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从国际政治到世界社会:全球治理理论与当代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控制

 
项目信息
对应的项目名称: 全球治理理论研究
学科: 国际问题研究
项目类别: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一般项目
项目负责人:郑安光
项目依托高校:南京大学
成果信息
成果名称: 从国际政治到世界社会:全球治理理论与当代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控制
作者(含主要成员):郑安光

  最终成果摘要报告

  1、最终成果的框架和基本内容。
  
  最终成果的基本框架分为三大部分。第一大部分包括第一至三章,该部分对全球治理论的的基本理论架构和思想发展进行一些梳理。探讨和分析了全球治理论出现的理论和现实背景,辨析了作为其理论基础的一些基本概念,如治理、全球治理、权威领域、公民社会等。试图通过对对这些概念的准确把握和理解,来明晰地界定全球治理论的理论范围和边界。进而分析了全球治理论的本体论、基本范式和方法论,从最本质的理论构成的角度,对它的理论框架进行一个大致的勾勒,并通过把它和当代主要国际关系理论流派的比较,分析并界定其在当代国际关系理论和世界政治研究中的地位和意义。第二大部分包括第四到六章,该部分试图通过把全球治理论当作一个分析工具,来探讨和分析当代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控制问题。以此来检验全球治理论的实践意义,并从中找出它的理论优势和弱点。在这部分里,首先说明了把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控制作为一个“案例”或者说分析对象的意义。其次回顾了传统的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控制的主要理论,指出其理论局限性,及其对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控制实践的消极作用。最后,通过权威领域、制度网络和观念认同三个层次的分析,来理解和认识全球治理对当代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控制的作用和价值。第三部分为第七、八章。在这章中,本书对全球治理论以及当代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全球治理进行了总结,对全球治理论进行批评和评价。尽管全球治理论是一种正在发展的“未来的”理论,存在着诸多不足之处,但它在理论和实践上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不仅为世界政治实践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和思路,而且对未来国际关系理论的建构起到重要的推动作用。
  
  
  2、研究内容的前沿性和创新性;
  
  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以来,特别是冷战结束以来,人类社会和世界政治正处在一个急剧变革的时代。从那时起,全球化开始朝着前所未有的深度和广度发展。不论是从生产的全球分工、消费的跨国流行,还是从世界金融体系的敏感关联来说,世界经济的相互依存变得越来越紧密。与此同时,随之而来的是超越了民族国家边界的全球环境恶化、对人权的关切、非法移民、恐怖主义、跨国犯罪等问题的凸现。这些问题领域(sphere of problems)的超国家性大大激发了人们对于传统国际关系理论范式反思。与此同时,当代世界科学技术的发展突飞猛进,卫星电视、传真机、微型电子计算机和国际互联网的发明大大提高了公民个人和NGO的政治技能,扩大了他们的信息来源,提高了他们的行为影响力。对这些层出不穷的新变革和我们现有的世界政治理论分析工具之间的龃龉,曾任联合国秘书长的科菲?安南(Kofi Annan)一语中的地指出:“简单来说,我们的战后(国际)制度是建立在国际性(inter-national)世界基础上的,而我们现在却生活在一个全球性世界中”。
  
  本研究对全球治理论进行了比较系统、全面、深入的分析,试图给出一个总体性理论框架,同时通过对大规模毁灭性武器全球治理的分析,进一步验证理论的有效性,找出它的不足,并指出未来研究的重点所在。本成果的创新意义在于:一、比较系统地梳理全球治理理论的主要理论观点,思想来源。分析它出现的现实政治和学术发展背景,其主要思想脉络,基本思想等。二、通过对全球治理理论和当代主流国际关系理论相比较,分析它的理论价值和不足。进而重新认识和评价当代国际关系理论新发展的意义和价值。探究中国国际关系理论研究的发展方向和价值尺度。三、本书提出了未来世界政治实践和国际关系理论研究可能的路径,既从国际政治向世界社会的转向。这对于从根本上把握当代世界政治变迁的本质,塑造全球化背景下新的国际关系理论具有总要意义。四、首次比较系统地对当代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控制中的全球治理进行研究和探讨,试图找出解决这一当代全球重要安全问题的若干有益途径。在具体的现实政治层面,从全球治理的角度说明当代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控制全球参与和制度创新和观念变革的重要性,反对“新帝国论”下的单边主义行为,指明依靠联合国体系、巩固和加强现有制度、充分动员全球公民社会以及注重国际合作的重要性。五、加强了对一些被传统理论所忽视的世界政治因素的研究,如十分重视分析NGO、社会运动等公民社会力量的分析,试图从中找寻出可以表明未来世界政治发展趋势的蛛丝马迹。同时,本研究强调了科学技术进步对世界政治发展的影响和作用。在传统国际关系理论的分析中,几乎不把科技当作一个有意义的变量进行研究,往往忽视它对世界政治的作用。而在本研究的分析中则认为,现代科学技术的进步,特别是微电子技术革命,极大地改变了世界政治的面貌,推动着全球治理的出现和发展。
  
  
  3、研究方法
  
  本研究的基本方法是理论和实践相集合的方法,遵循了从理论到实践又回到理论的研究路径。其基本思路是从对全球治理论基本概念的分析入手,梳理和描绘出全球治理论的主要理论脉络。为了对全球治理论的理论作用进行分析和验证,又选择当代大规模毁灭性武器的控制问题作为分析的对象。当前国内外学者对全球治理的研究,除了理论本身以外,多集中在环境、生态、人权、反腐败、金融等“低政治”领域,对大规模毁灭性武器控制等传统的“高政治”领域则着墨不多。本文通过对这一世界政治中至关重要的领域的分析表明,即使在“高政治”领域,全球治理也是可能而且必要的。从而证明,全球治理论不是象其批评者所说的那样,是一种乌托邦式的理想主义,而是一种具有重要实践价值的深刻的理论思想。
  
  
  4.学术价值、应用价值或社会影响等。
  
  在国际关系和世界政治理论的探索上,全球治理论一方面大胆地突破了传统理论的束缚,对以往看似确定无疑的理论概念进行新的分析和认识。全球治理论认为国内—国际事务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二者之间的界限日益模糊,其影响相互渗透。另一方面,全球治理论更加重视被传统理论所忽视的一些世界政治变量,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诸多新的概念,并构建出自己独特的理论框架。本研究的价值在于为世界政治和国际关系理论的探索开辟了一条独特的途径。并且,在世界政治的实践中,全球治理论为解决世界政治中一些重要的公共问题提供了理论指导。尽管从本质上说,全球治理论不是一种解决问题的理论(problem-solving theory),但是它的独特视角的确为我们分析和解决这些问题提供了一种思想方法和途径。
  
  关于当代世界政治体系及其变迁,美国著名的国际法和世界政治研究学者理查德?福尔克(Richard Falk)公允地评论道:威斯特伐利亚体系所塑造的主权国家边界现在在世界舞台上依然可以界定出一系列重要的政治行为体,但这些行为体不能被确定无疑地看作是书写我们时代历史的根本性力量。的确,主权国家体系以及由它所塑造的国际政治逻辑,在全球化的背景下正面临这巨大的挑战,也正经历着前所未有的变迁。全球治理理论既是这种变迁的结果,也是推动这种变迁的巨大动力。就象所有的社会科学概念一样,国家主权从根本上来说,既是一种思想,又是一种谈论世界的方式,是一种在世界上如何行事的方式。它是政治语言的中心,同时也是语言政治的中心。既然如此,它就不是“不朽的”,必然会随着世界政治现实的变迁而变迁。今天的世界政治图景似乎正在呈现出这种进程。当然,全球治理理论不可能是预言这种变迁未来的“特尔斐神谕”,但它无疑为未来的世界秩序发展的方向给出了一种既符合逻辑又可能的演变路径:从国际政治向世界社会的进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