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比较新闻学:方法与考证

 
项目信息
对应的项目名称: 比较新闻学新视野
学科: 新闻学与传播学
项目类别: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一般项目
项目负责人:张威
项目依托高校:河北大学
成果信息
成果名称: 比较新闻学:方法与考证
作者(含主要成员):张威

  最终成果摘要报告

  一.最终研究成果的框架和基本内容

  上篇:比较新闻学的宏观视野
  ——方法、难题及其他因素
                            
  引言: 比较与交流:中国的两次革命
  东西文化交流的不平衡
  文化比较:中国的第一次革命(1840-1920)
  文化比较:中国的第二次革命(1978- )
                                
  第一章:比较新闻学的界定、依据和研究方法
  关于界定
  比较新闻学学科产生的条件
  比较新闻学的可比性问题
  比什么?怎么比?——比较新闻学的内容和一般方法
  比较新闻学学者应具备的素质
 
  第二章:比较新闻学的历史、现状和难题
  中西百年比较新闻学回顾
  比较的难题之一:意识形态的敌对和学术领域的宽容
  比较的难题之二 :简单化倾向
  比较的难题之三:西方中心论、妖魔化中国、民族主义与全球化
  
  第三章:比较新闻学与文化误读
  误读是文化交流中的普遍现象
  两种误读方式
  中美记者眼中的新闻理念
  
  第四章:比较新闻学的社会因素
  政治因素在比较新闻学中的意义
  文化传统在比较新闻学中的意义
 
  下篇:比较新闻学的聚像关注
  ——中西新闻理论和实践的趋同与悖逆

  第五章: “新闻”作为一种概念  
  划分媒体世界
  “新闻”是什么
  “新闻价值”:理论同一与实践悖谬
  新闻的社会功能
  本章小结

  第六章: 信息流动:怎样接受挑战?
  为信息自由流动而斗争的实践
  “完全信息”和“全面告知”
  谁在阻碍信息流动?
  影响信息流动的因素(1):权力
  影响信息流动的因素(2):媒体决策者
  影响信息流动的因素(3):自我审查
  本章小结

  第七章: 媒介威权和引导舆论
  谁在设置议程?
  舆论监督与“守望犬”(Watch Dog)
  关于中国舆论监督的定义
  引导舆论与说服(Persuasion)
  公开引导和潜在引导
  个案研究(1):体育比赛是怎样被推广成为全国性运动的
  个案研究(2):非政府力量介入的引导——《悉尼晨锋报》1995年橄榄球世界杯的报道
  本章小结

  第八章: 阶级性、客观性和宣传
  客观性与阶级性的相互缠绕
  多重理解
  客观报道与中国
  仅仅是一个不死的神? 
  客观性与国家利益
  宣传:褒还是贬?

  第九章:软新闻与硬新闻
  误区
  误区探源
  硬新闻和软新闻的界定及其依据
              
  第十章:正面报道和负面报道
  负面报道的普适性
  一般报道
  负面报道的理论依据和实践
  正面报道的理论依据和实践 
  负面报道的中国脉络
  热点报道:90年代中国新闻的新视点

  第十一章:典型报道:中国的独特景观
  现存文献研究
  渊源和苏联的实践
  中国的典型报道:源起和膨胀
  典型报道的实质
  典型报道的特征
  典型报道产生的土壤
  典型报道的式微和某些新趋势 

  第十二章:调查性新闻报道:中国与西方
  黑幕揭发运动—— 调查性报道的先声
  调查性报道异峰突起
  调查性报道的狭义和广义
  中国:艰难的起步
  调查性报道在中国的软着陆
  中国调查性报道的杰出实践者
  挑战和机遇

  结论

  二.研究内容的前沿性和创新性;
  中西比较新闻学是20世纪80年代崛起的一门新闻学的分支。在意识形态的阴影下,该研究发展得异常脆弱,西方的研究在此时期虽初具规模,但步履蹒跚,中国的研究就更为稚嫩,并带有较深的意识形态化的痕迹,漠视研究的客观性,长期不能健康的发展。意识形态化、政治化是国内开展比较新闻学的最大弊端。本研究系统分析了这一弊端,这种尝试是具有前沿性和创新性的。本著作在内容的创新方面具体表现在下列几个方面:
  1.首次系统地论述了比较新闻学的界定、依据、研究方法。在本著作之前,无论国内外,有关学术著作里几乎没有关于比较新闻学的界定、依据、研究方法的讨论。而没有这些因素,一个学科是难以建立的。本著作提出比较新闻学的界定如下:
中西比较新闻学是一种跨文化、跨学科的新闻学研究,它对中国和西方的新闻现象进行比较和探究;通过对异质文化之间的互识、互证、互补和对话来促进彼此的沟通和理解; 它在展示双方不同规律的同时,寻找人类共同的新闻学规律,进一步确定双方独立的价值;它的目的是推动地球上的多元文化并存, 求同存异,而不是一种文化吞并另一种文化。
  2.本著作还提出了比较新闻学的内在依据和外在依据。
  3.系统论述了比较新闻学的内容和一般方法,提出核心研究包括三大部分:新闻理论,新闻业务,新闻史和新闻实践。
  4.本著作还论述了比较新闻学的研究方法,其中包括:历史的方法、理论的方法、文化研究的方法、个案的方法、对话和交流、跨文化和多学科的方法。
  5.论述了比较新闻学学者应具备的素质
  6.由于国内理论界有关比较新闻学发展脉络的论述比较匮乏,本著作专门开辟章节,系统论述了比较新闻学的历史、现状与难题。著作指出:
  比较新闻学是20世纪初产生的一门新兴学科,显然,它植根于西方。这门学科的确立首先应当归功于三位美国报刊研究学者:韦伯•斯拉姆,佛雷德•塞伯特和西奥多•皮特森。其标志就是他们的合作成果—1956年在美国出版的《报业的四种理论》。该书从对社会所有制的观察出发,将有史以来人类社会的新闻体制分成四种形态:封建社会的集权主义、资本主义的自由主义、现代资本主义的社会责任论以及苏联共产主义的方式。这使人们对当今世界错综复杂的报业现象及其归属第一次有了全球的观点。说《报业的四种理论》是比较新闻学的奠基石并不过分。事实上,直到目前为止,西方比较新闻界的思维仍然没能跳出这个窠臼,几乎所有的讨论都还是以上述四种理论为基础。
  中国新闻业是在西方影响之下发展起来的。从早年留洋的新闻学者戈公振、徐宝璜等人的著作都能看到西方新闻思想的影子,尽管那些著作中并没有多少比较新闻学的成份。1931年,杜超彬的《最近百年中日两国新闻事业之比较观》为中国早期比较新闻学著作之一。1949年以后,在东西方阶级、国家、政治、哲学的碰撞中,中国大陆新闻学走了自己的路——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纲领的新闻路线。到1979年为止,在长达30年的时间里,中国大陆的新闻业和国家的其他事业一样,对西方是批判和拒绝借鉴的,至此,源和流被断开了。在这种情况下,比较新闻学当然不可能有所作为。在50年代至70年代的台湾,比较新闻学有所发展。较著名的有李瞻的著作《比较新闻学》等,然而由于这些著作明显地带有地域和意识形态的局限性,它们还无法达到令人满意的效果。20世纪80年代以后,随着冷战的结束,中国大陆恢复了和世界的接触。西方的新闻理论、新闻业务被认为是有用的,于是,介绍西方国家新闻媒介状况的篇什开始陆续问世。
  国内现存的比较新闻学的专著以及一些论文都对我国的比较新闻学研究做出了贡献。但问题还是明显的。主要表现为与国际学术研究的规范尚有一定距离,具体地说就是在资料来源的注释方面不够规范化;引用的西方资料相当一部分陈旧,并且多为间接引用;漠视甚至没有文献述评;漠视甚至略去对方法论的介绍;缺乏原创性……凡此种种,当应改进。
  总的来说,比较新闻学在中国仍然处于艰难的开创阶段。摆在人们面前的艰巨任务是如何从平行展示、资料排列演进到理论的整合与重建,从而创造出系统的科学的比较新闻学。
从比较新闻学的世界角度看,西方对东方媒介的研究既多又细,而东方对西方的媒介研究则少而粗疏。显然这是一种严重的不平衡。
  比较新闻学的难题之一是敌对的意识形态与学术研究要求宽容。一个需要反复揣摩的问题是:为什么发轫于20世纪初的比较新闻学直到80年代才开始出现繁荣?
  回答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是因为东西方之间旷日持久的冷战。从40年代到70年代,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两个阵营的明显对峙,不仅限制了各国实际的接触,还阻遏了双方思想意识的交流。在西方,共产主义曾被当作洪水猛兽。在麦卡锡主义盛行期间,传播共产主义思想的书一律遭到禁止。一些曾经报道过中国革命的美国记者在政治压力下甚至无法在本国生存。以《红星照耀中国》闻名的斯诺(Edgar Snow, 1905-1972),就不得不客居瑞士;《纽约时报》进步记者爱泼斯坦(Israel Epstein, 1915- )也在政治压力下来到了中国;《时代》杂志的白修德(Thoedore H. White, 1915-1986 ) 则被多次吊销护照。反过来,在社会主义的中国和苏联情景也是一样:资本主义思想的书刊报纸也一度被禁止传播,不允许“偷听敌台 ”。在这种情形下,东西方之间连思想都无法正常交流,又遑论互相比较呢?从现存的比较新闻学著作中可以发现一个共同特点,即双方从冷战时期继承过来的敌意和偏见往往会表现在学术讨论中。1995年,著名的美国学者约翰•迈瑞尔在一部研究著作《环球新闻学》中提到《人民日报》时武断地说:“《人民日报》没有幽默成分,没有文娱消息,也不发表不同的政治见解”。其中的错误是显而易见的,事实是,体育版和文艺版是《人民日报》多年就有的传统版面。虽然这张党报一般来说是以正面宣传为主,但有时批评和异见之声也还是发表的。这样一个明显的粗疏出现在学术著作中是很不应该的,何况迈瑞尔还是一个学术大家。
  显然,偏见、成见和敌意是铸成错误的重要原因。这只是一个例子。在西方著作中,类似迈瑞尔这种常识性的错误并不是少数, 更多的偏见被精明的学者们巧妙地掩藏了。在中国,盲目批评西方新闻事业的弊端可能更多。在很多情况下,滥批一通西方,不仅能躲避麻烦而且能令许多人拍手称快。这种简单化助长了不科学不严谨的学风,导致一批伪劣产品充斥书架。
  比较新闻学的难题之二是简单化倾向。简单化是中西新闻比较的一大障碍。它部分是敌意、偏见、成见的结果。西方多将社会主义中国的传媒归于“传声筒”和“宣传机器”,极大地忽视了对方的新闻功能。中国对于西方也同样采取了简单化的态度。在20世纪80年代与西方传媒研究有关的讨论大都以鞭笞批判为特色。中国社会科学院新闻研究所首批新闻研究生的学术论文可以为例。在论文“美国新闻报道中的丑闻揭露:根源与实质”中,作者的结论是“用充分的事实指明新闻揭丑者们已经成为美国垄断机器的组织成员,他们充其量不过是资产阶级的“一件不动产”。在“论西方报界的客观报道”中,作者指出了“它的片面性和实践上的虚伪性”在“美国电视新闻初探”中,作者论证了“美国电视新闻虽然发展很快,技术不断完善,观众日益增多,但仍然是垄断资产阶级控制下的舆论工具……屈从于货币权利的状况,以及资产阶级的“新闻自由”的虚伪性。在“美国的调查性报道及其实质和作用 ”中,作者“着重剖析了调查性报道为垄断资本所 控制,为垄断资本的根本利益服务的阶级实质”。
  显然,在跨文化研究中首先要跨越的就是成见和偏见,而摆平这两者的惟一路径就是公平。在“公平”这个问题上历来争论不休,传统上认为在阶级社会中超阶级的公平根本不存在。不过,学术上的公平并不复杂,它建立在最原始的基础之上,即,尽量准确、均衡、全面地展示对立面的风貌,而尽量避免丑化、曲解、肢解。学术研究所持的就是这样一种简单的方法,然而,简单的东西却并不一定容易做到。
  本著作还分析了了比较新闻学第三个难题,即西方中心论、妖魔化中国、民族主义与全球化,指出:全球化创造了机遇,但机遇有待于实现。中国加入WTO正面临一个新的挑战。如何在全球化的机遇和挑战中创造出具有国际水准的新闻学研究,这是摆在比较新闻学者面前的一个课题。中国大陆的新闻学成果历来被排除在世界大门之外,“很难打入国际新闻界”。如果说过去的比较新闻学出现的偏颇主要因为资讯不全和偏狭,那么在全球化和资讯发达的今天,创造出较高水平的研究就具有极大的可能性,而为达到这一目标,学者们既需要全球化的视野,也需要有一种跨国界、跨文化的冷静观察与思索。全球化意识当然可以从多个方面观照,但最重要的是看到后冷战期各民族的主旋律是“和平与发展”。所以一方面要发展民族文化,一方面要有全球化意识;一方面要反对西方中心论, 一方面又要积极与世界对话,为创造比较新闻学的中国学派而努力。
  在过去的岁月中,东西方看到的是各自的“异”,现在,经过多次的接触和比较,人们发现:尽管社会制度迥然不同,双方在许多方面是有共同性的。如果说20世纪的比较新闻学旨在发现和暴露各国之间的“异端”,那末,21世纪的学者们越来越会发现和证明世界的“共同点”。这也许是比较新闻学发展的新趋势。

  三.本著作的主要研究方法为历史分析、理论分析与个案分析相结合。
  在学术价值方面,本著作出版后获得了各界好评。曾被清华大学、广州大学等大学新闻专业的教授推荐为新闻传播学必读书籍之一(可在网上查到)。澳大利亚著名新闻史教授Ann Curthoys 认为:该书是国际比较新闻学研究近年来令人瞩目的成果。
  本书已经成为国内大学新闻专业的教材或参考书,也成为一些著名媒体记者的选读数目。《南方日报》报业集团曾批量购买本书,发给该集团的从业人员人手一册。
本书已经成为国内学界比较新闻学的代表作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