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观点政治

迪尔玛当选巴西总统影响深远

2010-11-19 20:46:51作者:尚德良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10月31日,巴西举行总统大选第二轮投票,执政联盟候选人迪尔玛·罗塞夫以56.05%的选票战胜反对派联盟候选人塞拉,成为巴西历史上第一位女总统,任期四年。此举让巴西左翼政权得以巩固,其“温和”、“务实”路线将得以延续,国家将加快发展,并且必将推动左翼力量在拉美地区的进一步发展。

        对巴西政治生态产生积极影响

        迪尔玛当选总统将对巴西政治生态产生积极影响,不仅让巴西左翼政权得以巩固,还保证了其“温和”、“务实”路线得以延续,对此起决定作用的主要是四大因素:

        其一,迪尔玛拥有对左翼思想的坚定信仰、女强人风格和过人的从政能力,拥有丰富的政治经历和学识。迪尔玛从学生时代起就开始参与左翼政治运动,在军政府时期曾参加地下武装斗争,后来加入巴西共产党。1970年遭军政府逮捕后,被关押3年。在此期间,她经历过酷刑,但从未屈服。出狱后养病期间,在大学里攻读经济学硕士学位,并加入同当时巴西唯一的反对党民主运动党关系密切的社会和政治研究中心。20世纪80年代初,随着巴西两党制的结束,她在南大河州参与创立了民主劳工党。在卢拉第一任期出任矿产能源部长,因能力出众后任总统府“首席部长”(民事办公室主任),成为卢拉的左膀右臂,直接参与了卢拉政府各项政策的制定,忠实地推行卢拉政府的政策,深得卢拉总统的信任和党内的认可。迪尔玛不善言辞,但她工作作风果断干练,有“铁娘子”之称。

        其二,卢拉八年执政推动国家和社会发展,为迪尔玛政府打下良好基础。卢拉上台之后大力缓解社会矛盾,积极推行以消除贫困、缩小贫富差距为核心的社会政策,强调要让民众逐年提高工资收入,强调经济与社会的协调发展,联邦政府每年拿出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0.37%的财政预算用于“家庭补助计划”,对贫困家庭发放生活补贴,使中下层民众享受到经济发展的实惠,2300万巴西人脱离贫困生活,保持了社会相对稳定;努力拓展多元外交,主张大力发展国家间和地区间的合作,以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由此,巴西的国际地位不断提高,不仅有效斡旋拉美地区冲突、推进南美一体化进程,还积极参与重大全球性事务,巴西还争得2014年足球世界杯和2016年奥运会主办权。国力增长,民生改善、国际影响扩大为新政府的执政铺好了顺畅之路。

        其三,劳工党主导的执政联盟政府有了掌控政局的政治基础。近年来,巴西政局稳定,是南美国家中政治风险最小的国家之一。卢拉总统的执政能力和实效得到了巴西大多数民众的肯定,基本稳定了国内政局,形成了较为有利的国内环境。在迪尔玛胜选的同时,执政联盟在国会和各州选举中都取得骄人战绩,执政联盟在国会占据了主导地位,巴西左翼政党的执政基础得到加强。

        其四,迪尔玛成为“卢拉主义”的“衣钵传人”,其执政路线基本明确。卢拉执政期间,既着力改善社会底层的收入状况,又温和地维持了巴西社会的基本架构,推动经济和社会稳步发展,争取到了广泛的社会支持,形成了巴西学界所说的“卢拉主义”。卢拉钦点迪尔玛作为执政党候选人,迪尔玛在竞选中承诺保证继续卢拉执政期间的各项经济社会政策,得到人民拥护。卢拉政府的成功让选民看到了中左派政党执政给国家带来的发展。对于巴西这样一个大国,保持正确政策延续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此次政府换届国家和选民需要的是不变而不是改变。许多选民之所以选择迪尔玛,正是因为她是卢拉指定的“继承人”,选择迪尔玛,就是选择让卢拉的政策得以继续,从而使在选战各种民调中,初期具有中右翼色彩的反对党领导人塞拉支持率大幅领先迪尔玛(42%对17%)的情况,在后期出现根本性逆转。其中包括许多原本支持塞拉的各州和议会领导人也逐渐转向迪尔玛。可以说迪尔玛顺利当选巴西新总统既是得益于卢拉政府执政八年在经济社会领域所取得的显著政绩,又是得益于迪尔玛能将其各项政策延续下去,顺应了巴西各界希望保持国家稳定发展、民生得到改善的愿望。

        将推动拉美地区左翼力量发展

        劳工党得以继续在拉美第一大国巴西执政,这对于拉美政治力量的对比影响巨大,必将推动左翼力量在拉美地区的进一步发展。今年是特殊的一年,智利、哥伦比亚、巴拿马右派人物先后上台,中右力量增长,使西方国家看到了动摇拉美左翼运动基础,右翼势力重回“美国后院”的希望。欧美一些媒体欢呼“皮涅拉在智利开启一个新的政治时代”。而与此同时,由于国际市场石油价格在低位上徘徊,委内瑞拉经济增长停滞,左派激进力量有所减弱。在拉美政治版图有所变化的情况下,迪尔玛在巴西胜出就显得更有意义,巩固了拉美左派执政的根基,昭示拉美左派力量还在发展。

        巴西继续以中左翼身份充当地区领袖有着深远意义。近几年巴西逐渐取得地区领袖地位,获得了大多数拉美国家的认可。中左翼政党的领导人卢拉在拉美地区第一大国当上总统,无疑改变了拉美的政治格局。卢拉也自然成为拉美左翼力量的领袖人物之一。在卢拉的大力推动下, 2008年南美洲国家联盟正式成立,2010年囊括全地区33国而将美国和加拿大排除在外的拉美和加勒比国家共同体宣告成立,目前南美地区最大的经济一体化组织南方共同市场正在与中美洲一体化体系商谈建立伙伴关系。拉美国家加强内部团结与合作,地区和次地区一体化组织不断成长,拉美人自己主导区内政治、经济和外交事务,不需要再看美国脸色行事,就连亲美的哥伦比亚也适当保持与美国的距离,与委内瑞拉重归于好。巴西政府与其他拉美左翼或中左翼政权带头反对美国倡议的建立美洲自由贸易区计划。巴西左派继续当政,对拉美国家的政治走向将继续发挥重要影响,对于改变和发展南北关系方面有着积极意义。在巴西和委内瑞拉等左派领导的拉美国家强烈要求下,2009年6月3日美洲国家组织通过决议废除1962年通过的驱逐古巴的决议。2009年G20机制化,取代G8正式成为国际经济合作的主要论坛。巴西在G20里的地位表明这个新兴大国在国际关系中的地位和话语权得到提升,在决定国际议程的时候有了更重要的作用。正是由于巴西、委内瑞拉等南美地区左翼政治力量的崛起,美国在这一地区的影响力有所下降,使得奥巴马上台后表示要和拉美国家建立更加平等的关系,更多地倾听拉美国家的声音。

        巴西内政外交将出现新变化

        迪尔玛是执政党劳工党候选人、卢拉的“继承人”,因而其执政路线、内外政策不会有大的改变。但在一些领域会体现出新的特点。

        在经济领域促进经济强劲增长。如在迪尔玛当选总统后的首次公开讲话中所说,将继续现有的经济政策,但力主通过刺激性措施,推动经济强劲增长。将增加大型基础设施建设和冶金项目。其曾因主持制定长期投资计划,被称为“经济加速计划之母”。有预测称,其可能任命现任巴西发展银行行长担任新政府财政部长,果真如此的话,它表明其按照自己的思路组建新经济班子促进经济增长。还有,其曾担任矿能部长和巴西石油公司董事长,对加快石油开发“情有独钟”,媒体透露其有意将新发现的海上油田交由国企开发,她曾称“深海石油是巴西的未来护照”,因此控制石油资源恐成迪尔玛政府塑造能源大国的“重要武器”。

        在社会领域,将大力加强“家庭补助金”计划。迪尔玛获胜的主要原因是卢拉总统八年执政期间所推行的民生政策深得民心。卢拉政府2003年1 月上台以来,通过“零饥饿计划”、“家庭补助金”计划和康居房建设等一系列措施,让广大中下层百姓普遍受益。巴西劳动和社会研究所今年5月发布的统计数字显示,从2004年至2008年,巴西贫困人群占总人口的比例从33.2%下降到22.9%。巴西工业联合会今年发表的一份报告指出,最近10年中,由于宏观经济稳定,已有2700万人进入中产阶级,新中产阶级的人数占巴西人口总数的30%—50%。由于“零饥饿计划”已大大提升卢拉个人形象,预料迪尔玛将借“家庭补助金”计划提高自身声望、提升巴西地位,因此未来该项目的政府开支有望进一步扩大。

        在外交领域,突出拉美一体化和维护发展中国家利益。巴西在全球的地位与其区域地位紧密相连,因此卢拉政府一直致力于区域一体化进程。巴西劳工党负责国际关系的秘书瓦尔特·波马尔说:“迪尔玛政府的外交政策与卢拉政府保持相同原则,也就是说将拉美一体化进程放在优先地位。”迪尔玛在当选后的首次公开讲话中表示,新政府将特别强调南美以及拉美地区的一体化进程,加强南南合作并支援贫困国家。随着巴西经济力量的增强,希望在各主要国际组织和金融机构中增加发展中国家的份额。迪尔玛在大选前公布的竞选纲领中明确表示,巴西将继续推动建立多极世界,要求在联合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中实现民主化。与美国关系方面,巴西总体还会保持目前的模式,即维持战略合作的同时保持自己的决策自主。巴西新政府在继续坚持“拉美优先”、保持与美“稳定和成熟关系”同时,更加积极参与国际气候变化谈判,有力提升大国形象。

        巴西的执政党与反对党

        在巴西联邦选举法院正式注册的政党有27个,劳工党为主要执政党。参政党还有民运党、巴西共产党、社会党和民主工党等9个政党。目前巴西政局呈现劳工党、社会民主党、民主运动党和民主党四角鼎立势头。社会民主党是最主要的在野党和反对派。民主运动党作为巴西国会一个大党,在联邦层面参与执政联盟,但在地方层面有时与反对派站在一起。作为反对派的民主党,多在地方层面与劳工党竞争。

        2002年10月,劳工党组成执政联盟参加大选,其候选人工人出身的卢拉以61%的绝对多数选票胜出,成为巴西历史上获得直接选票最多的总统,从而使左翼政党登上巴西政治舞台。2006年10月卢拉再次获选连任。执政以来,卢拉坚持稳定经济,采取温和的改革路线,坚持以财政责任制、控制通货膨胀和实现收支平衡为核心的财经政策,使得巴西国民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并缩小了社会贫富差距,使巴西跃居世界第八大经济体。

        拉美左翼政党崛起态势

        从1998年起,在全球左翼思潮发展背景下,拉美左翼政党开始崛起。委内瑞拉、智利、巴西、玻利维亚、厄瓜多尔、阿根廷、乌拉圭、巴拿马和多米尼加的左翼政党或政党联盟相继上台执政。2006年的选举中,巴西、委内瑞拉、尼加拉瓜、智利、秘鲁、厄瓜多尔和哥斯达黎加等7个国家的左翼或中左翼领导人再次获胜,加上古巴、2008年左派上台的巴拉圭和2009年前游击队员上台的萨尔瓦多,最多时拉美共有16个国家属于左翼政权,占该地区国家总数的3/4,人口的70%,面积的80%。这些左翼政府在发展经济的同时更加关注社会公正与和谐、缩小贫富差距、减少和消除贫困,受到了民众的广泛欢迎。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