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观点社会

游荡在民俗和迷信的边界

2011-02-26 13:08:38作者:高小康(中山大学)来源:社会科学报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据说前几天武汉55万人拜财神,场面极为壮观,也引起了不少人的忧虑:从20世纪初中国的知识分子精英们倡导“德先生”和“赛先生”至今已过去了一个世纪,而在科技高度发达的21世纪居然出现了如此大规模地求神拜佛活动,这是否是社会的倒退?
  
  我们在20世纪所接受的教育中,凡宗教信仰都被称为“宗教迷信”。既是迷信,当然意味着执迷不悟的愚昧,与科学精神背道而驰。昌明科学就是要反对迷信,即反对一切宗教信仰。事实上,宗教多是基于对不可知世界的敬畏而产生的自我约束需要,未必都是偏执的迷信。而在20世纪后期以来对工具理性至上的现代性思维方式进行反思批判中人们却发现,用有限的经验知识和思维方法来概括无限的世界,用绝对的可知论遮蔽世界的不可知性,这种经典科学观念可能是对人类的生存和可持续发展危害更大的迷信。今天的科学发展观所倡导的不应再是工具理性,而应当是人文理性和生态文明,是对人与世界、知识与价值关系的重新认识,是包容不可知性和人类内在需要的多元文化观念。
  
  求神拜佛当然不是如一帮江湖术士所胡诌的什么预测科学,而是对不可知世界的敬畏和信仰。20世纪末民间信仰活动的复活,从某种意义上说是对工具理性迷信的一种反拨。至于这种民间信仰活动是不是迷信抑或是不是真正是信仰,恐怕难以一概而论。比如有些老太太整日拜佛,如果问她佛教问题一概不知,只知“日行一善”。听起来虽然简单,但这却是真有信仰者。至于当今大批拜财神的人们如果利欲熏心想的都是发财,只怕偏执于物欲而与信仰无缘。就城市中越来越盛的求神拜佛活动而言,可能真正算得上迷信的也没有多少,更多地是因为当今都市生活的紧张和信仰缺失而造成失落焦虑,求求自己本无所谓信无所谓不信的各路神祇无非是一点心灵慰藉,可能还有许多人只是凑热闹而已。
  
  在当今民俗文化热的背景下,这种轰轰烈烈的公众活动或多或少具有了一种新的民俗仪式意味,与都市文化的技术现代性和时尚性特征形成反差,因而令人觉得有点不伦不类。不过这似乎没什么值得过分焦虑的——香港经历了百年殖民,已经高度西方化和现代化后,黄大仙庙却依然香火旺盛。香港并没有因为这种民间信仰而失去国际大都市的地位。的确,很难想像这种都市化了的民俗活动会真正影响当代人的信仰重建——无论是积极的还是消极的影响,民间信仰在当代中国的文化环境中常常不过是一种做旧的文化景观罢了。
  
  李申(上海师范大学):
  
  脱出愚昧,任重道远
  
  春节期间,数十万人在同一天祭拜财神事件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其实,类似的事件,几乎天天在发生。一部分官员们烧头香,老板们信风水,大学生信宗教,学者们鼓吹信宗教的优越性,甚至鼓吹打卦算命、相面风水是科学,等等,已非一日了。
  
  究其原因,有社会和现实的,也有认识方面的。向往美好而富裕的生活是人之常情。当努力难以实现愿望的时候,在有神论还存在的情况下,就会有人把实现幸福的希望寄托给神祇,比如把发财的希望寄托给财神。
  
  然而这是一种愚昧。因为财神不存在。有位网友说:“假若拜财神有效,我就不上班了。”还有,假如你烧一炷高香就会有效,比你有钱的人会烧很多高香;假如财神如此待人,也不过和人间的贪官一样,结果一切仍旧,拜也没用。
  
  那么,拜其他神祇是不是愚昧呢?也是,因为任何神祇都是不存在的。那么,科学家信神祇也是愚昧吗?是的。道理也一样,神祇不存在。向着一个并不存在的对象顶礼膜拜,祈求它给你幸福、健康、财富,使你心灵宁静,或者心安理得,不是愚昧又是什么呢?那么,能说科学家愚昧吗?不能。科学家在自己的领域里,不仅智慧,甚至天才。但是超出他自己的领域,就未必如此。过去不是有一个词叫“书呆子”吗?说起四书五经,唱起之乎者也,他聪明,博学。然而在世俗生活当中,他们中有的人就呆得很,因此也就有了“呆子”这个虽有贬意却无恶意的雅号。科学家相信神祇,就是一种呆子现象。
  
  对待愚昧怎么办?要帮助他们“脱”,就像帮助贫困者脱贫一样,告诉他们,神祇是不存在的,拜神是没有用的。争取幸福,要靠自己的努力。虽然努力未必有效,但拜神却是完全无用的。如果说有效,也只是让那些自称神的代言人们得了好处。数十年来,我们在脱贫方面,已经取得了很多成绩。GDP超过日本,外汇储备居高不下。虽然还有许多问题,然而成绩不容否认。但在脱愚方面,却还大有可议。数十万人大拜财神,不过是脱愚不力的一次集中展示罢了。如果不能狠抓民生工程、实现社会公平正义,同时认真而不是敷衍地深入宣传科学无神论,类似的、甚至诉求发生变化的群体事件,都有可能出现。在这方面,我们不能不说,教育界、学术界、各种媒体负有不可推缷的责任。处于领导或指导这些“界”的党政宣传部门,更是职分所在,万万不可轻忽。
  
  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当今往后依然把自己的命运寄托在神祇上的民族,也是终究要落伍的民族。如果说我们脱出贫困,需要数十年的时间;要脱出愚昧,就要进行更加长期的努力。任重道远,但为了民族的未来,我们不容懈怠。
 

关键字:

民俗迷信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