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观点哲学

胡龙彪:论奥卡姆关于心灵语言指代的困难及可能的解决方法

2010-11-16 21:14:39作者:胡龙彪来源:《湖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浏览次数:0 网友评论 0

  布里丹认为,心灵语言与自然语言实际上有着很大的区别。他在其主要著作《论辩术纲要》(Summulae de dialectica)之第七篇论文《论谬误》(De fallaciis)中说:“(在我看来)实质指代只在与有意义的说出的语词(话语)相关的情况下才会发生。由于我们不是像在说出的语言或写出的语言中所做的那样,习惯性地(ad placitum)使用心灵术语,因此,心灵命题中的所有心灵术语都没有实质指代,而只有人称指代。这是因为相同的心灵表达式不可能具有不同的意谓或不同的解读。正如亚里士多德在《解释篇》第一章(16a,5-8)所说的那样,内心经验对整个人类来说都是相同的,而且由这种内心经验所表现的类似的对象也是相同的。因此我要说,与 ‘人是种’这一命题相关的心灵命题在其为真时,并不是一个以人为主词的命题(就是说,这一主词意谓的不是作为实体的人,即不是人称指代——引者注),而是一个这样的命题,其中的主词(仅仅)是一个概念,这一概念表达的又是‘人’这一特别的概念,即是说,这一主词不是指代自身,而是指代特别概念‘人’。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出,由指代的变化所带来的(命题解读的)谬误实际上归因于语词(指代)的谬误。”⑥

  布里丹的这段话最重要之处在于认为心灵语言中只有人称指代。他在讨论“人是种”这一命题中,特别指出心灵术语“人”在命题为真的情况下并不指代其自身,而是一个指代“人”的概念。由此可知,布里丹并没有说我们对心灵命题的解读总是正确的。换言之,如果“人是种”作为心灵命题,并且按照心灵术语只有人称指代的规则,这一命题就是假的。这意味着一般不应该出现“人是种”这样的心灵命题,因为假命题通常应该排除。但这并不妨碍我们断定心灵命题中的概念依然只有人称指代。“人是种”作为心灵命题没有歧义,但它是一个假命题。在前面的讨论中我们提到,对奥卡姆来说,与常规术语(与心灵术语相对)“人”在常规命题(与心灵命题相对)“人是一个名词”中实质指代其自身类似,我们有理由认为,心灵术语“人”在心灵命题“人是种”中也是简单指代其自身(即指代作为概念的“人”)。但布里丹的阐释说明,奥卡姆上述类推是错误的。

  布里丹所谓的心灵语言中只有人称指代到底是什么意思?如何才能使我们避免对某些直觉上可以为真的心灵命题进行错误的解读?我们认为,在心灵语言中,必须有一个消除歧义的标志,比如像弗雷格所做的那样,采用加引号的方法。因为根据布里丹的理论,相同的心灵表达式不可能有不同的意谓,也不可能有不同的解读。在心灵语言中,所有术语都是按照字面理解的,都是心灵对事物的本能地、自然地感知。因此心灵领域中就不存在对术语进行语义转换的可能性。但这样一来,就可能对心灵命题进行错误的解读。

  为避免误解,关键是要对心灵命题进行正确的表述,即在命题的表述中,引导心灵对命题中的术语进行正确的指代,同时与术语都只有人称指代保持一致。我们的方法是在命题的术语之后,加上一些具有暗示意义的新词项,使得术语指代的东西按照据其后的附加说明并根据心灵经验自然地得到。例如,对“人是种”这一心灵命题,正确的表述应该是“‘人’这一概念是种”。类似地,“人是一个名词”也是错误的,而“人这一语词是一个名词”则是正确的⑦。如果把现代逻辑学家在自然语言中使用引号的方法引入到心灵语言,那么,这一命题也可以表述为“ ‘人’是一个名词”。这里,主词“人”指代的是词项“人”,即是人称指代。

  这种处理方式显然是根据布里丹的意思而做出的。它既能保证心灵命题中的术语只有唯一的人称指代,又能避免对诸如“人是种”这类直觉上为真的心灵命题进行错误的解读。这不仅解决了布里丹的困难,也为奥卡姆的问题提出了一个可行的解决方法。

  注释:

  ①Ockham, Summa Logicae(Ⅰ), chapter 13,(English translation by Spade, P. V.), Indiana, 1995.

  ②参阅Ockham, Summa Logicae(Ⅲ), chapter 4,( English translation by Spade, P. V.), Indiana, 2002.

  ③参阅Spade, P. V., Synonymy and Equivocation in Ockham's Mental Language, in 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Philosophy, vol. 18, p. 21, 1980.

  ④参阅Spade, P. V., Synonymy and Equivocation in Ockham's Mental Language, in 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Philosophy, vol. 18, p. 20, 1980.

  ⑤参阅威廉·涅尔、玛莎·涅尔:《逻辑学的发展》,第318-328页,张家龙、洪汉鼎译,商务印书馆,1985年。

  ⑥约翰·布里丹:《论辩术纲要》,7.3.4。转引自Gyula Klima: The Demonic Temptations of Medieval Nominalism: Mental Representation and "Demon Skepticism",见Proceedings of the Society for Medieval Logic and Metaphysics, Vol. 4(p. 42), 2004.

  ⑦根据布里丹的意思所做的这种技术性处理,首见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教授Calvin G. Normore。参阅Normore, Material Supposition and the Mental Language of Ockham. s Summa Logicae,见Topoi 16(pp. 27-33), Springer Netherlands, 1997.

查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