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近现代中国画教育史

 
项目信息
对应的项目名称: 人文主义、科学主义与中国画教育的现代转型
学科: 艺术学
项目类别: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一般项目
项目负责人:顾平
项目依托高校:南京艺术学院
成果信息
成果名称: 近现代中国画教育史
作者(含主要成员):顾平

  最终成果摘要报告

  第一部分,是对20世纪中国文化特征的描述与中国画观念选择的透视。中国画教育的学院形式肇始于20世纪初,诸多教育模式也随时间的推移延续了整个20世纪,而且教育模式的选择依赖于教育家们对当时文化价值的不同判断与选择。故在论及20世纪学院中国画教育之前,对20世纪中国文化特征的梳理极为必要。另一方面,对中国画观念的不同认识也是导致不同教育模式形成的前提,教育家们同时兼具的创作家身份,使得中国画教育成为其中国画观念的一种实验载体。因为20世纪中国画教育受制于中国画创作,所以,谈及中国画教育分析其中国画观念的选择亦十分重要。
  第二部分,是对百年中国画教育诸模式的评述。在百年中国画教育模式序列中,因为教育家本身的地位与影响,使得有些模式具有了较大的社会影响。我们对中国画教育现代转型的思考,正是基于这些突出案例的述评,从而获得较为一致的、更为科学合理的认识。需要补充说明的是,我们在将视角锁定各时期代表性美术家的同时,也将同时兼及其所在学院对中国画教育模式实施与演变情况。论及中国画教育,我们应放在“教育学”层面,将中国画作为一门独立的学科来展开,这便涉及到了学科的性质、教育目标的设定、教学内容的选择、教学过程的安排以及教学方法的运用等,而教学效果又须借助于教育评估来衡量。因此,我们的论述也将循着这一思路,锁定一个个案例逐一展开。
  第三部分,是对中国画教育现代型制的构想。中国画教育现代型制,是指“中国画”学科在当代文化情景下的教育实施方式的一种组合,是学科教育体系的建构。其所涉及的内容应包括四个方面:一是学科教育目标的定位,即培养什么的中国画科学人才;二是基于这一目标而选择的教学内容,也就是说我们教什么;三是实施内容教学的体制与方法,指如何教的问题;最后则落脚在教学效果的综合评估。我们对中国画教育现代型制的构想将基于这四方面内容,来进一步探讨教育学意义上的中国画学科课程体系。
  
  本文是基于对20世纪中国画教育诸模型的考察与评判,从而构想出中国画教育的现代型制,故观点及独到之处大多散见于现代中国画教育的“解体”与“重建”之中,大体可概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20世纪中国画教育演进虽然指向现代型制,但诸多探索均未能真正进入,其原因主要是把中国画学科暗设为“理科”性质的“技术”教育,文化只当作了表面,这样便表现出以下共同之问题:首先,是对中国画本质内涵认识的偏失,从而把中国画教育简单地看作了是对中国画家的培养;其次,是对中国画家内涵认识的不足,把中国画家的培养简单地当作了“匠人”的培养;再次,是对传统中国画传承方式与西方班级授课方式的认识存在严重误读,简单地将中国画教学方式选择为“作坊”式的“师徒制”与班级授课制的叠加;最后是问题的关键,即所有教育家都因兼有画家的身份,其教育思路多来源于创作现实的指向,教学模式的形成局限于风格样式的探讨,从而失去真正的“教育学”意义,从而派生于以上三方面的严重失误。
  第二,就教育目标而言,中国画教育既要培养中国画家,也要培养中国画史论家、中国画批评家。游离于中国画本体的批评不是“隔靴搔痒”便是“望文生义”;中国画史研究人才当然也应由中国画专业来培养;同样中国画理论建设人才非由中国画专业培养难道还有更妙之途径?就中国画家培养的要求而言,也应注重“内力”的训练,中国画不是技术的操作,它是一门艺术,是一种文化,更是一门人文学科,中国画家有思想、富修养,他同时兼具人文学者的身份。因此我们的目标是否设定得太单纯了,太过于贫乏了?而且在目标设定上还应兼顾近期与长期之别,就是既考虑眼前的“通才”又考虑未来的“专才”。此外,我们的目标是否还考虑过受教育者作为独立的“人”而所应该获益的内容。
  第三,就教学方式与方法而言,它是基于我们对教育目标的设定。20世纪之后,中国画教育开始了学校教育,学校教育是人类文化发展的进步,符合科学观念,有着现代意味,虽然它发源于西方,但它是属于全人类的智慧,所以学校教育本身并不存在问题。但对于中国画教育内容的特殊性,学校教育中的“班级”授课形式并非很理想地适用于它,我们不排除一些可以量化、理性化、常识性的因素适合于这一授课方式,但更多显现“悟”与“感”的对象就很难获得满意的教学效果,我们不能因为学校教育的现代性而简单地将这一全方位“班级”形式的中国画教育看作是现代型制,如果说它是现代,那是照搬了“西式”的,那也是西方的现代性。中国画教学形式必须经改革后而本土化。当然本土化不是重新搬回古人的教学模式,那只是复古,这其中需要兼得中西的探索。中国画靠着自己的“土方法”延续了近千年,难道这其中就没有值得吸收的积极因素?教育本质上的特征更呈现出它的人文性,它的演进是渐进的,是一种创造性的转化。只有本土化了的中国画教学形式与方法才是地道的现代型制的中国画教学。本文将立足于现有的教学形式与方法,分析中国画教育目标、教学内容,重新考察和分析传统中国画教育中正反两方面经验,吸收其合理的教学形式与方法,构建现代型制的中国画教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