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唐判研究

 
项目信息
对应的项目名称: 唐判研究
学科: 历史学
项目类别: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一般项目
项目负责人:向群
项目依托高校:中山大学
成果信息
成果名称: 唐判研究
作者(含主要成员):向群

  最终成果摘要报告

  本课题的研究涉及唐代法制史、礼制史、社会史等多个领域。唐代判文存世数量众多,但由于其绝大多数为唐吏部选官所拟考题或唐士人为应吏部选而练习的模拟之作,且均为四六文体,强调引经据典和文词雕琢,故在相当长的时期内并未列起国内学者的足够重视。而国外特别是日本的唐史学界和中国法制史学界自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开始就已开始关注,这一课题的研究,至六十年代以后,日本学者在利用唐代判文研究唐人法律观念和思想方面取得不少成果。国内学界对此课题的关注,是随着八十年代以后对敦煌所出法制文书中的唐判集的研究开始的,业师姜伯勤教授较早开始重新审视以往被视为文学性作品判文,并据以发表了富于启发性的唐代城市史研究的论文。其后,亦有国内学者从自身专业领域出发,在一些专题性唐史研究的论文中引证了相关的判文资料。但总体而言,尚缺乏有份量的、系统研究唐代判文的专门著作。本课题的提出和研究,旨在充分发掘唐文判文的研究价值,在系统性研究方面寻求突破,因而选题具有较强的学术前沿性。

  在研究方向和角度的选择方面,本课题的研究力求超越以往日本学者较注重法制史方向的局限,将研究的视野扩展至制度史、社会史等多个领域以充分利用唐代判文的史料价值,从而更进一步去认识唐代的社会与文化。因而本课程的研究具有一定的创新性。

  在研究方法上,本课题借鉴了史学大师陈寅恪先生“诗文证史”的理论和方法,以虚拟性的、文学色彩浓厚的判文与唐代各类史实性文献材料相结合进行互证研究。从扩展唐史研究史源的意义而言应具有一定的突破意义。

  本课题的最终成果形成为书稿,全书分为上篇、下篇。

  上篇“唐代律令制与政治实态中的‘判’”,主要从制度史研究的角度系统考订和研究唐代判词与国家典制的关系。
  
  第一章 判的源流及演变   以追根溯源的方式考察“判”是如何由司法、行政性质的“决事之辞”发展为唐代用于选举制度的独立文体的过程。本文的一个基本观点是从强调礼法结合的判文写作理念来看,西汉时董仲舒的“春秋决狱”应可视为唐判文的原型。

  第二章 唐官文书案卷‘行判’考论”,以敦煌吐鲁番所出唐官文书案卷的考察为中心,研究唐政府机构在日常行政运作中,如何处理包括行政、司法性质的文书案卷,判词的撰写在行政、司法程序中的具体运用及实用性功能,作者通过对敦煌吐鲁番所保存的原始官文书案卷的研究,认为唐代行政司法事务(判事)中判词的书写形式和文风均具有简明实用的特征,完全不同于为选举考试而作的虚拟性判文。另外,唐代“四等官制”在判事决狱时,各等级官员行判押署的不同形式及其职责的分工等问题亦进行了讨论。

  但目前该问题的研究尚限于唐前期,唐后期的变化较为复杂,应根据有关归义军时期的材料作进一步的探讨。

  第三章 “唐代选举与试判”,该章从选举制度与判试的关系入手,主要研究了如下问题,1、“试判”作为吏部选拔官员的主要考察方式,在选人入仕与下级官员通过破格性质的“拔萃”试求得更佳的迁转机会等唐代选官体制中,所承担的重要作用,试判形式、评判标准、判题类型的变化亦有较全面的论述。2、唐人习判风气对士人风尚的影响。3、“书判取士”与唐代社会变迁的关系。本文认为,从选举制度的变化对不同阶层、利益主体的影响这一角度来分析,汉代儒学渐兴后所形成的“儒吏之争”至隋唐时期已转化为“士庶之争”,书判取士,不问门资的选官制度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传统士族与“新兴阶级”在唐代政治、经济与社会地位的消长。

  下篇“从判文看唐代的社会与文化”,力图借鉴陈寅恪先生“诗文证史”的方法,以判文证史,从虚拟性的判文中发掘反映社会现实的内容,传世唐判文中有大量所拟判题或问目均具有明显的社会现实性,因而通过对士人所作答判的考察,可以观察到唐士大夫阶层对各类社会现实问题的看法和态度及其文化心态和社会背景,从这样一个独特的视角推进我们对于唐代社会与文化的认识和理解。主要内容如下:

  第四章  “判文中所见唐代的礼制文化”,本章第一节“祭祀”,搜集整理了研究有关唐代祭祀题材的判文,其涉及唐代的各类祭祀礼仪中有关神位、祭器、祭物、供牲等方面的案例;第二节“丧礼与服制”,则是对有关丧礼与五服制度题材判文的整理与研究。通过以上研究可以观察到唐代士人在不少礼仪问题上的观点均有分歧,主张“式遵祀典”与主张“礼贵从宜”、“礼室从权”的士人形成了明显的对立。笔者认为,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一方面是由于中古时期礼制的随时而变,使古礼与今礼,新礼与旧礼之间歧异不断出现,增加了士人把握的难度,另一方面,旧族高门与“新进阶级”在文化理念上的取向不同,也是形成这种对立现象的一个不容忽视的背景。

  第五章  “判文中所见唐代家庭关系”,本章的第一节“继嗣”,整理和研究了相关题材的判文,发现唐代士人中有不少主张“立嗣以贤”,明显有悖儒家嫡长子继承制的宗法伦理,笔者综合唐代政治史事及有关宗法制度的大量文献材料进行深入分析,认为不少判文作者在立嗣问题上的“反常”态度,与唐前期皇位继承的不确定性,“夺嫡”现象的层出不穷这一现实政治因素有密切关联。第二节“义门”与“孝感”,对有关题材的判文作了整理与研究,指出此类判文的大量出现表明在唐代社会,传统的家族观念与宗法伦理观念仍然为唐代士人群体所普遍服膺,另外,也与统治者出于政治目的的大力提倡有关,因而该类判文的社会现实意义值得重视。第三节“婚姻”,主要整理和研究包括敦煌本判集在内的相关判文材料,指出唐代婚姻关系的家族伦理性在判文中仍然得到广泛肯定,但唐代社会相对开放的文化背景,也使婚姻关系中出现了不少“违礼”现象,这在许多相关题材的判文均有反映。

  第六章  “判文中所见唐代的良贱制度——以奴婢问题为中心”,本章主要讨论唐代奴婢作为贱民阶层,其社会地位、人身关系、婚姻状况等问题在判文中的反映,可以发现,大多数判文作者在看待相关问题时,均对奴婢制的存在持理性批判的态度,随着社会进程所出现的放良现象也在判文中有所讨论。

  总之,本课题的学术价值在运用新材料,从新的角度研究和探讨唐代的社会与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