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信息网

信仰认同与宗教交往——耶佛交往关系的社会学研究

 
项目信息
对应的项目名称: 当代中国东南沿海地区佛教基督教交涉关系研究
学科: 宗教学
项目类别: 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一般项目
项目负责人:李向平
项目依托高校:上海大学
成果信息
成果名称: 信仰认同与宗教交往——耶佛交往关系的社会学研究
作者(含主要成员):李向平

  最终成果摘要报告

  1.理论框架与基本内容
  
  理论框架:主要以信仰认同及其社会交往作为主要理论讨论框架。
  
  基本内容:主要讨论佛耶交往之中的信仰认同与社会交往现象,本书还涉及了三百年以来的佛耶交往现象的论述与讨论,具有一定的历史社会学的研究特点。
  
  本研究使用的基本概念是:信仰认同与宗教交往;宗教交往的社会化倾向;信仰认同与宗教交往之间的内在关系。
  
  
  2.研究内容的前沿性与创新性
  
  宗教比较或者宗教对话的研究,乃是近年来宗教学术界一个热点问题,特别是在全球化过程中,宗教对话与宗教交往越来越显得重要。
  
  因此,本研究特别关注了当代中国社会最为重要的两大宗教——佛教与基督教的社会交往现象,既能包涵了理论层面的宗教对话及其研究,同时也能够把宗教对话的理论问题置之于社会实践与信仰的表达层面,把宗教对话问题转换成为信仰的表达与认同问题,转换为一个宗教信仰的实践与社会表达的问题。这在宗教对话的理论上与研究方法上,均有一定的创新意义。
  
  
  3.研究方法
  
  依据本课题的研究对象与研究目的,本课题主要以实地调研为主,经验研究为主,并且结合质性研究与文献研究。具体采用的研究方法有,问卷、访谈、文献研究、参与观察等。
  
  本课题曾经对杭州、宁波、余姚、慈溪、普陀、温州、天台、福州、福安、宁德、福清、泉州、厦门等地的佛教与基督教场所及其组织,进行过详细地的实地观察、访问、以及地方文献的收集,同时也对其中的一些重要地方做有300多份的非随机抽样问卷。另外,对于温州、杭州、厦门、福清等重要地区,我们还进行了第二次实地调研,进行重点访谈与重点观察。
  
  这样,本书的写作,在借鉴相关文献研究的基础之上,能够是宗教对话的研究,宗教交往问题的讨论,既有历史问题的把握与讨论,亦有当下现实关系的梳理与分析,最后是质性研究与量化研究的相对结合,文献研究法与实地观察、实地访问法的有机结合。
  
  
  4.学术价值与社会影响
  
  相关论文刊发之后,曾经得到了相关的学术界关注,特别是能够因为这些研究的被关注,而被邀请参加海内外的宗教对话或宗教比较的学术研讨会,参加这些学术研讨会的交流与讨论,是本课题的相关研究成果能够具有一定的学术价值,产生一定的社会影响。一些相关论文,也为其他专业杂志所转载,或为其他相关论著所引用。
  
  
  这些研究成果的主要影响,在于能够把一个局限于理论形式的宗教对话,转换为社会经验中的宗教交往现象。实际上,这也是开启或拓展了宗教比较研究与宗教对话研究之中的一个新领域,即宗教交往的社会学研究,成为宗教学研究、之间对话研究一个新领域,或者是宗教对话研究一个新方法。
  
  
  本研究的理论贡献而言,主要是针对宗教对话往往局限于神学、哲学或伦理关系方面的讨论习惯,努力把宗教对话要素及宗教对话之间的各种关系,置于一个主观与客观彼此互动的结构来加以处理。因此,本研究受布迪尔“生成型结构主义”(generative structurism)的影响,认为不同宗教间的对话并非一种主观与客观之间的对立的沟通,而是在社会结构与价值结构之间持续的和多层的关系中的信仰认同与宗教交往。
  
  所以,本课题把这种宗教交往关系及其交往结构的研究,称之为一种“生成型对话模式”(generative discourse) 的研究与讨论,从而致力于讨论在个人信仰与宗教组织、宗教体系与社会结构之间的复杂关系中的宗教交往与信仰认同诸项关系。
  
  
  本课题希望通个案式的研究,分层次、按专题、分类讨论或试图解答当代主观社会中的宗教交往现象、过程及其与现实社会的交往关系所面临的诸种问题,并依据中国宗教的社会经验和演变历程,为全球化背景下宗教对话或宗教交往问题的考量,提供一组“地方性知识” 和中国社会变迁之中的宗教交往模式。
  
  当本书使用信仰认同与宗教交往等概念,来分析、讨论佛教与基督教这一特定的交往结构与交往关系的时候,它们便在很大的程度上,即是把一种宗教信仰的抽象理念如何渗透进入社会关系、个人生活的网络过程,变传统的成员关系为宗教信仰的认同关系,宗教信徒之间的人际交往关系。所以,惟有把佛教、基督教及其信仰结构的各个认同过程给予清楚地梳理,当代中国社会中的宗教交往情况,才能在社会交往、社会交往关系的层面一目了然。
  
  为此,宗教交往结构与信仰认同关系的研究,对于当前中国致力于建设的和谐社会、科学发展来说,应当具有直接的理论参照意义;而对于宗教对话的理论来说,也可能具有方法论创新的价值与尝试。