”到“公卿”的身份转换,彰显社会地位的迅速提升和家族荣誉的发扬光大。

  牌坊与奖励制度

  利用建造牌坊来对官吏进行奖励,此旌表乡里、通告全国的褒奖行为能够有效发挥政府奖励官员的示范带动效应。这既是封建帝王用来赐恩笼络臣下,以收买人心的一个重要方法;也是封建帝王为臣属树立效学楷模,培养尽力效忠朝廷的官员,以维护封建统治的一种有效手段。“云南弥勒县虹溪镇东门,立有光绪二十六年为显耀王炽清受皇帝敕封红顶花翎、三代一品而建造的虹溪石牌坊;弥勒县寅街乡大庄营村,立有清光绪十八年为夸耀李彪被皇帝赏加‘内阁中书’而建造的恩荣坊。”在这种奖励过程中,牌坊承载着当权者的鼓励和希冀,也传达着受赏者无比的荣耀。

  (出处: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冯帅章 单位:天津师范大学管理学院)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