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资讯学科建设

彭锋:文化产业学科建设的三个层次

2011-01-11 23:52:35作者:彭锋来源:新浪财经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
 
  “第八届中国文化产业新年论坛”于2011年1月8日-9日在北京召开。上图为北京大学美学与美育研究中心副主任彭锋。(资料图片)
  
  彭锋:关于文化产业我完全是一个门外汉,现在也是一个新手,刚开始思考这个问题。我讲的是文化产业学科建设的三个层次,是根据对其他学科的类比关系来讨论这个问题,因为文化产业是一个新兴的学科,它的定位和各个方面还不够确定和完备,这样的话我们怎么来建设它?这个就需要参考其他的学科它们是怎么样开始学科建设的。
  
  作为一个新兴的跨学科的学科,文化产业这个学科的定位还不够明确,从总体上来看,如果要参照其他的学科,那么文化产业从学科上来讲应该包括这三个层次,我把它叫做理论的层次、批评的层次和实践的层次。所以我们可以从这三个方面来谈这个学科的建设。
  
  首先讲文化产业的理论。
  
  与其他产业不同,文化产业是一个典型的理论先导的产业,这主要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讲,第一从历史上来讲,文化产业今天成为一个中国人或者全世界关注的领域,首先是理论,其次是产业。第二是从现状上来看,文化产业高度依赖理论,理论在产业中占的比重是最大的。我再进一步做一些解释。我们知道文化产业最早是一个批判对象,最近发展成为我们的支柱产业。在上个世纪早期,文化产业是法兰克福学派作为资本主义社会的一种不良现象加以批判的时候提出来的。在总体上是为资本家剥削劳动人民服务的。然而在经过近半个世纪之后,被批判的文化产业成了一个新兴的朝阳产业甚至是支柱产业,原因是什么呢?原因在世界范围之内出现一种新的现象,60年代之后在北美、西欧等地区发生了由现代化向审美化的转移,马克思或者是新马克思主义所批判的那样一些现象已经不存在了,世界正在转移为可以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世界。今天的世界是我们解释、投射、制造出来的,而不是赤裸裸的现实。对世界本质的这种认识,从上个世纪60年代开始,成了今天哲学的主流看法。
  
  文化产业之所以能从批判对象变成一个发展的对象,原因在于人们对世界看法的这样一个彻底变化,世界由刚性的、静止等等世界,转变成审美、艺术等等世界。人类实践由马克思主义意义上的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转变成逻辑意义上词语的丰富和词语的创造。只有在这样一个新的社会,新的一个世界,文化产业成为一个支柱产业才有可能。
  
  在这样一个情况下,我们认为这个文化产业它是一个以意义为核心的这样一个产业,一般的产业满足人的需要,文化产业满足人的欲望或者是愿望,需要使时空中有限的物质,愿望是超时空的无限的意义,对物质的占有是有限的,对意义的追求是无限的。需要满足之后不会有新的需要,我们吃饱了不会再吃,但是欲望满足之后会有新的欲望,所以欲望越刺激越多,需要不是,满足就满足了。这是博美将文化产业跟一般产业做出的区别,是根据需要和欲望之间的区别区分文化产业和其他的产业。
  
  人的需要在根本上是物质的,人的欲望或者愿望在根本上是精神的。因此文化产业在根本上是意义和理论的生产,不仅生产供人消费的意义,而且生产关于意义消费的根本理论,特别是通过根本理论的建树引导新的生活方式,从而形成全然不同的新产业、新世界(11.60,-0.04,-0.34%)。
  
  由于根本理论不同,对于文化产业的看法全然有别。比如在几乎同一个时期,豪格和保德里亚发表了完全不同的看法,豪格反对文化产业,商品美学的批评里反对文化产业。保德里亚颂扬文化产业,比如说他叫消费社会,这是在70年发表的,豪格71年发表的,他后来72年发表的符号的经济学批判,也是同样一个看法。他们俩生活在相邻的德国和法国,他们所面对的社会现实基本一致,他们之所以得出全然不同的看法,原因在于基本理论上的差别,豪格的基本理论还是马克思主义时代那样一个阶级斗争的实践观,保德里亚已经进入了后时代,所以看到的东西不一样。这说明什么?我们对世界的认识除了世界本身的变化之外,取决于我们理论眼光的变化,文化产业要成为一个产业,关键在于,一个方面取决于我们对社会现实的改造,另一方面取决于我们对社会现实看法的改造。所以文化产业往往是通过基本理论的生产,导致整个现实的变革。这是讲文化产业的理论。
  
  文化产业作为一个学科,除了理论之外一个重要的就是产业的批评。许多产业都不需要批评,但文化产业需要批评。我们可以举一个例子,以此说明为什么文化产业需要批评,其他产业不需要。在北大哲学系有美学和科学哲学,科学哲学的老师非常羡慕美学的老师,为什么?因为科学没有批评,艺术需要批评,没有一个科学家听你的批评,但是艺术家听批评,原因在于他们生产是两类不同的知识。像里德指出的那样,科学给人是确定的知识,艺术给人非确定的知识。科学知识产生的效力不依赖批评,艺术知识产品的效力依赖批评。一些通过直觉或者熟练获得的知识就不一定都能够还原为命题知识的形式,我们关于价值、道德、他人、审美对象等等的知识有很大一部分就是非确定的,非命题知识。概念知识并不是由概念来表达的知识,而是一种关于可能性的知识。就像亚里士多德在历史和诗之间所做的区别那样,历史只是关于实际发生的事情的知识,诗就是关于按照可然率和必然率可能发生事情的知识。这两种知识区别在于科学知识需要客观标准,艺术知识需要主观认同。我们的主观信仰、理解、感受等等都会加入到艺术知识之中,形成艺术知识的有效性,因此艺术依赖批评,科学无需批评。有专家非常中肯地指出,正是因为艺术是不可以定义的,所以需要批评。比如我们不需要对水批评,对金子批评,都不需要。套用到文化产业,文化产业生产满足人愿望的不确定的意义,不是生产确定的物质,所以文化产业才需要批评,否则意义的有效性就会大打折扣。所以文化产业急需发展产业批评。
  
  第三个层面,文化产业的实践。尽管文化产业是一种典型的生产理论和生产意义,紧接着是生产基于理论和意义上的生活方式的一种产业,但我们并不能因此忽略它的实践性。事实上如同医学等与实践紧密相关的科学需要教学、医院、试验田一样,文化产业也需要相关机构和相关企业来检验我们的理论和批评,让理论和批评有它的用武之地。我不是文化产业实践领域里面的从业人员,我是纯粹的空想。文化产业作为一个学科它的建设怎么样来展开?
  
  我从跟其他学科相关的一个方面来看,分成这三个方面,文化产业的理论,文化产业的批评和文化产业的实践。谢谢大家。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