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本体论批判》

 
项目信息
对应的项目名称: 本体论批判
学科: 哲学
项目类别: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一般项目
项目负责人:谢维营
项目依托高校:上饶师范学院
成果信息
成果名称: 《本体论批判》
作者(含主要成员):谢维营 刘陆鹏 王东胜 张丽英 龙鑫 吴京红

  最终成果摘要报告

  一、最终研究成果的框架和基本内容:
  本课题的最终研究成果是一本学术专著《本体论批判》。其框架是:第一,确定本体论研究的几个基本问题。这是本书的“前言”。第二,奠定本体论研究的概念基础,指出本体论的“本义”与“转义”是完全不同的。它是本书的“引论”。第三,对古代的本体论作全面解读,分别就“始基本体论”、“属性本体论”、“理念本体论”、“实体本体论”和“神学本体论”进行批判,它们是本书第一篇内的五章。第四,对近代本体论中的“人学本体论”、“物质本体论”和“精神本体论”进行批判,它们是本书第二篇内的三章。第五,对现代本体论如“语言本体论”、“生存本体论”、“实践本体论”、“社会本体论”等理论进行批判,它们是本书第三篇内的四章。
  其基本内容是:“引论”:本体论虽然是外来词,但翻译为中文后,与原来的ontology已经有了很大的区别,产生了明显的“转义”。如果说ontology的“本义”是一种“是论”或“存在论”,是一种超验的“纯粹的逻辑规定性”,是“西方哲学特有的一种形态”,是“与经验世界隔绝或者先于经验世界的理念世界、绝对精神、纯粹理性的领域”,是“不能从现实世界得到验证的纯粹的原理”,是比一切其他哲学思维都更纯正的“第一哲学”的话,那么在中国的“水土”上,“本体论”已经具有比西方的ontology丰富得无可比拟的“转义”。这种“转义”包括了人类对世界上一切“最高”、“最终”、“最根本”、“最普遍”、“最重要”的事物(或事件、事情、事实、事理等等)的追求,包括了人类对各种经验的和超验的“逻辑”、“原理”、“范畴”的把握和运用,包括了人类“溯本求源式的意向性和无穷无尽的指向性思维”及其所获得的成果,包括了人类“超越有限,指向无限”从而能动地实现人生根本意义的终极关怀。
  1、古代本体论批判。在古代哲学中,有关本体论的问题、意义和思维方式占据了哲学研究的绝大部分内容。这一时期哲学研究的重心是探讨世界的“本原”,“形而上”的追索构成了古代哲学的主题。古代本体论的最早形态是始基本体论,此后产生的有属性本体论、概念本体论和神学本体论。古代的本体论哲学,已经从自发到自觉地展开了对人与世界关系的思考。哲学家们不满足于自然的世界在人类面前展示出来的现状,竭力探索各种自然现象背后隐藏着的东西,其间丰富多彩的想象和充满机智的论证,初步体现了人类哲学思维这种“大智慧”的魅力。不过,由于当时还不可能自觉意识到“思维与存在”的关系这一哲学的基本问题,哲学家们离开“思维”对“存在”的关系,企图寻找某种经验的或超验的“存在”,并把这种经验的或超验的“存在”归结为万物的“本原”,用这种经验的或超验的“存在”去解释世界和人类关于世界的知识,不免存在各种各样的“独断论”倾向。这样,“形而上”的追索就容易变成离开现实生活世界而陷入主观臆断的玄思冥想。古代哲学从自然哲学开始,经过道德哲学和理念哲学,最后走向神学,其寓意是深刻的。
  2、近代本体论批判。虽然近代实现了从“本体论”向“认识论”的哲学转型,但是“本体论”并未就此销声匿迹。相反,各种各样的本体论展示了这一时期哲学的千姿百态。“人学本体论”、“物质本体论”和“精神本体论”是这一时期最有代表性的三大哲学派别。近代“人学本体论”张扬人的理性,重视人的价值,把人的世俗生活看得高于一切,实现了“人”在哲学中的“回归”,这一切都是在神学统治思想界几千年后发生的,因而其意义极其重要。近代的“物质本体论”是在科学特别是自然科学得到飞速进步的背景下产生的,它既得益于自然科学的哺育,又对自然科学的发展具有伟大的促进作用。“物质本体论”在强调物质至上意义、恢复唯物主义权威的同时也存在一定的历史局限性。问题在于,这一局限性长期以来被“唯物主义”的光环遮蔽了,马克思主义对“旧唯物主义”的批判应该引起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中国哲学界的重视。近代的“精神本体论”发展了人的“能动的方面”,突出了人的精神、意识在世界上的创造作用,和“人学本体论”、“物质本体论”一样体现了“时代精神”;这一时期的“精神本体论”以其辩证法的博大精深而深得人心,它是马克思主义的直接来源之一。当然,“精神本体论”是一种“头脚倒置”的哲学本体论,“基因”上的致命缺陷影响了它的生命力。近代的本体论为马克思主义的产生提供了丰富的思想材料。马克思主义哲学主要包括三大部分,一是关于人的解放的理论,二是关于实践唯物主义的理论,三是关于世界(特别是人类社会)辩证发展的理论。“人学本体论”是马克思主义“人的解放”理论的先驱,“物质本体论”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要思想材料,“精神本体论”的一系列重要成果为马克思主义辩证地看待世界的发展提供了哲学方法论。马克思主义哲学在总结人类思想史特别是近代哲学历史发展的得失的基础上实现了伟大的变革。
  3、现代本体论批判。现代哲学的丰富性并没有因为某些哲学家的“拒斥”或“解构”而减少,本体论在现代的兴盛从另一个侧面映现了哲学繁荣的景象。“语言本体论”发现了语言在哲学研究中的特殊功用,把对语言的研究作为哲学的一个最重要最根本的内容,实现了现代哲学的“语言学转向”,其意义是十分深远的。语言哲学家们虽然忌讳使用“本体论”这一概念,但是他们对语言的推崇和分析客观上把语言置于“本体”的地位,这又是不容置疑的事实。“生存本体论”突出现代个人生存的“荒谬性”,深刻揭示人生的“矛盾性”,在探讨人生意义的过程中提出了许多有价值的思想,其作出的努力也许要许多世代以后才会有更深刻的理解和评价。因为人们发现:乐观主义虽然能够抚慰人心,激发斗志,但是悲观主义对人生未来的分析可能更能使人们得到警醒。“实践本体论”是中国人20世纪80年代的哲学创造。“实践本体论”的努力值得称道,虽然他们的概括不一定准确。对“实践本体论”进行全盘否定的“大批判”是不可取的。“社会本体论”是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术语,卢卡奇和古尔德是其创始人,20世纪90年代被中国哲学界移植过来,并且添加了很多内容,作为对中国版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解释。“社会本体论”与“实践本体论”有许多相同之处,它们都对新时期中国哲学的发展和繁荣作出了自己的贡献。
  结语:永恒的形而上学,永恒的本体论。指出本体论研究的不可穷尽性。

  二、研究内容的前沿性和创新性:
  近代以来,科学的发展和工具理性的张扬使人类的精神家园出现了某种程度的“迷失”,哲学研究中对“形而上”问题的质疑和对精确科学的推崇把哲学变成了所谓的“科学之科学”,使之远离了人类的终极关怀和至上理想。事实证明,科学和人文是人类社会发展的双轨,哲学的科学化是不符合哲学的本性和社会发展的要求的;当代的主题乃是人与世界的和谐共处问题,本体论研究在其中起着人类生活信念重建和理性对待世界的双重任务。本体论研究在现代的复兴,有其现实的基础和逻辑的必然性。这是本课题研究内容的前沿性。
  本体论研究的内容,都是那些无法被科学证明或“证伪”的“大”问题。其创新不可能是像科学技术一样的实用性创新。本体论的问题,从哲学产生之初就存在,至今仍然无法解决。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形而上学是永恒的,本体论也是永恒的。本课题研究的创新表现在研究理路和视角的创新方面。正如《本体论批判》一书的内容提要中所说的:“从哲学思维发展的脉络分析本体论,是本书一大特点”。这是本研究的创新性。

  三、研究方法:
  1、逻辑与历史相一致的方法。判断本体论的性质和意义,不能离开本体论产生的历史条件,不能孤立地讨论各种原始或派生的“本体论”的是非功过,不能离开本体论的后继发展。历史事实是:“本体论”在其发展的过程中,产生了明显的“转义”。这种“转义”既有哲学文化的传统影响,更重要的是学科发展本身的需要。在哲学范畴的产生和演变过程中,这种现象是比较常见的。2、科学的比较方法。研究本体论和研究其他哲学问题一样,都必须打破“用中国格西方”或“用西方格中国”的思维定势,而必须用“比较中西之小异,求中西之大同”的科学方法。就哲学本体论而言,中国与西方是存在差别的,但这种差别并非风马牛不相及,更非根本对立不可调和,否认二者之间的“可公度性”是不明智的。用西方的标准评判中国的哲学,会得出“中国无本体论”乃至“中国无哲学”的错误结论;用中国的标准评价西方的哲学,则容易走上盲目自尊狂妄自大的狭隘经验主义的歧途。本课题研究在对待西方和中国本体论的历史传统时力求避免这两种偏差。

  四、学术价值、应用价值或社会影响等:
  本书由人民出版社2009年11月出版,全国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